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石油与国家:美西方强硬制裁与俄罗斯绝地反击

石油与国家:美西方强硬制裁与俄罗斯绝地反击

 

2013年11月21日,乌克兰亲俄派总统亚努科维奇中止和欧盟的政治和自由贸易协议,欲强化和俄罗斯的关系。2013年11月22日,乌克兰亲西方派在基辅展开反政府示威,抗议群众要求政府和欧盟签署协议、亚努科维奇下台、提前举行选举。2014年2月22日,亚努科维奇被议会罢免其总统职务。克里米亚危机及顿巴斯战争随后爆发,3月11日,克里米亚议会通过了克里米亚独立宣言。

 

以上就是2014年上半年爆发的震惊世界的“乌克兰”危机,也是在欧亚大陆继前苏联解体、北约东扩之后,爆发的又一次重大地缘政治事件。

 

乌克兰危机中,俄罗斯的强势反击,主导乌克兰东部克里米亚地区并入俄罗斯的版图,此举彻底激怒了欧洲和美国,随后,美国牵头、欧洲跟进,发起了对俄罗斯一波又一波的制裁……


美西方对俄罗斯的强硬制裁:连续三次“冲击波”

 

2014年7月16日,美国对俄罗斯的金融、国防和能源部门实施了制裁。那一刻尚不知道欧洲人是否会跟进,毕竟,欧洲与俄罗斯的连续和经济交往更为密切,欧洲对俄罗斯的制裁意味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即7月17日,一个震惊世界坠机事件发生了,分离主义者在乌克兰东部击落了一架马来西亚客机。显然他们相信瞄准的是乌克兰部队的飞机,使用的是俄罗斯地空导弹……机上298名乘客全部丧生,其中三分之二是荷兰人。带着对俄罗斯的愤怒,欧洲人加入了制裁。

 

用奥巴马时期财政部长雅各布·卢(Jacob Lew)的话来说,制裁代替了武力,“成为国际社会对俄罗斯在乌克兰采取侵略行动的反应的核心。”美欧启动了对俄制裁的三次“冲击波”。


第一次冲击波:针对的是被认为与普京关系密切或活跃于克里米亚和顿巴斯的特定个人和组织。2014年3月,奥巴马总统签署行政命令,将7名俄罗斯官员列入制裁名单。他们分别是:普京的助手苏尔科夫(VladislavSurkov)、普京的顾问格拉济耶夫(Sergey Glazyev)、俄罗斯国家杜马外事委员会副主席斯路特斯基(Leonid Slutsky)、俄罗斯上院宪法立法委员会主席克利萨斯(AndreiKlishas)、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主席马特维严科(Valentina Matviyenko)、俄罗斯副总理罗戈津(Dmitry Rogozin)和俄罗斯杜马立法委员米祖丽娜(YelenaMizulina)。此外,四名乌克兰官员也在制裁名单里,包括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ViktorYanukovych)。奥巴马下令冻结这些人的在美资产,发布旅行禁令。

 

第二次冲击波:限制俄罗斯进入全球金融体系及其在国际市场上筹集资金的渠道,同时也限制了外国对俄罗斯的投资。制裁的效果立马显现,由于担心违反制裁或因疏忽而未能遵守某些合规规定,而受到数十亿美元的罚款,以及声誉上遭受风险,绝大多数境外银行和国际金融机构与俄罗斯做生意开始变得非常谨慎。美欧对俄罗斯实施金融制裁的背后是,美国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中心地位,以及世界经济对流经纽约的全球美元支付体系的依赖,以及被排除在该体系之外的危险

 

然而,金融制裁于美国而言也是一把“双刃剑”。随着时间的流逝,过度依赖金融制裁可能会损害美元主导的金融体系,因为受制裁国基于急于和受制裁国打交道的其他国家会找到其他选择。在美国对俄罗斯实施金融制裁两年后,奥巴马财政部长卢克本人警告说:“我们越是将美元和我们的金融体系作为遵守美国外交政策的条件,则受制裁国向其他货币迁移的风险就越大。长期以往,美元外的金融体系会不断发展。其结果将不符合美国的最大利益。


第三次冲击波:打击俄罗斯的能源实力,也就是油气生产和出口能力。制裁的重点不在俄罗斯陆上常规的石油产量,彼时,西方担心此举会导致俄罗斯的石油产量骤降,而推高本已十分高企的国际油价(2014年上半年,油价依然维持在100美元/桶左右)。因此,美西方的制裁主要针对是被认为需要西方技术和合作伙伴的油气和新能源新领域。比如,禁止西方公司参加俄罗斯北极近海的能源资源开发,此举导致埃克森美孚、挪威石油等一批美欧大石油公司不得不退出俄罗斯市场。

 

我们知道,俄罗斯辽阔的北极大陆架勘探程度很低,但据认为可能蕴藏着巨量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远景油、气资源量分别占全球的十分之一和五分之一。美国地质调查局得出的结论是:“广阔的北极大陆架可能是目前全球剩余的最大待勘探区。”俄罗斯进军北极的目的是确认其在该地区的主导地位,而俄罗斯在该地区宣誓主权的“粗鲁”做法也引起了加拿大等国的不满。几年前,当两个俄罗斯小型潜艇在北极地区的海底种植了俄罗斯国旗的钛金属板时,作为回应,另一个北极大国加拿大外交大臣大声疾呼:“这不是十五世纪。您不能环游世界,只能在旗帜上说。‘我们正在占领这片领土。’”但这就是俄罗斯所做的。

 

页岩油气和俄罗斯庞大的非常规资源,包括西西伯利亚盆地下方的巨型巴热诺夫(Bazhenov)地层,也是美西方制裁针对的目标。纵然资源量巨大,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世界范围内都没有成功开发页岩油藏的技术,直到2010年前后发生的美国页岩GeMing。页岩G额Ming为巴热诺夫地层提供了可能的解决方案——水平井和多级水力压裂。提出这个想法的不仅仅是俄罗斯人。2013年,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估计,俄罗斯“未经证实的技术可采”页岩油资源可能比美国的页岩油资源更大。西方合作伙伴凭借其专业知识和经验可以提供很大帮助。查找和开发“甜点”是一个耐心、能力、数据以及反复试验的问题,正如西伯利亚的一位俄罗斯石油工程师所说:“我们需要逐步一点一点地找到钥匙。”因此,俄罗斯公司通过与西方伙伴的合作,正在获这方面的技术。但是随着新的制裁措施,西方公司不得不退出。



俄罗斯的应对:“壮士断腕”将卢布贬值50%

 

美国和欧盟以及包括日本和挪威在内的其他国家的制裁是在高油价和市场持续紧张的预期下实施的,有高油价做支撑,俄罗斯并不惧怕西方制裁。但随后在2014年底,油价暴跌,短短数个月,油价骤降50%以上,俄罗斯“屋漏又逢连夜雨”。

 

强硬制裁,外加油价暴跌,对俄罗斯的打击是巨大的——资本外逃,外国和国内投资枯竭,失去进入国际资本市场的机会,消费者的支出直线下降以及GDP直线下降。但是俄罗斯中央银行的政策减轻了冲击。它关闭了无力偿债银行,包括那些有权势的人物所拥有的银行,并允许卢布浮动,卢布兑美元贬值了一半以上。但推动本币自由浮动有助于稳定经济。俄罗斯政府的支出主要以卢布计,因此,明眼人可以看出,虽然俄罗斯从油气出口中获得的美元收入下降了50%左右,但在俄罗斯内部仍将转换为与崩溃前相同数量的卢布。

 

而且,货币贬值极大地促进了俄罗斯石油工业的发展。俄罗斯从出口中获得美元,但其在工人和设备上的大部分支出都以卢布计价,因此不断下跌的油价对俄罗斯的工业活动影响很小。实际上,2014年至2016年期间,俄罗斯的石油产量不降反升,2016年达到5.55亿吨,比2014年上涨2000万吨。但进口商品对俄罗斯消费者而言变得更加昂贵,他们要以贬值50%的卢布支付,价格几乎翻了一倍。

 

同时,由于卢布下跌,俄罗斯国内生产的商品现在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国际上更具竞争力。这对于出口制造业和农业是福音。俄罗斯由此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小麦出口国,这与1970年代的情形相反,当时苏联花费很大一部分石油收入从美国购买了小麦。此外,为了反制制裁,俄罗斯政府实施了反制裁措施,禁止从欧洲进口食品,而这对俄罗斯农民又是一个巨大的福音。

 

但制裁给俄罗斯经济还是带来巨大负面影响,尤其是国际资本市场对俄罗斯的关闭,导致以美元或欧元借贷的俄罗斯金融机构和公司处于无法偿还债务的危险境地。这时候,主权财富基金成为救命稻草。主权财富的资金来自俄罗斯的家底,俄罗斯得感谢前财政部长库德林。因为这笔高达数百亿美元的资金是2000至2011年期间,财政部长库德林·阿列克谢(Alexei Kudrin)利用高油价时期积攒下的。



长期以来,库德林一直受到批评,因为他将俄罗斯的部分巨额石油收入吸收到主权财富基金中,并偿还了外债,而不是立即花费这笔钱。但是现在已经证明了“雨天”基金的智慧(未雨绸缪)。一位访客对库德林说,俄罗斯人必须感谢他的先见之明和坚持不懈。他微微一笑,“还不够。”他说。他仍在受到攻击。

 

俄罗斯经济对制裁和油价暴跌的抵抗力比预期的要强。到2017年,俄罗斯经济又恢复了增长,2019年,俄罗斯GDP的增长1.6%。

 

然而,这场危机再次证明了过多依赖石油的风险。近几年,俄罗斯的油气出口收入占国家总体出口收入总额的40%左右,油气出口收入在全国GDP的10%以上。但面对美西方的强硬制裁,俄罗斯除了做强做大国有经济,别无他法。因此,外界可以明显看到,这几年,俄罗斯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的俄罗斯的强势地位更加巩固。未来一个时期,俄罗斯重振经济增长的希望很大程度上要继续依赖于一系列大型能源和基础设施、卫生和教育的“国家项目”。俄罗斯经济正在恢复国家控制,也许,这正是“普京大帝”想要的。

 

(参考资料:《The New Map》,丹尼尔﹒耶金先生著。转载或引用请务必联系“清泉能源”)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