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伊朗大选尘埃落定,“强硬派”新总统莱希将带来怎样的不确定?

伊朗大选尘埃落定,“强硬派”新总统莱希将带来怎样的不确定?

6月19日,伊朗第13届总统选举尘埃落定。候选人之一,现任伊朗司法总监、首席大法官易卜拉欣·莱希(Ebrahim Raisi)以绝对优势获胜,成为伊朗新一任总统。 

具体情况是,6月18日,伊朗就第13届总统选举进行投票,最终有四个人角逐总统宝座:伊朗前央行行长贺马提、伊朗确定国家利益委员会秘书长雷扎伊、国会议员哈什米,以及易卜拉欣·莱希。6月19日,伊朗总统选举委员会主席贾马尔·阿尔夫在当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伊朗第13届总统选举的初步统计结果。初步统计显示,有2860万人参加了投票,首席大法官易卜拉欣·莱希赢得了1780万张选票,得票率约为62%。截至本文撰写之际,计票还没完全结束,但已超过90%。6月20日上午,据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报道,据说莱希已得到了1793万张选票,得票率62.7%。这意味着,莱希的当选已无悬念,铁定成为伊朗新一届总统。

(四位参选人)

莱希何许人也?为啥能够当选?此人的执政风格如何?此人执政后,美伊关系、中伊关系、俄伊关系及中东局势将走向何方?

1//  莱希其人及其成功当选的原因 

莱希全名赛义德·易卜拉欣·莱希(西)(Said Ebrahim Raisi),现任伊朗司法总监、首席大法官。莱希1960年12月14日出生于马什哈德的一个教士家庭,15岁便开始在库姆神学院学习。

1977年1月,因国王政府控制的报纸发文侮辱霍梅尼,莱希参加了民众自发组织的抗议集会,从而受到反对派领导人士的关注。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后,他在贝赫什蒂大学(前身为伊朗国立大学,伊朗最负盛名的大学)学习。1981年,年仅21岁的莱希被任命为伊朗北部卡拉季市的检察官。1985年,莱希以副检察官的身份被调到首都德黑兰工作;1988年,他便引起了彼时最高领袖霍梅尼的注意,并得到重用。1989年,霍梅尼去世,哈梅内伊成为最高领袖,莱希随即也被任命为德黑兰总检察官,从此成为哈梅内伊的得力助手之一。2004年到2014年,时任首席大法官沙赫鲁迪任命其为副首席大法官(First Deputy Chief Justice of Iran)。2019年3月,莱希被任命为伊朗首席大法官。作为保守派,莱希一直以打击腐败和对美强硬著称。

伊朗的政体是在宗教领袖领导之下是行政、司法、立法三权分立架构,作为首席大法官、司法总监,莱希在参选总统之前已经是伊朗政坛近年来的最显赫人物之一。理论上,其地位是和总统、议长平齐的。如果伊朗有政治局的话,莱希必然是常委之一。

可以看出,在伊朗政坛,莱希的特点是:“老警察”、老资格、保守派(反美)、得信任(得到宗教领袖的青睐)。因为和宗教领袖跟得紧,他2017年当上了礼萨圣陵基金会(伊朗最大的宗教基金)主席、2019年当上了司法总监。这两个职位都是宗教领袖的任命,领袖对他有知遇之恩,正所谓有贵人扶持。 

所以,也可以这么说,是伊朗宗教领袖哈梅内伊一手促成了莱希的成功当选。尽管周五的选举结果最快要到下周初才能揭晓,但莱希的轻松领先给外界留下的印象是,选举结果是预先决定的。有传言称,哈梅内伊早已内定好了总统,所有的选举只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更有传言,莱希未来是要接替哈梅内伊成为伊朗宗教领袖的。

2//  莱希执政后的美伊关系、中伊关系、俄伊关系走向分析

莱希当选将会使美伊关会受到一些影响。莱希现在还在美国的制裁名单上,他因参与 1988 年大规模处决政治犯以及担任伊朗受到国际批评的司法机构负责人而受到美国制裁。莱希的当选意味着他将成为第一个在担任总统职位之前被美国政府制裁的伊朗总统。

莱希是比较典型的保守派和对美强硬派,其执政后毫无疑问将与美国保持一定距离,不会像其前任鲁哈尼政府那样积极、热情地与民主党政府谈判、接触。但具体到伊核谈判,莱希曾表示,他不反对伊核协议,他的政府会遵守“谈出来”的协议。所以核谈判本身未必会受影响。在这个意义上,莱希和当年上台伊始就恢复核研发、和美国搞对抗的内贾德政府不同。拜登上台后,美伊关系大体缓和的局面有望延续一段时间,不因莱希的上台而有方向的改变。

莱希的当选对中伊关系影响不大。一直以来,外界对伊朗有“改革派亲西方、保守派向东看”的印象。但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快速上升和在全球的影响力全面提升,伊朗无论哪个派别上台,无论上台前对华心理如何,都必须重视中伊关系。而且,中国连续多年是伊朗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石油进口国。伊朗前几届政府都很重视中伊关系,鲁哈尼政府也很在意中伊合作,签署了“全面合作协议”,相信莱希政府也会继续推进中伊合作。再者,如果美伊关系如上述分析,确因莱希本人的执政理念而有所冷淡的话,伊朗也必须继续倚重对华合作。

俄伊关系会继续在近年来良好的基础上继续推进。6月19日,普京大帝秉承其一向动作很快的风格,第一时间向莱希表示了祝贺。预计俄伊关系未来将继续保持相当的“热度”,一方面独撑中东“什叶派星月地带”的伊朗需要俄罗斯的政治支持。最为典型的是,俄罗斯和伊朗在叙利亚的“无缝对接”,硬生生把阿萨德政权在美国的“虎口”中保存了下来。另一方面,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战略意图和重大利益也需要伊朗的强力支持。再者,俄伊都是全球重要的油气生产大国和出口国,在市场和油价等重大问题上需要共进退。

3//  对中东局势的展望

进入新世纪,借助美国中东政策的失误和阿拉伯世界的动荡,伊朗开始崛起,深入介入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也门内部事务。阿拉伯人哀叹“伊朗控制着五个国家的首都(德黑兰、巴格达、贝鲁特、大马士革、萨拉)”。特别是在叙利亚、伊拉克和黎巴嫩三国,伊朗的影响力具有决定性、战略性意义,已经形成事实上的“什叶派星月地带”。

当下,伊朗问题的重要性持续上升,几乎处在中东所有矛盾的“风暴眼”。在中东当前四大基本矛盾(以色列与伊斯兰国家的矛盾、逊尼派与什叶派的矛盾、改革派与保守派的矛盾、亲美派与反美派的矛盾)中,伊朗都是矛盾的主要一方。伊朗同美国在整个中东较劲,与沙特、以色列关系紧张,这些问题相互交织,牵一发而动全身,对中东具有全局性影响。而莱希的上台,上述的四大矛盾冲突可能进一步加剧,中东局势的紧张程度可能会进一步加剧。中东其他国家中,对伊朗最为忌惮的是以色列和沙特。一旦伊朗的举动变得“激进”,则以色列势必更加紧张和“反应过度”,不排除沙特和以色列加强合作一起对付伊朗的可能。

最后,简要提及一下莱希执政后的中伊石油合作展望。当前的全球政治经济格局和战略大棋局下,拜登民主党政府预计会放伊朗一马,美伊关系会进一步缓和,美国会部分或全部解除对伊朗的制裁,至少石油领域的制裁将会解除。解除油气及相关金融领域的全部制裁是伊朗的核心诉求。预计制裁解除后,中伊油贸、投资和工程技术服务等合作将会恢复,这在双方经济合作的战术层面是好事。但在战略层面,一个在中美之间玩“平衡术”的伊朗、或一个逐步像美国靠拢的伊朗,是中国需要防范并做好提前应对的。

(本文观点仅代表清泉个人。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文中部分说法援引“中东流浪站”和“网易”相关内容。)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