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警惕阿富汗问题的外溢效应:能源走廊是必须要关注的!

警惕阿富汗问题的外溢效应:能源走廊是必须要关注的!

 

 

最近一阵子,阿富汗问题闹得很凶,起因是美军突然地、“义无反顾”地、加速撤出阿富汗,特别是7月2日深夜从巴格拉姆空军基地(美军在阿富汗最大的军事基地)仓促撤离,阿富汗政府和加尼总统一下子慌了神,感觉心里“空荡荡”的,长期被美军保护的统治阶层、政府军和中高层市民阶层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而这时候,控制阿富汗广大农村地区、且保持相当强有生力量的阿富汗塔利班(阿塔)又迅速活跃起来,开始由“战略隐蔽”转变为“战略进攻”,大有“农村包围城市”“卷土重来”之势。

 

据CNN(美国有线新闻网)的报道,截至7月22日,阿塔组织经过近一个月的攻城略地,已经控制了阿富汗85%的领土和该国主要的边境口岸。不排除下一步就将“解放”全阿富汗、夺取政权的可能。但最近几天,又有新闻报道,针对阿富汗焦灼混乱的态势,南亚地区的一些大国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有传闻说印度准备出兵阿富汗云云。

 

阿富汗问题是全球最复杂的国际关系和地缘政治难题。阿富汗地处亚洲的“心脏”地带,是中亚、南亚和中东(西亚)的“枢纽”,也是已故战略大师、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眼中的“全球战略要冲”。过去一个半世纪,就相继有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大英帝国、美国、苏联等域外大国染指或控制这里,但均以失败或撤离而告终。因此,阿富汗素有“帝国坟场”的称号。


想把阿富汗问题一下子说清楚很难,这里仅就阿富汗局势、阿富汗问题外溢效应中的能源走廊与能源安全谈谈看法。

 

第一,阿塔是拥有坚定信仰和执政经验的曾经的阿富汗执政党,全球将来要接受并学会与一个由阿塔领导的阿富汗政权打交道。我们知道,2001年10月7日,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是因为时任阿富汗执政党——塔利班(阿拉伯语里的意思是“学生”)政权当家人奥马尔(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拒绝将“911”事件的幕后策划者本·拉登交给美国人,从而引来“杀身之祸”。美军仅用两个月就推翻了塔利班政权,东躲西藏的奥马尔大约于10年后死亡,很可能是在巴基斯坦境内去世。塔利班军事力量被打散和削弱后,一直处于游击战状态,藏匿于本国和巴基斯坦的广大农村和山区。

 

此次,阿塔趁美军去意已决之际,发动反攻。目前,阿塔武装和阿富汗政府军的对垒依然处于胶着之势,当前呈现“阿塔主攻、政府军主防”的态势,虽说阿塔武装已控制了全国大部分地区,但人口将近千万的首都坎大哈依然控制在加尼政府手中,且在美军的空中支援下,政府军的空中打击优势远胜于阿塔。但是,按照“地面部队才是控制一个地区或一个国家的最终军事力量”的铁律(就像朝鲜战争中美军的空中优势再大,最终也抵不过中国人民志愿军地面部队),加上阿塔武装势力的作战经验和宗教般的狂热信仰,阿塔最终获胜并再次在阿富汗执政是大概率事件,而且时间不会太久,半年左右甚至更短就会见分晓。当然,前提是域外大国不会横加干涉。



这里强调一下,阿塔和巴塔(巴基斯坦塔利班武装)是有本质区别的。虽说二者同生同源,都起源于抵抗苏联入侵阿富汗时期,都期望建立严格的伊斯兰国家制度。但不同之处在于,阿塔曾在阿富汗长期执政,是正经八百的政治力量,武装斗争是他们的手段。而巴塔是国际公认的恐怖组织。另外,阿塔和巴塔对我国的态度也不一样,阿塔和中方的关系相对友好,双方没有尖锐矛盾,因此才有了7月7日,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SuhailShaheen)接受采访时表态称,塔利班欢迎中国投资阿富汗重建,并承诺保证中国人员的安全。相比之下,巴塔针对我在巴基斯坦的目标发动袭击,反对我国的“一带一路”建设,今年4月针对我驻巴基斯坦大使的酒店爆炸就是巴塔所为。


第二,美国过去20年经略阿富汗的重要目的之一是打通中亚经阿富汗至南亚的能源通道,以此遏制中俄两国的影响力。纵观历史,可以看出,美国的南亚战略其实非常明确,即服从于美国作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所设定的全球目标,在优先排序和议题选择上也要遵循此逻辑。在政策上具体表现为:冷战期间服从美国遏制苏联的目标,冷战结束后服从美国推行防止“核扩散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努力,“9·11”后服从美国在全球开展的反恐行动,而如今则是遏制中俄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

 

且自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 克林顿2011年在出访南亚和中亚时提出 "新丝绸之路" 战略计划,美国的南亚政策便与能源项目和能源走廊联系在了一起。构成"新丝绸之路"计划的两大能源项目,一是CASA-1000电力项目(喀山-1000输电网项目),旨在将中亚国家(中亚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剩余电力输送到南亚电力短缺国家(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二是TAPI管线项目,项目全称“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跨境天然气管道项目”,旨在将土库曼的天然气经过阿富汗,输送到巴基斯坦和印度的消费市场上,故也称“跨阿富汗管道项目”。该项目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意义丝毫不亚于CASA-1000项目。一旦该管道建成,将实质性改变目前的东北亚、中亚、南亚及俄罗斯的能源地缘政治格局。


由于阿富汗的安全局势一直没有得到有效改善,TAPI管道项目时至今日依然停留在纸面上,除了在土库曼斯坦境内有了一段象征性的开工建设外,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的管线段均未实质性动工。而美国千方百计促成该项目上马的原因显而易见:分流全球第四大天然气储量国——土库曼斯坦的气源,减少对俄罗斯、中国和伊朗的供气(目前,土库曼已停止对俄罗斯和伊朗的供气,其天然气最大且唯一的出口方是中国),实质性改变中亚和南亚地区的能源地缘政治格局。当然,作为过境国,TAPI管线的建成将会给阿富汗带来数亿美元的管输费,这无疑将有利于阿富汗的战后重建、人口就业和经济复苏。

 

第三,印度如果实质性染指阿富汗(出兵),则其重要目前之一是推动上述TAPI天然气管道修成,并对冲我“一带一路”建设的影响。印度长期以来执行“反塔利班”政策,近年来,美国扶持和保护下的阿富汗政权和加尼总统和印度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尽管近期印度和阿塔有所接触,但两者的敌对关系并未改善,一旦阿塔重新上台执政,则印度长期经略阿富汗的成果和印度在阿富汗高达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包括水坝和公共基础设施等)可能就会前功尽弃。于此,印度不能坐视不理,作为南亚地区的“领头羊”,印度将不能容忍阿富汗再回到由阿塔执政的老路上。但印度是否真的会出兵阿富汗,有待观察,过去那些实力强大的“霸主型”国家相继在阿富汗“折戟”的教训,印度不是不知道。另外,印度出兵至少要得到美国的默许才有可能,毕竟,美国目前依然是左右阿富汗局势的决定性力量。

 

与美国的立场相似,印度对推进建成TAPI管线项目非常积极,毕竟,印度也是全球少数几个石油和天然气进口大国之一。由于印度国内能源资源禀赋贫瘠,长期以来,印度的石油和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一直在80%以上,显著高于中国。能源安全于印度而言,也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加上近两年中印战略对抗明显加剧,稳住阿富汗,推动TAPI管道早日建成,对冲中国作为土库曼斯坦唯一“战略买家”的影响力,从而进一步抵消“一带一路”建设的影响,是印度高层的共识。


第四,阿富汗问题外溢效应的最大问题应该是,导致周边地区上演“恐怖主义活动泛滥”的“杯具”。有报告称,当前阿富汗境内仍存在着万余名外籍暴恐分子、圣战者;其中有名有姓的暴恐组织多达20余支。其中,巴塔组织和伊斯兰国(IS)各有数千人在阿富汗。可以预见的是,美军撤离及阿富汗当前的乱局将刺激该国境内的恐怖势力不断做大。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阿富汗暴恐分子的流动性增加,从中东到南亚再到中亚,从克什米尔到费尔干纳再到外高加索,这片围绕在阿富汗周边的“动荡之弧”将面临更多的威胁。一旦恐怖袭击在上述地区泛滥成灾,于我影响最大的将是中亚地区。要知道,经过数十年的投资和经营,中亚地区已成为我国海外重要的能源供应地和“一带一路”油气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重点。暴恐袭击带来的安全风险需要我们未雨绸缪加以防范。

 

阿富汗问题估计未来数年将一直是全球反恐和地缘政治的热点。中资企业、特别是能源资源开发和贸易企业要密切关注阿富汗及其周边国家的社会安全和反恐形势,做好社会安全和安保防恐管理工作。7月14日发生的我能源央企在巴基斯坦开普省达苏水电站项目的9名工程师遭袭身亡事件,已经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要注重事前管理,加强情报和信息的收集和研判,做到心中有数;要注重事中事后管控,定期更新升级安保防恐的制度和流程,并加强演练和应急管理,遇事不慌;注重底线思维,把问题考虑的充分一些。


最后还得说一下,阿富汗政府能否稳住当前的乱局,相当程度上要看总统加尼的控局能力、斡旋能力和领导力。阿什拉夫·加尼1949年出生于阿富汗卢格尔省的一个普什图族家庭,后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位。加尼曾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任教,在联合国和世界银行任职,并曾随世界银行官员主持过阿富汗战后重建工作。加尼还曾担任卡尔扎伊的顾问,2002年出任卡尔扎伊过渡政府财政部长。2014年9月加尼在阿富汗总统选举中获胜并当选总统。可以看出,加尼是获得美国政府强力支持的、具有浓厚西方背景的阿富汗领导人。此类领导人的特点是,和平时期在领导本国进行经济建设和与国际接轨上将显得十分得心应手;但在政局动荡时期,由于对本国的实际情况缺乏了解,再加上缺乏在艰巨环境中斗争的经验、信仰和意志力,往往显现比较脆弱和领导力缺失。

 

(本文观点仅代表个人。原创不易,转载或引用请务必先联系“清泉能源”,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