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2021年的拉美:面临新的“失去十年”?

2021年的拉美:面临新的“失去十年”?

写完了中东、中亚和非洲,本次微文说说拉美,也是此次各地区宏观环境分析系列文章的最后一篇。
 
年初,总部位于纽约的全球最大的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是发布了一份《2021年全球十大风险》的报告,拉美赫然在列,其标题是:令人失望的拉丁美洲(Latin American Disappoints)。这足以看出,至少在欧美主流专家和智库眼里,2021年的拉美充满困难和挑战,拉美的问题可能会拖累全球的表现。
 
稍微了解一点拉美的人都知道,拉美经济社会发展的黄金时代出现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彼时,美苏冷战正酣,作为美国的后院,拉美既是前苏联觊觎和设法插手的对象,又是美国必须守住的“阵地”。彼时的拉美,以委内瑞拉、阿根廷、秘鲁、智利等国为代表,在美西方的大力扶持和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及“芝加哥学派”的指引下,加之本地区石油等能源资源开发的处于兴盛期,使得该地区大有赶超欧美之势。彼时,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的拉美已经把亚洲、非洲等同为第三世界的国家甩出了很远。
 
遗憾的是,进入八十年代,拉美经济的疲态尽显。该地区大多数拉美国家经历了极为严重的经济和社会困难,也可能是这些国家现代史上最严重的困难。经济停滞、通货膨胀、巨额外债这“三座大山”相互关联相互制约,死死压在拉美民众的头上,一直困扰着拉美。“中等收入陷阱”现象由此而来。直到现在,防范经济发展“拉美化”,防范“中等收入陷阱”一直是世界范围内新兴国家热议的话题。
 
八十年代的拉美被称为该地区“失去的十年”。
 
九十年代及本世纪头十年,在经济全球化和能源矿产资源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情况下,拉美的经济社会发展有所恢复和好转。
 
而如今,在新冠疫情和经济崩溃的双面夹击下,未来一个时期的拉美并不被看好,极有可能再次出现“失去十年”。这是否是“危言耸听”?
 
先看看2020年的情况。
 
2020年,拉美沦为仅次于中东之后的,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又一大“重灾区”,经济社会发展进一步恶化,域外大国频繁干涉和制裁,地区内部的“左派”和“右派”国家继续交恶。
 
比如,拉美头号大国巴西成为地区疫情的“震中”,截至2020年底的感染数量已超过770万人,仅次于美国、印度位列全球第三;地区各国政要接连“中招”,巴西、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多美尼加总统,委内瑞拉制宪大会副主席、哥伦比亚副总统等政要均感染新冠。
 
还有,内外冲击之下,拉美经济交出近百年最差成绩单,来自彭博社的数据显示,全年地区经济衰退8%以上,再度成为全球经济表现最差的地区。
 
另外,美国多重手段加大对拉美“后院”的控制力度,矛头直指中国。一方面,美国“趁疫发难”,加大制裁委内瑞拉、古巴等左翼国家,公然“悬赏”抓捕马杜罗总统;另一方面,积极拉拢右翼国家,向巴西、秘鲁、哥伦比亚等国提供抗疫物资,派遣蓬佩奥访问拉美。同时,美加大对我政策反制,抛出所谓“美洲增长”“重返美洲”倡议,并在所有美驻拉美使领馆增设“中国事务官”,全力搜集我在拉美活动情报,伺机干扰破坏中拉合作。
 
2021年的情况如何?
 
展望2021年,拉美短期内仍难有效控制新冠疫情,确诊人数突破千万人将是大概率可能,2021年各国仍将继续被迫在严防严控与复工复产间进行艰难平衡。与此同时,为应对疫情,各国已出现大量财政赤字,导致地区国家内外债务负担攀升,2021年拉美经济或出现2%-5%复苏性增长,但稳定性和持续性均大打折扣,甚至部分国家可能因财政危机和债务危机而出现“黑天鹅事件”。与经济金融领域的巨大不确定性相比,拉美政治和社会领域将不可避免迎来更深一步的对立与动荡。智利、秘鲁、厄瓜多尔等国举行大选,左右博弈在“后疫情时代”将更趋复杂;疫情导致的贫富分化加剧、政治治理失效等问题将加剧社会斗争。拉美的2021年将在政治、经济、社会领域迎来深度调整。
 
这里重点说说拉美地区2021年的选举。与非洲类似,2021年也是拉美地区的“选举之年”。今年的选举日程繁重,阿根廷、墨西哥将举行立法机构选举,厄瓜多尔、秘鲁和智利将举行总统选举,五国都因应对疫情而大幅增加财政开支,导致入不敷出,贫困、不平等和高失业率加剧,选举压力叠加经济困境诱发多国社会动荡。
 
在阿根廷,鉴于经济形势严峻,总统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将从中期选举中走弱,从而进一步削弱他实施财政调整和降低通胀的能力。
 
在墨西哥,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兹·奥夫拉多尔(AndresManuel Lopez Obrador)仍将保持很高的威望与控局能力,他执政的莫雷纳(Morena)政党将在下议院保持多数席位。
 
在即将举行总统选举的拉美国家,持续高企的社会不满情绪始终困扰着统治集团,这种不满情绪很容易为民粹主义候选人敞开大门。这种情况在厄瓜多尔最为突出,现任总统莱宁·莫雷诺·加尔塞斯(Lenín Boltaire Moreno Garcés)因身体原因可能不再连任。温和的候选人吉列尔莫·拉索(Guillermo Lasso)在今年的总统选举中将面临一场“恶战”。该国正在推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贷款计划和国家经济稳定或将因选举出现波折。
(萨加斯蒂宣誓就任秘鲁总统)
 
在秘鲁,事情要复杂得多。这里多说几句。2019年9月,前总统马丁·比斯卡拉解散国会,此举成为当年政坛的风向标事件,也标志“府院之争”升级到白热化阶段,此后政府与国会对立色彩渐浓,冲突愈加频繁。2020年9月比斯卡拉在联合国成立75周年高级别纪念会上发表讲话,表示他将于2021年7月28日卸任,在秘鲁独立200周年的日子,把权力移交给他的继任者。继任者将在2021年4月11日举行的大选中当选。但还没等到这一天,11月9日,秘鲁国会以105票高票通过总统弹劾动议案,比斯卡拉宣布辞职。10日,国会主席梅里诺当选成为临时总统并成立过渡政府,同日下午,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示威游行在首都利马爆发。14日,秘鲁爆发二十年来最大规模抗议活动,15日梅里诺向国会递交辞呈,16日紫党议员萨加斯蒂经国会选举接任临时总统,同时就任国会主席。秘鲁四年间已是四换总统,“不稳定”成为秘鲁政治的最大特征。目前,秘鲁疫情拐点尚未到来,抗疫仍面临严峻挑战;经济形势雪上加霜,复苏前景愈加黯淡;反对派控局能力较弱,秘鲁政治乱象已成定局。秘鲁政府改革难以推行,反对派的反腐运动也难以为继,造成无论谁当选在推动政治互信与经济发展作为方面都将受限的局面。
 
在智利,选举周期与宪法改革同时进行,可能会发生更暴力的抗议活动。威胁要扭转当前政策方向的左派候选人将具有竞争力。
 
总之,如果给未来五年拉美的定位:民粹主义也许会抬头,政治博弈会加大,社会性问题会突出,经济整体形势不乐观。
 
最后,说说拉美地区的油气资源及对外合作的情况。拉美地区(中美洲和南美洲)的石油资源非常丰富,截止2019年底的探明剩余可采储量约520亿吨,占全球的18.7%,在全球各大地区中仅次于中东;天然气资源也不少,探明储量8万亿立方米,占全球的4%。长期以来,拉美地区油气资源对外开放,合作政策灵活,是全球石油投资和资产收并购活力度最高的地区之一。
 
未来一个时期,在油气合作动向上,将呈现以下几个特征:一是巴西海域的深水超深水开发一枝独秀、一骑绝尘。目前,中国石油企业开始热衷投资巴西海域,三大石油央企竞相参股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的盐下超大型勘探开发项目,玩家还包括一些欧美石油巨头。中国公司要在注重提升深水管理与作业能力的同时,更要防范风险,主要是投资回收的风险。二是美国拜登政府或将调整对委内瑞拉的外交政策,如果对委石油制裁出现松动,则将是2021年拉美地区最大的能源“突破”。三是圭亚那海域陆续取得的规模油气大发现,将继续吸引埃克森美孚等巨头继续往里面“砸钱”。四是阿根廷等地区的页岩油气开发或将涌现一波热潮。
 
(原创不易,转载或引用请务必先联系“清泉能源”。本文观点仅代表清泉本人,与清泉所在工作单位无关。)
 
(文中的部分观点来自欧亚集团的分析报告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国际战略与安全形势评估》(2020/2021),同时现代院拉美所孙岩峰研究员对此文亦有贡献。)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