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我们是不是夸大了拜登新政府空袭叙利亚的行为?

我们是不是夸大了拜登新政府空袭叙利亚的行为?

2月25日,作为拜登政府上台后在中东“战场”和该地区地缘政治博弈的“首秀”,美军对位于叙利亚东部伊朗支持的一个民兵据点发动空袭。袭击地点位于叙利亚东部与伊拉克接壤的边境地带。
截至26日,空袭已导致至少22人死亡。对于美国的“棒喝”,叙利亚、伊朗、俄罗斯等国对此予以强烈谴责。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26日表示,俄方强烈谴责美国空袭叙利亚的行为,呼吁美国无条件尊重叙利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俄方反对任何把叙利亚领土变成地缘政治斗争舞台的行为。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同日表示,美国针对叙利亚的打击是侵略行为,此举明显违反了国际法,破坏了叙利亚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对此,我们不禁要问,拜登政府上台伊始,为何“匆忙”打击叙利亚?有专家认为,拜登政府在中东准备下一盘“大棋局”,拜登此举标志着美国中东政策的重大的战略性转变。是这样吗?
 
其实,美国新政府此次“匆忙”打击叙利亚,只是一次非常克制且低调的军事行动。用著名中东问题专家李绍先先生的话说,“这本来就是一次被动的、报复性的、警示性的、有限和克制低调的军事行动而已。”清泉对此深以为然。要知道,相比拜登的克制,2017年4月,特朗普上台后,首次对叙利亚的空袭的“排场”要大很多,包括从航母上发射了数十枚巡航导弹。
 
具体是,2017年4月6日,位于地中海东部的美国军舰向叙中部霍姆斯省的沙伊拉特军用机场发射59枚战斧式巡航导弹。以报复4月4日,叙利亚伊德利卜省南部的汉谢洪镇发生疑似化武攻击,据传,叙政府军实施了此次攻击。
 
再有,时隔一年,2018年4月14日,特朗普下令美军联合英国、法国对叙利亚军事设施进行“精准打击”,以作为对日前叙东古塔地区发生“化学武器袭击”的回应。
 
接着,2018年5月24日,美国领导的国际联军战机对叙军方位于阿尔布卡迈勒和赫梅梅之间的多个阵地实施打击。据称,美军的空袭不但造成叙利亚政府军的伤亡,还导致周边油田设施部分被炸毁,“至少需要数千万美元的投资才能恢复生产”。
 
还有,2018年6月11日,美国领导的国际联军在叙利亚东北部哈塞克省发动空袭,造成18名无辜平民死亡。
 
可以看出,近几年,美军对叙利亚的空袭已成“常态化”趋势,尤以2018年为甚。美军2018年上半年频繁打击叙利亚政府军的目的在于,当时叙利亚政府军在战场上取得节节胜利,大有彻底扭转战局之势。为阻止叙利亚政府军收复失地,美国陆续发动攻击,以让反政府势力获得喘息。
 
回到此次拜登政府下令空袭叙利亚,之所以引入注目,原因在于此举是拜登上台后,在中东地区的“首秀”。大家都想知道,相对于特朗普式的“毫无章法”的、“扫射式”的打击,拜登上台伊始,体现其执政风格的、与特朗普大为不同的“点射式”的、理智的打击目标究竟会是谁?是叙利亚,也只能是叙利亚了。叙利亚是目前美国仍然可以“随意”打击的中东地区的“最软的柿子”。
 
此次拜登总统下令美军空袭叙利亚,主要是为了报复最近在伊拉克北部埃尔比勒发生的火箭弹袭击。2月15日,伊拉克什叶派民兵袭击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埃尔比勒机场,致使1名美军承包商死亡。所以,必须要有所反应,不然新总统上台会被指责太软弱。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战略考量,美国是在刷刷“存在感”的同时,敲打一下叙利亚背后的伊朗。我们知道,叙利亚阿萨德﹒巴沙尔政权之所以到现在屹立不倒,主要靠域外大国俄罗斯和本地区大国伊朗的强力支撑。特别是伊朗,阿拉伯之春后及叙利亚内战以来的数年,伊朗通过经济支持、军事援助、派兵参战、直接指挥战斗等方式,成为了叙利亚政府最强有力、最现实的支持力量。伊朗由此将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地区连成一片,形成了名副其实的什叶派“新月地带”,成为唯一一个控制着四个首都(德黑兰、巴格达、大马士革、贝鲁特)的地区“超级强国”。由于美国中东政策的失误,导致伊朗的意外做大和崛起,这是美国及其中东盟友以色列、沙特等国绝对不能容忍的。
 
因此,此次拜登总统下令打击叙利亚境内的亲伊朗民兵组织,实际是敲山震虎。在全球都在关注美国新政府和伊朗的下步关系走向、是否能够重返2015年业已达成的伊核协议(JCPOA)、以及伊朗即将于6月份举行的总统选举的关键时刻,下“先手棋”,在战略上赢得先发优势,在气势上压倒对方,在双方下步可能的接触和谈判赢得有利于自己的筹码,是美国极力争取的。
 
因此,于美国而言,此次空袭叙利亚,也是为重返伊核协议创造条件,敲打一下伊朗。另一方面也是做给盟友看,坚定一下盟友的信心,表明美国在中东还是老大,还是有意愿在中东采取行动的。
 
但估计拜登政府应该不会在叙利亚问题上大包大揽,还是要拉着欧洲一起解决。最大限度地与盟友形成“统一战线”,一起应对美国面临的突出外部挑战,是拜登政府外交政策与特朗普时期最大的不同。在叙利亚和伊朗问题上,大致也会遵循这样的思路。
 
至于俄罗斯和土耳其等其他外部力量对此次空袭的反应,暂时不会有大的动作。美国空袭目标有限,俄罗斯不会过度反应。土耳其的核心利益区在叙利亚北部,只要不动这个地方,埃尔多安就不太会着急。再者,拜登新政府上台以来,俄土两国尤其是土耳其,一直谋求尽快改善对美关系,从现实的角度出发,也不会因为此次事件主动跟美国叫板。
 
尽管我们不必过度解读此次空袭事件,但依然可以管中窥豹,透过此次事件探究一下美国本届政府在中东地区的大致策略,可以用“先入为主、保持控局、遏制伊朗、留有余地”这四句话来概括。其中,留有余地,意味着美国和伊朗的关系未来一个时期将出现一定程度的缓和。但美国是否能够就伊核协议尽快重新进行谈判并达成共识,进而解除对伊朗的制裁,清泉认为这种可能性并不大。特朗普执政期间通过“极限施压”等手段在中东地区形成的威慑力,也是拜登这届政府竭力维持和保留的。当然,拜登政府将会以寻求与伊朗有限缓和为发力点,争取早期政绩。就在2月18日,美国务卿布林肯与英、法、德三国外长视频会晤,重申“如果伊朗重新严格履行核协议,美国将同样做并与伊朗接触”。
 
回顾过去十年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可以看出,从奥巴马到特朗普再到拜登,随着美国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度显著下降,其对中东事务的兴趣也在下降。拜登的中东政策与特朗普会有战术上的明显区别,但在总体姿态和战略层面不会有根本变化。拜登政府将在减少美国对中东的过度投入与保持对中东的主导影响力之间寻找平衡。
 
对了,还要说一句,2021年还是阿拉伯之春10周年,这10年来阿拉伯世界社会动荡一直不息,2021年不排除有新的爆发。
 
(图片来自网络。原创不易,转载或引用请务必先联系“清泉能源”。本文观点仅代表清泉本人,与清泉所在工作单位无关。)
 
(文中的部分观点来自中东问题专家秦天、李亚男博士,特表感谢。)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