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道达尔拿下伊拉克巨型油气项目,是否背离其能源转型承诺?

道达尔拿下伊拉克巨型油气项目,是否背离其能源转型承诺?

9月6日,道达尔能源公司(TotalEnergies)在其公司网站宣布:在伊拉克总理的见证下,公司首席执行官潘彦磊(Patrick Pouyanné)与伊拉克石油部部长伊霍桑(Ihsan Ismaael)于前一日在巴格达成功签订投资伊南部大型油田、天然气利用、海水淡化和太阳能发电的一揽子“能源综合利用”项目。项目总投资预计高达270亿美元! 

这应是2014年国际油价进入断崖下跌、全球油气市场进入新一轮周期以来,国际石油巨头与资源国政府签订的最大一笔油气开发与利用及相关公用事业项目;也是自2020年全球疫情爆发和能源转型加速、各大能源公司纷纷出台碳中和目标和行动方案以来,首个涵盖油田开发、天然气利用、发电和水处理的特大型能源开发项目。

道达尔公司一直是油气界的翘楚,其自主勘探能力、大型天然气与LNG运作能力、深水超深水作业能力均“傲视群雄”。仅在过去的五年,道达尔就相继在南非海域、塞内加尔、东地中海取得特大发现;会同中国石油(CNPC)、中国海油(CNOOC)等国际合作伙伴“奋进”北极,在俄罗斯北极亚马尔半岛合作开发巨型气田及和建设相关LNG项目;在巴西盐下超深水盆地干得风生水起;强势进入东非莫桑比克鲁伍马深海1区、总投资约为200亿美元的大型天然气及LNG项目,并取代美国安纳达科(Anadarko)公司成为项目作业者。

 人们常说“船大难掉头”。但道达尔这家传统石油巨头在能源转型上也显得十分灵活。2020年以来,欧洲能源转型进一步加速,紧随BP之后,道达尔公司宣布了相对激进的能源转型和碳中和计划。今年五月,道达尔“义无反顾”将公司名字由“道达尔石油”(TotalOil)改为“道达尔能源”(TotalEnergies),而且“能源”一词采用了复数形式,表明了道达尔未来将成为多种能源(包括电力)生产供应商的意图。

这次,道达尔公司大举进入“极高安全风险”的伊拉克,意欲何为?其大规模投资于伊拉克石油与天然气项目的“碳足迹”行为,是否有悖于其关于彻底转型、在2050年实现“净零(Net Zero)”碳排并奔向大型多元化能源企业的战略目标?

 

(道达尔早年在伊拉克北部的石油开发)

1//  道达尔在伊拉克的“碳足迹”和此项“超级工程”的基本情况

道达尔对伊拉克并不陌生,可谓伊拉克石油市场最早的外国投资者之一。早在上世纪20年代中东石油开发起步时,道达尔便在伊北部基尔库克大油田进行投资活动,那也是道达尔的发家之地;上世纪50年代中东石油国有化运动后,道达尔离开了伊拉克;到了70年代,伊拉克又重新把道达尔等外国石油公司“请”了回来,道达尔陆续开发了Buzurgan(波祖干) 和 Abu Ghirab (阿布-古拉卜)油田项目;两伊战争、海湾战争和随后的伊拉克遭遇联合国制裁时期,道达尔再次离开伊拉克;趁2008年伊拉克战后石油市场重新开放和对外招标之际,道达尔再次“回归”并参与了中国石油主导作业的Halfaya(哈法亚,目前该项目作业产量水平40万桶/日左右)油田开发,拥有22.5%的权益。

而这一次,在伊拉克受美军彻底撤离阿富汗影响而惊魂未定之际,在伊斯兰国(IS)有死灰复燃迹象的敏感时期,以及在埃克森美孚和BP等国际同行计划退出的困难时刻,道达尔公司彻彻底底当了一把“逆行者”,大踏步进入伊拉克。在伊拉克最大的油气开发与能源综合利用项目上“一举夺魁”,不亏老牌顶尖能源巨头的风范。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项目,如此吸引道达尔?

此次签署的能源综合利用项目协议包括拉塔维(Ratawi)油田开发、Ratawi及附近油田天然气中心处理厂建设、海水淡化工程以及太阳能发电四个子项目,具体而言:

Ratawi油田开发工程。Ratawi油田位于巴士拉南部,系伊拉克主要的待开发油田项目之一,早在1950年就被发现,但由于资金缺乏和地质条件相对复杂等因素,该油田一直未进行有效开发(这也说明,在伊拉克比Ratawi储量大、条件好的油田有很多)。在伊南方石油公司(SOC)自身努力下,该油田于2007年投产,目前产量水平为8.5万桶/日。道达尔公司进入后,预计该油田的高峰产量将达到21万桶/日(年产1050万吨)。

Ratawi天然气中心处理厂项目。该天然气处理厂主要是处理来自Ratawi、West Qurna 2(西古尔纳2)、Majnoon(马吉伦)、Tuba、Luhais等5个油田的伴生气。处理能力60亿方/年,投资约50亿美元。建成后将生产50亿方/年干气、1.2万桶/日凝析油、以及3000吨/日的液化石油气(LPG)。该项目生产的干气将用于发电,可部分替代目前用于发电的原油。该项目的一大优势是,其天然气生产成本约为1.5~2美元/MMBtu,大幅低于目前从伊朗进口的8美元/MMBtu的天然气价格。

海水淡化工程。我们知道,伊拉克的主力油区在该国南部,而南部地区各大主力油田的开发大多已进入中后期,需要通过“注水”增加油藏的驱动力进行二次采油,以提高油田采收率。但伊南部淡水资源严重不足,于是将附近海水进行淡化作为注水水源就成了一项迫在眉睫的工作(不能直接注海水,海水矿化度高,会“污染”地层和“伤害”油层)。按照此次与道达尔签订的合同,该注水项目处理能力预计为500万桶/日,可扩展至750万桶/日,投资约30亿美元。

太阳能发电工程。道达尔承诺会在伊拉克南部加大非化石能源投资,核心便是该光伏发电项目。该项目产能为1GW(吉瓦),投资约10亿美元。所生产电力的平准生产成本将比现有发电成本低45%。

该能源综合利用项目的合同期30年,总投资270亿美元,其中三分之一(约100亿美元)将发生在前10年。伊拉克石油部长伊霍桑表示,基于50美元油价测算的话,此次签署的一系列协议预计将为伊拉克带来950亿美元的收益。

(道达尔的能源转型目标计划)

(伊南部油田上空的“火炬”)

2//  道达尔在伊拉克的行为,是否有悖于其能源转型的承诺?

如果进一步挖掘道达尔与伊拉克政府签订的协议,可以看出,该能源综合利用项目是一项化石能源与非化石能源“混搭”的特大型工程。该工程的设计非常巧妙,既考虑了伊拉克的大型油田开发,又把油田的伴生气有效利用起来(以便消灭油田上空燃烧了数十年的“火炬”);既通过海水淡化提升了油田的生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又通过太阳能发电为油田和相关公用事业工程提供电力。可谓“一举多得”。

但明眼人一看便知,该项目的主力投资依然是以石油天然气为主的“化石能源开发”,太阳能项目只不过是一个“点缀”。此举是否违背欧洲当前的低碳环保政策和道达尔公司关于“碳中和”的承诺?

近年来,受欧盟与法国气候政策的影响,道达尔的能源转型战略变得更加积极主动。公司在今年年报中正式提出了“大能源战略”(Broad Energy Strategy)的概念。该战略框架下,道达尔将分三步走:第一步先成为全球领先的天然气公司,第二步成为盈利能力良好的天然气发电公司,最后再逐步转型为发展各类新能源的全球顶尖能源公司

总体来看,道达尔的多元化能源公司(Energies)建设以主动向新能源领域布局为主,同时重视与延伸天然气业务,力图在全球低碳化与能源转型中获得主动权。道达尔计划在2030年,将公司石油产品的销售额减少约30%,并将公司的销售组合将变成30%的石油产品,5%的生物燃料,50%的天然气和15%的电力业务。

道达尔的战略非常明显,先抓住天然气这一低碳能源,做大天然气业务,同时涉足其他零碳能源业务,以到2050年实现完全碳中和(范围1+范围2+范围3)和净零排放。但伊拉克这个能源综合利用工程依然是化石能源占大头的项目,从实际行动方案来看,并不利于道达尔有效落实其低碳战略。

我们不能说道达尔“说一套、做一套”。而是在确保公司业务增长、盈利能力和低碳转型等诸多“约束性条件”下采取的一种统筹平衡策略。毕竟,石油巨头体量巨大,在转型时需要寻找一个能够容纳下其规模并保证投资回报率的市场。而伊拉克正是这样的一个市场。

从道达尔公司对外释放的信息来看,公司在竭力说服公众,伊拉克这个能源综合利用项目是符合公司发展战略的。正如CEO潘彦磊所言:“该项目完美地展示了道达尔新的可持续发展模式,我们是一家多元能源公司,通过天然气和太阳能的综合利用来支持伊拉克的能源转型,并满足本地不断增长的电力需求。该项目还展现了道达尔成功利用其在中东这个生产成本最低油气富集地的独特地位和杠杆效应,来获得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机会的能力。”

 

(CEO潘彦磊为公司新的Logo揭牌)

3// 道达尔大举进入伊拉克,于其他外国投资者而言是个利好

近年来,伊拉克的整体投资环境有明显恶化趋势。

一方面,伊拉克的安全风险高企一直是个大问题。前几年伊斯兰国是主要的安全威胁;后来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武装力量和美军的冲突不断,给外国投资者带来严重安全风险;近来则是油田附近社区和部落居民游行示威和闹事事件不断增多,堵门堵路经常发生,这种“勒索式”袭击给外国石油公司增添了无尽烦恼。

另一方面,伊拉克的整体营商环境也在变差,伊拉克政府有强烈经济民族主义倾向,坚持严苛的合同条款,大幅拖欠对外国石油公司的欠款,并且利用民族主义将民生恶化的“祸水”泼在外国石油公司身上。这导致数家欧美石油巨头萌生了退出伊拉克市场的念头。

伊拉克市场自2008年重新开放以来,中国石油公司大举进入,目前在伊拉克市场上投入最多、产业链最长、产量规模最大的依然是中国公司,而一旦欧美石油公司悉数退出,意味着中国企业将独自面对伊拉克不断高企的政治、经济和安全等风险。

现在,道达尔这一欧洲老牌能源巨头的进入,意味着伊拉克整体上依然是一个相对稳定可靠的投资目的地,这相当于给中国在伊企业吃了颗“定心丸”。于伊拉克政府而言,留住美欧企业,是伊拉克具有吸引力投资环境的力证。不管哪个政府上台,都希望发展本国经济、造福本国人民。

最后,清泉想说,270亿美元如此巨额的投资,如此庞大的能源综合利用项目,想必道达尔公司不会“独自承受”,预计会吸纳国际同行加入。通过多方参与的“联合体”投资和运营大型油气项目一直是国际惯例,也是分担风险和合规运营的最佳途径。目前,在伊拉克比较有实力的有中国石油、埃克森美孚、BP、中国海油和俄罗斯卢克石油等企业,也许,它们当中的1~2个有望成为道达尔公司在该项目上的合作伙伴,也许道达尔会邀请新的尚未涉足伊拉克市场的合作伙伴加入。 

不管怎样,在中东这样一个全球“碳足迹”最显著地区,开展能源综合利用项目,是一个新的尝试,也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希望中国同行能从中对标和学习,在保持自身业务规模和有效发展的同时,更加坚定地推进能源转型和“零碳”发展。

(本文观点仅代表个人。文中图片来自网络。原创不易,转载或引用请先联系“清泉能源”。)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