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俄罗斯为何拼死也要将“北溪-2”管道修至欧洲和德国的家门口?

俄罗斯为何拼死也要将“北溪-2”管道修至欧洲和德国的家门口?

近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就“北溪2号”(Nord Stream 2)项目,对俄罗斯的3个实体和13艘船只实施制裁。这是美国和俄罗斯两国外长本月下旬在冰岛举行会晤、美国随后对外表态将放弃制裁北溪-2项目后的再次“变脸”。 

总投资约110亿美元的“北溪-2”天然气管线工程,在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俄气)作为项目控股股东和欧洲若干能源企业作为小股东的一致筹备推动下,于2015年9月启动建设,原计划于2019年建成、2020年开始投产输气。但自2019年8月以来,该项目屡遭美国政府的强行狙击和严苛制裁。直到现在,依然差最后120公里尚未完工。

如果评价本世纪以来,哪条跨境能源通道项目能吸引如此多的眼球、遭遇如此频繁的地缘政治绞杀、甚至导致俄欧美乌(俄罗斯、欧洲、美国、乌克兰)四方均不得安宁的话,则非“北溪-2”管道项目莫属。

(俄美两国外长在冰岛举行会谈)

在美国的强行干预和制裁下,一些欧洲承包商和管道项目公司的合作伙伴,因惧怕美国的“长臂管辖”,不得不撤出该项目,作为主导方的俄气公司,最终不得不承担本应属于合作伙伴的份额投资(50%,约55亿美元),“独立地”在该项目上苦苦支撑。而管道铺设所经过的波罗的海各国专属经济区,如芬兰、瑞典、丹麦等,也迫于美国的压力而给项目施工“有意无意”在制造一些麻烦,这导致管道的竣工投产期一推再推,而这已经比原计划晚了两年左右的时间。截至目前,管道前段已经到达丹麦的海域专属经济区,已进入最后的铺设,竣工投产“近在咫尺”,但依然还差“最后一公里”。围绕管道项目的各方博弈还在持续。

俄气公司的背后是俄罗斯政府和普京总统。在普京的授意和支持下,俄气公司一直在全力以赴推进这条长约1224公里、年输气能力550亿方、占俄对德国供气总量约50%的管道项目,以便早日摆脱乌克兰,实现对德国和欧洲的直接天然气供应。过去七年多时间里,因乌克兰事件和克里米亚危机,俄罗斯在美国和欧盟的多轮制裁下,看似“伤痕累累”,但一直保持“战略韧性”和绝地反击的能力,一直“持之以恒”地推进“北溪-2”项目建设。

俄罗斯为何拼死也要把一条商业性跨境管道项目修到欧洲和德国的家门口?

(北溪天然气管道路由示意图)

首先,俄罗斯和欧盟在确保欧洲的能源安全问题上有着相似的立场;而进一步捆绑德国和欧洲市场,将触角进一步深向欧洲,并保持长久的影响力,是俄罗斯对外政策的首要考量因素。德国总理默克尔对“北溪-2”项目一直持支持态度。她在不同场合多次重申“北溪-2”对德国能源安全的重要性,指责美国干涉德国的能源政策,强调美国针对“北溪-2”的制裁不符合德国的法律框架,德国不能接受美国的“长臂管辖”。法国总统马克龙呼吁周边国家为了“欧洲的利益”保护“北溪-2”项目,共同确保其建成并投入使用,并强调这事关欧盟能源安全。德法还计划在“北溪-2”建成后推动欧洲能源一体化市场谈判。

“团结欧洲、影响欧洲”一直是俄罗斯外交政策棋盘上的重中之重。尤其在当下的时局下,拜登执政后实施“排他性多边主义”政策(不仅排除俄罗斯,更排除东方某大国),对俄罗斯的打压力度加大,对欧洲“示好”,用好能源合作这张王牌,保持对俄罗斯能源供应的“垄断性”地位和影响力,则是俄罗斯的明智之举。而且,天然气作为一种相对清洁的能源,符合欧洲国家低碳环保的理念,虽然欧洲在“净零”目标的驱动下,开始大规模向非化石能源过渡,但天然气仍不失为优质的“过渡期能源”。

(美国务院发布的“北溪-2关系与欧洲的能源安全”报告)

其次,美国拜登政府执政后,需要重新拉拢欧盟,不会因为该项目而和德法等欧盟主要成员国翻脸,这变相给了俄罗斯一定要把管道修成的决心。新的国际政治经济格局下,美国拜登政府在欧洲的优先战略目标并非阻止“北溪-2”建成,而是修复和强化与欧洲盟友的关系,重建“团结”,更新跨大西洋联盟框架,共同应对中国崛起等“最险峻的全球挑战”。美国很清楚,无论分歧有多大,不能为了即将竣工的“北溪-2”而与德国彻底撕破脸,围绕“北溪-2”发起制裁已不再是美国对俄、对欧政策的“必选项”。德法两国已经表明了在“北溪-2”问题上的立场,但为显示“政治正确”,在价值观上仍支持美国和拉紧中东欧国家。

德国、法国等欧盟主要国家对该管线的支持和变相支持给了俄罗斯莫大的信心,俄罗斯明白,在“北溪-2”管线项目上,美国还得给德法两国面子。俄罗斯“心照不宣”地重启项目建设,也算是把美国的“矛盾心理”摸得一清二楚。

 再次,永久地削弱乌克兰的实力,并阻断乌加入北约和欧盟,是俄罗斯拼命修建该管道、达到对乌克兰“釜底抽薪”的又一大因素。本世纪初,俄罗斯每年通过乌克兰过境输往欧洲的天然气达1000亿立方米,约占俄对欧出口天然气总量的85%。自2005年以来,俄乌之间政治经济关系愈发错综复杂,双方围绕供气价格、数量、欠款和过境费等问题争执不断,频频上演“斗气”戏码。2009年初的俄乌天然气冲突更是殃及欧盟,给严寒中的欧洲近20国造成能源灾难。2014年克里米亚公投入俄后,两国关系恶化。

为摆脱对乌克兰管道的过度依赖,俄罗斯2006年以来便谋求实施出口通道多元化战略。一个重大举措就是强力推动穿越波罗的海直达欧洲的“北溪”(Nord Stream)管道项目。2006年启动建设的“北溪-1”项目(输气能力50亿立方米/年),已于2011年投运。由此终结了俄罗斯输欧天然气必须经第三国中转的历史。俄罗斯已然尝到了甜头,果断上马“北溪-2”管道(与北溪-1平行铺设),但遭到美国和乌克兰的干扰和狙击。

近期,乌克兰东部地区的危机再次升级。美国、北约、乌克兰和俄罗斯均加大在该地区的军事投射,似有拔剑弩张之势。实际是做做样子,谋求谈判筹码。对乌克兰而言,紧拉美国,团结新中东欧国家反俄,针对“北溪-2”发起最后的阻击战,是其最近将乌东问题再次挑成热点的主因。“北溪-2”一旦建成通气,将彻底改变俄乌能源供应关系,乌克兰手中的“过境国”王牌将永远不再,而且乌至少每年损失数亿美元的天然气“过境费”,斯洛伐克、奥地利、捷克的“过境费”收入也会大幅减少。

一方面,对于乌克兰谋求加入北约,普京屡次发出“严正警告”,若乌克兰加入北约,则将面临一个更加支离破碎的乌克兰,并将失去整个东部地区;另一方面,对于俄罗斯强建“北溪-2”管线而形成的对乌克兰釜底抽薪之态,乌总统泽连斯基也表现出少有的“硬气”,亲自前往顿巴斯这一敏感地区视察。但如果美国最后不得不在“北溪-2”管线上放俄罗斯一马的话,乌克兰叫唤得再凶也无济于事。

 第四,与美国页岩油气生产商争夺欧洲市场,将欧洲能源供应的主动权把控在自己手里,是俄罗斯必须将“北溪-2”项目建成的商业考量近年,美国页岩气产量呈现爆发式增长,2019年页岩气产量6815亿方(占总产量9209亿方的74%),跃居全球首位。而同年美国天然气消费量为8466亿方,富余近800亿方。欧盟主要成员国既是美国的铁杆兄弟,又是全球数一数二的天然气消费市场,自然成为美国页岩气生产商们瞄准的出口市场。毫无疑问,俄气公司作为本国天然气外输出口的“头牌”,成了美国商人们的主要竞争对手。

但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具有无与伦比的成本优势,如果“北溪-2”管线顺利开通,在俄对欧洲大规模直接供气的情况下,由于少了长距离的陆上输送成本和跨越乌克兰等国的过境费,俄对欧洲的天然气到岸价可能只有美国LNG价格的60%左右(待进一步确认)。这样一来,俄罗斯推动“北溪-2”管线的信心和决心就更足了。

现在,俄罗斯已为建设“北溪-2”投入110亿美元,目前仅剩下120公里尚未完成。俄副总理亚历山大·诺瓦克4月23日表示,“北溪-2”项目将于2021年建成。俄油气网5月2日报道,停滞十余天的“北溪-2”管道铺设当天在丹麦作业平台上重新开始进行。这条管线的建成已毫无悬念,而美国为了拉拢德法和欧盟其他成员国一起对付中国,避免和德法在“北溪-2”项目上产生不愉快,恐怕才是该项目成功完成“最后一公里”的深层次原因。

(本文参考了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李勇慧研究员的“近来乌东紧张局势的‘北溪-2’背景”一文。原创不易,转载或引用请务必联系“清泉能源”。)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