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执政30年战死沙场?乍得总统代比终难逃脱 “石油诅咒”!

执政30年战死沙场?乍得总统代比终难逃脱 “石油诅咒”!

 
有着“非洲萨赫勒之狐”之称的乍得总统代比挂了。
 
4月20日,乍得军方突然宣布,总统伊德里斯·代比(Idriss Déby)在北部前线指挥与叛军作战时负伤,当日在首都恩贾梅纳去世。一国总统因战而亡,不是小事。代比之死,震惊国际。
 
可能很多人对乍得并不熟悉,对萨赫勒地区亦不了解。乍得位于非洲中部、撒哈拉沙漠南缘,东邻苏丹,南与中非、喀麦隆交界,西与尼日利亚和尼日尔为邻,北接利比亚,是典型的内陆国家。其面积不算小,足有128万平方公里。萨赫勒地区是非洲北部撒哈拉沙漠和中部苏丹草原地区之间的一条长达4000公里的地带,从西部大西洋伸延到东部非洲之角,横跨塞内加尔、毛里塔尼亚、马里、布基纳法索、尼日尔、尼日利亚、乍得等9个国家。
(乍得位置图)
(非洲萨赫勒地区)
 
乍得和上述萨赫勒地区国家均是法国的殖民地。19世纪末,两名法国军官从塞内加尔(Senegal)入侵仍处于原始部落状态的乍得,如入无人之境。从此,乍得成为法国的附庸。直到现在,法国于乍得而言,仍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性。
 
乍得经济非常落后、国内内战不断,可谓全球最为贫困、最为腐败、政局最为动荡的国家之一,2016年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位居全球倒数第三。但乍得在非洲的政治经济安全舞台上还算一个“角”,尤其是在石油生产和安全防恐方面,堪称非洲地区的“棋手”。
 
乍得过去的三十年正是代比执政的三十年。乍得非洲政经舞台上取得与其国力不相称的地位,均拜代比这位“老狐狸”所赐。
 
代比是非洲政坛的“老人”,已连续执政30年。4月19日,官方刚刚宣布他再次赢得大选,即将开启第六个执政期;但仅过了一天,便传来了他的死讯。按说代比应该开始布置豪华的总统官邸,筹备第六个执政典礼了。但却“出师未捷身先死”,这一切显得扑朔迷离。
 
1// 代比的上位:与哈布雷的较量
 
代比1952年出生于乍得北部比尔廷省,是扎卡瓦族人,属于乍得有实力的部落势力。
 
代比的崛起要从乍得的独立和前总统哈布雷说起。乍得于1960年获得独立。独立后的乍得依旧政变频发,叛乱迭起,利比亚的入侵(1980年),法国的干预,美国的冷战政策,都使得有人有了可乘之机。最终,侯赛因·哈布雷(Hissène Habré)于1982年控制了乍得800万民众(目前人口1500万),就任总统。此人掌权后逮捕、折磨、屠杀了数万名同胞。哈布雷手下的一位将军名叫伊德里斯·代比,曾在法国接受过军事训练。
 
上世纪80年代末,作为乍得军队总司令的代比,与一手提拔他的哈布雷产生矛盾,出走苏丹,建立反政府的“爱国拯救运动”(目前,作为执政党的爱国拯救运动是乍得最大的政党组织),获得当时的苏丹、利比亚政府(卡扎菲)支持,发动军事政变,于1990年12月2日攻入乍得首都恩贾梅纳,推翻哈布雷政权。哈布雷败落后乘飞机逃亡塞内加尔,据说机上满载黄金。
 
之后,代比于1991年2月28日正式出任乍得总统。再后来,代比在1996年6月、2001年5月、2006年5月、2011年4月、2016年8月五次连任乍得总统。
 
代比和哈布雷一样,也只信任他自己的族人,他把政府收入和权力大部分都分给了族人。曾任美国驻乍得大使的克里斯﹒格德斯维特(Chris Goldthwait)曾这样写道:“这意味着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刚独立就陷入了腐败的泥沼,政治分赃制大行其道……”。2002年前后,美国驻乍得大使馆发给华盛顿的一份正式评估报告中说,这个国家“穷到没有基础设施,能源消耗大且长期短期,技术劳工稀缺,英语水平有限,税负极高,腐败严重”。而这正是后来中国石油(CNPC)等外国投资者进入乍得后面临外部投资环境的真实写照。
 
与所有的政变者一样,代比上台时也承诺要对乍得进行改革,但上任后就开始构建一种“自我保护”式的政权,其中包括全都是他亲信的政府官员(他们都在巴黎有住所)、冷酷无情的总统府护卫队、半忠诚的地方民兵以及恩贾梅纳机场随时待命的一支精锐部队。这支部队包括前法国士兵和空军在内大约有1000人(2015年前后的数据)。
 
代比确实还是有些手腕的,他消瘦、镇定,既有身为将军(当上总统后自封为元帅)对军事的敏感度,又有身为部落酋长和国家元首掌握政治平衡艺术的本能。
(哈布雷)
 
2// 代比之死:战死沙场?亦或是部落家族内斗的“狗血”?
 
有关代比之死的官方报道我们都已经看到了。乍得军方发言人阿泽姆·贝尔曼杜4月20日当天在乍得电视台宣读声明说,跟以往一样,在共和国面临恐怖分子严重威胁的时候,代比亲自前往一线,指挥作战。在此次作战中,代比受伤,最终因伤重去世。“代比总统为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在战场上留下了生命中的最后一次呼吸。”贝尔曼杜如是说。
 
实际情况真是这样吗?
 
通过多个渠道得知,代比的死亡可能纯属一部家族内斗的“狗血”大戏。
 
4月21日,乍得当地网络媒体刊登《杀死尚武元帅Idriss Deby Itno的内情,手中的武器》的报道。披露代比总统是由于背部中弹两枪后倒地。代比总统前往前线之前,代比的儿子马哈马德(Mahamane Idriss Deby)曾强烈劝阻代比前往前线,两人间激烈的争吵曾持续一个小时。代比总统前往前线之前,乍得情报机构负责人给代比总统打过一个长达20多分钟的电话试图拖延代比总统前往前线。彼时,代比一族的官员们之间已经在战与不战之间产生分歧,两个阵营就撤退或不再进攻发生冲突。根据被证实的消息,代比总统是在少数几个军事人员的陪同下连夜赶往的前线,且没有通知一些将领。根据授权的情报信息,代比总统是在冲锋时的混乱中背部中弹,这两枪带给了代比元帅致命伤害,随后被转运回首都。
 
综合各方面的信息,代比死因基本证实是内部人干的,而不是战死沙场。
(代比在反恐作战一线)
 
3// 萨赫勒之狐:一手石油,一手反恐
 
近年来,乍得的GDP不过区区100亿美元上下,也就是一个千万吨油田在高油价时期一年的收入。但乍得在非洲还是获得了与其孱弱实力不相称的地位,主要原因在于代比总统的两手:一手石油、一手反恐。代比游刃于石油与反恐之间,获得了“萨赫勒之狐”的美誉。
 
石油方面,先有埃克森美孚公司在乍得投资与开发建设的千万吨级多巴(Doba)油田,及其配套的“乍得——喀麦隆”输油管道;后有中国石油勘探与投资开发的600万吨油田与配套炼厂项目。这两大油田项目的投产运营之际恰逢高油价时期,这使得乍得政府及代比家族赚的盆满钵满。毫无意外,“石油诅咒”(资源诅咒)的问题接踵而至。(具体亦可参阅清泉此前的微文:中石油尼乍项目:绽放在非洲萨赫勒地区的“宝石花”)
 
埃克森公司是乍得石油勘探开发的先驱。早在上世纪80年代,埃克森公司的国际子公司——埃索(Esso)就在乍得从事石油勘探。1988年,在里根政府的支持下,埃索击败法国石油道达尔公司,与当时的哈布雷政府签订《在乍得勘探、开采及运输石油的协定》。合同期35年,埃索为作业者,雪佛龙和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为其合作伙伴。埃索财团获得的条款极其优惠:乍得政府仅收取石油产量的12.5%作为地租(矿费),外加财团净利润的50%作为税收,当油价上涨时,税收则涨为净利润的60%。算下来,政府所得不足石油收益的2/3,这无疑是十分低廉的(一般情况下,政府所得要达到石油利润的90%)。即便这样,突然而来的巨额石油收入让代比及其家族像中了彩票,有点“无所适从”。
 
2003年,埃索主导作业的千万吨级多巴油田项目投产。据不完全统计,过去20年,乍得政府及代比家族获得的石油收入累计高达300亿美元以上,而其中相当一部用于乍得军队购买武器,打击境内的反政府武装和恐怖分子。尽管乍得政府石油收入日益增长,尽管世界银行要求政府将大部分收入用于改善民生,但直到现在,乍得的医疗卫生、教育、经济基础设施等状况依然处于全球最差国家行列。
地区反恐方面,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4月20日对乍得总统代比去世表示了哀悼,肯定了代比在区域稳定,尤其是“打击萨赫勒地区恐怖主义、暴力极端主义和有组织犯罪”上的“重大贡献”。马里过渡总统巴·恩多20日发表讲话说,代比的牺牲不仅仅是乍得的巨大损失,也是萨赫勒地区以至非洲的损失。
 
萨赫勒地区的恐怖活动集中在撒哈拉沙漠以南一个宽320公里至480公里的区域。2014年,布基纳法索、乍得、马里、毛里塔尼亚和尼日尔成立萨赫勒五国集团,其主要任务之一就是打击该地区的恐怖主义。反恐靠的是财力。乍得作为五国集团中的相对“富有者”,自然挑起了反恐的大梁,再加上代比总统的雄心抱负,乍得在地区反恐中的作用越发重要。911事件后,反恐成为国际政治和国际关系的核心,乍得的作用愈发得到美国、法国等域外大国的肯定和赞赏,代比在非洲国家领导人中地位显著提升。
 
今年2月,代比作为萨赫勒五国集团新一任轮值主席,宣布乍得将向布基纳法索、马里、尼日尔三国交界地带派遣1200名士兵进行反恐。
 
可以看出,在对抗乍得湖盆地的极端组织“博科圣地”以及萨赫勒地区与“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有关系的恐怖势力时,包括法国和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此前都非常依赖代比。
(代比之子“卡卡”将军)
 
4// 代比之后:乍得的政局将走向何方?
 
代比去世后,乍得成立了军事过渡委员会。21日,军事过渡委员会发布过渡宪章,赋予代比之子马哈马德·伊德里斯·代比总统职权,并任命他为军队总司令。军事过渡委员会表示,过渡期为18个月,之后该国将举行新的总统选举(又一说法:马哈马德已于21日被任命为乍得新总统)。顺便说一句,因由祖母抚养长大马哈马德也被称作“卡卡将军”(“卡卡”是阿拉伯语中祖母的意思)。
 
目前乍得已经进入政治过渡期,应该会重新组织选举,执政党“爱国拯救运动”会推出新的候选人参选,届时关于候选人的推举肯定会引起党内的分歧。反对党不太可能借机翻盘。恐怖分子和叛军作乱肯定会增加,因为这是制造混乱的最佳时机。
 
作为宗主国,法国预计会全力确保乍得政权的稳定过渡。4月23日,法国总统马克龙亲赴乍得,出席代比总统的葬礼并发表讲话。马克龙指出:“法国不会允许任何人制造事端以及威胁乍得稳定和完整。” 并承诺“法国同样将会在此立刻实现诺言使乍得变得平静为了它全部的子民。”
 
马克龙在代比葬礼上的致辞也十分煽情:“30年以来,带着勇敢率领了太多的战斗,您率领的这些战斗目的都是为了保卫祖国,保护稳定与和平,为自由而战,为安全而战。您像个战士那样活着,也像个战士那样死去,手握钢枪。”
 
可以看出,有法国的庇佑,只要新任总统“卡卡”将军稳定在阵脚,并继承其父亲一贯的对外政策和反恐政策,乍得政权的稳定性和权力顺利过渡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马克龙与代比)
 
代比遇害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其离世对乍得和萨赫勒地区国家都是一个巨大损失,尤其是安全方面。但“石油诅咒”在乍得的持续发酵,却是导致代比这位政治强人不得善终的深层次原因。
 
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菲利普﹒勒﹒毕隆(Philippe LeBillon)教授仔细研究了20份关于“资源诅咒”的独立研究报告,发现,“石油资源丰富和冲突发生的风险高之间存在极大的相关性”,尤其在欠发达地区。毕隆发现,冲突发生风险最高的国家,往往“石油生产位于内陆地区,中央政府机构薄弱,人均财富很低,又高度依赖石油业”。而乍得的情况正是如此。
 
(本文系从各个渠道获得的信息梳理整合而成,部分观点来自《石油即政治》(文汇出版社)。文中的研判仅代表清泉本人。原创不易,转载或引用请务必联系“清泉能源”。)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