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国际能源署举行部长级会议:回归能源安全!与上世纪70年代何其相似!

国际能源署举行部长级会议:回归能源安全!与上世纪70年代何其相似!

(2022IEA部长级会议全家福)
 

3月23-24日,国际能源署(IEA)举行部长级会议,西方国家能源领导人齐聚IEA总部——巴黎,誓言加强能源安全并加速清洁能源转型。这应该是近七年来首次召开如此大规模、高层次的部长级会议,上次重磅会议是在2015年11月。

 

由此次部长级会议是在俄乌战争僵持不下和世界能源体系受到严重冲击背景下召开的。会议主席由美国能源部长——珍妮弗·格兰霍姆女士(Jennifer M. Granholm)担任。主要来自OECD国家的能源部长们,在本次会议上,就加强能源安全、减少市场波动和加速全球清洁能源转型的必要性发出了空前的团结信息。

 

而这一幕与48年前IEA成立时何其相似。

 

1974年11月8日,经过大半年的酝酿,IEA创始会议正式召开,其目的就是应对严峻的能源安全形势,通过国家间协调和抱团取暖的方式(其核心是建立战略石油储备SPR机制,应对不时之需),共同应对石油供应短缺和石油价格飞涨。当时的创始成员国有:奥地利、比利时、加拿大、丹麦、德国、爱尔兰、意大利、日本、卢森堡、荷兰、挪威、西班牙、瑞典、瑞士、土耳其和美国等16国。法国一开始拒绝加入,后于1992年加入。截至目前,IEA共有31个正式成员国和10个联盟国(Association countries,中国是联盟国之一)。IEA和OECD的总部同在巴黎。

 

差不多半个世纪的时间,历史无奈地实现了一次轮回。不同的是,1974年11月的会议是为了应对以沙特为首的阿拉伯产油国向美欧等西方国家发起“石油禁运”,导致石油价格上涨4倍左右,西方经济体陷入严重的滞涨。“石油武器”由此名震天下。而2022年3月刚刚结束的这次部长级会议,实则是应对因俄乌战争而引发的全球能源市场动荡。区别在于,这一次,是西方国家在美国的领导下,对俄罗斯的油气说“不”后(美英两国已说不,欧盟主要国家目前尚没有底气完全说不),主动采取的自救之举。能不能成功,尚待后续观察。

(1974年11月IEA创始会议)
 

1//  此次IEA部长级会议要点

 

在美国能源部长詹妮弗·格兰霍姆的领衔下,来自40 多个国家的能源和气候部长举行了为期两天的会议。乌克兰负责欧洲一体化的能源部副部长德姆琴科夫作为特邀嘉宾线下出席了会议,能源部长赫尔曼·哈鲁申科线上参会。算是给足了IEA和美国、欧洲的面子。

 

明面上,首要且政治正确的议题当然是气候变化与能源转型。这是继COP26之后,西方国家最高级别的政府间会议。IEA31个成员国的部长们表示,此次部长级会议标志着“该机构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一系列新的任务规定了其未来的使命。“除了确保全球能源安全之外,IEA 还制定了一项新的指导原则:支持各国在全球范围内努力在本世纪中叶实现能源部门的温室气体净零排放。”他们在联合公报中表示。到本世纪中叶实现净零排放将使世界有机会将全球气温上升限制在1.5°C 以内,这是避免气候变化最坏影响的关键阈值。

 

IEA的新任务涵盖诸如确保能源转型期间的能源安全和领导全球能源部门应对气候变化等领域,特别强调扩大IEA在清洁能源技术所需的关键矿种(关键矿物将是能源转型的关键)方面的工作。

 

实则上,主要还是聚在一起商讨如何应对俄乌战争和能源安全问题。

——“今天,IEA 成员国和欧盟委员会联合起来采取行动支持乌克兰,稳定全球能源市场,并最终结束我们对化石能源武器化国家的依赖,” 美国能源部长詹妮弗·格兰霍姆说。“加速向清洁能源公平过渡的迫切需要仍然是重中之重,必须加快步伐。我很荣幸与在座世界上才华横溢的能源领袖一起工作。我们致力于打造清洁能源的未来,创造数以百万计的高薪工作,减轻气候变化的破坏性影响,并确保和平的能源未来。”她进一步表示。

 

 ——“能源世界正在迅速变化,而且需要更快地改变,”IEA 署长Fatih Birol(法蒂·比罗尔)说。“IEA 已准备好支持能源安全和清洁能源转型的双重目标,我很高兴我们的成员国在格兰霍尔姆部长的领导下,赋予我们在当下应对全球主要挑战的责任和资源。IEA 成立于差不多50年前的1970年代石油危机期间,此次部长级会议能够帮助领导应对我们今天面临的能源和气候危机。”比罗尔如此强调。

 

此次部长级会议对立陶宛加入IEA并成为31 个成员国表示正式欢迎。部长们还宣布,阿根廷和埃及是继巴西、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摩洛哥、新加坡、南非和泰国之后最新加入IEA“联盟国”的重要新兴经济体。

 

此次部长级会议还特别关注,随着世界越来越快地转向清洁能源,非洲面临的挑战和机遇,以及如何通过合作支持非洲国家实现其能源和气候目标。

 

“全球向可再生能源的过渡将非洲置于中心位置。非洲大陆在风能和太阳能技术方面具有巨大潜力,可以发展陆上和海上风电场、大型太阳能园区和绿色氢能设施。这对整个大陆来说都是一个机会,同时也支持其他国家的转型目标。”——比利时能源部长兼此次部长级会议副主席Tinne Van der Straeten如此说。

 

此次部长级会议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为响应秘书长比罗尔先生呼吁的,IEA今后免费向外界提供其能源数据,部长们要求认真评估实现这一目标的可行性,以抵消对IEA预算的影响。因为,一直以来,IEA的关键能源报告和数据是付费才能获取的,其客户主要是全球的大小能源公司的咨询机构,而这部分收入占到IEA年度预算的25%左右。如果这部分收入没了,IEA下步的运营相会遇到困难,除非增加成员国的会费。

(2022IEA部长级会议全家福2)

2//  IEA的“集体应急反应机制”及历史上的三次紧急磋商会议

 

此次部长级会议应该是IEA“集体应急响应机制”(collective emergency response systemmechanism)又一次发挥作用的典型体现。

 

通过查阅IEA的相关资料得知,IEA建立应急机制的目的是降低成员国在石油供应短缺时的脆弱性,以减轻成员国的损失。为此,IEA责成各成员国:

(1)履行“紧急储备义务”,即要求各成员国保持一定数量的石油库存,即不低于其90天石油进口量的石油存量。

(2)采取“应急石油需求限制措施”,即如果面临石油供应短缺7%,那么最终的石油消费总量与头年相比必须减少7%;如果面临石油供应短缺12%以上,那么最终的石油消费总量必须减少10%。这一机制还包含了“紧急储备消耗义务”。

(3)执行“紧急石油分享计划”,即当某个或某些成员国的石油供应短缺7%或以上时,IEA理事会可做出决定,是否执行石油分享计划;各成员国根据相互协议采取分享石油库存、限制原油消耗、向市场抛售库存等措施。

 

IEA设置集体应急响应机制的目的在于,确保对市场和全球经济的稳定影响。自IEA成立以来,应急响应机制曾被激活过3次:第一次是在1991年1月,第一次海湾战争期间;第二次是在2005 年,彼时,卡特里娜飓风和丽塔飓风破坏了墨西哥湾的石油基础设施;第三次是在2011年利比亚危机期间,利比亚的石油断供给欧洲带来较大影响。

 

而此次部长级会议应该算是IEA历史上的又一次“集体应急响应机制”的实现。上次的部长级会议是在2015年11月,彼时,巴黎重大恐怖袭击刚刚发生(2015年11月巴黎系列恐袭不仅是法国自二战结束以来遭遇的最严重恐怖袭击,也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欧洲制造的伤亡最惨重的恐怖袭击事件。),而比罗尔先生也在此次部长级会议上就任IEA秘书长。

 

最后,清泉不禁想起,去年5月,IEA发布题为《2050年净零排放:全球能源部门路线图》的报告,其中有句话可谓石破天惊:“如果全球希望在本世纪中叶实现净零排放,投资者就不应为新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供应项目提供资金。短期内各国政府应立即大规模部署所有可用的清洁和高效能源技术,并在全球范围大力推动加速创新。”言下之意,IEA强硬的要求全世界所有的国家立即从使用了超过100年的石油天然气中抽离,直接跳上技术尚未成熟的新能源这条新船。这一完全背离IEA过往的保守客观的报告风格,在全球能源界引发极大争议。

 

没想到,仅仅过了一年不到,由于大国博弈的加剧和俄乌战争这一硕大无比的黑天鹅飞出导致全球地缘政治的版图发生巨变,IEA也不得不“退缩”回来,把“能源安全”置于首要位置。

 

我们不禁要问,在全球化和重商主义彻底让位于国家安全和意识形态的今天,到本世纪末温升控制目标实现1.5度的可能性还有多大?

 

天佑人类。

 

(本文观点仅代表清泉本人。本文相关资料来自IEA网站(www.iea.org)。原创不易,转载或引用请先联系“清泉能源”。)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