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2021年的中东:低油价下的国家迷茫

2021年的中东:低油价下的国家迷茫

 


中东是世界地理的十字路口,是全球文明和宗教文化的“交汇点”,是大国博弈的舞台和“竞技场”,是帝国走向衰弱甚至灭亡的“滑铁卢”……

当然,中东也是全球油气最为富集的地区,48.1%的石油剩余探明可采储量和38%的天然气可采储量都集中在这里,这里是全球能源地缘政治冲突最为激烈的地区。

 

想预测或者研判2021年的中东,还得先看看2020年的中东发生了什么。我们都知道,2020年哪个国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均遭遇了程度不同的新冠疫情和“百年未有之大瘟疫”。而中东地区似乎更惨。2020年,中东地区遭遇严重疫情与超低油价的双重暴击,IMF甚至称中东经济出现了半个世纪以来最严峻局面。与此同时,美国与伊朗的“斗法”力度不减,但伊朗继续保持战略耐力。还有,部分阿拉伯国家在外部压力下选择与以色列建交,阿以关系取得历史性突破。

 

进一步说,2020年的中东地区局势呈现“三三四”特点。第一个“三”是中东地区的三大地缘政治集团之间的关系更趋平衡,一是以沙特、埃及、阿联酋为代表的保守逊尼派阿拉伯国家,二是以土耳其、卡塔尔、利比亚西部阵营组成的激进逊尼派国家,三是以伊朗、叙利亚和黎巴嫩真主党、伊拉克民兵等什叶派主导的国家和势力。第二个“三”是该地区近十年来上演的三大内战的炮声依旧,一是叙利亚冲突继续在阿萨德政权与反政府势力之间展开,二是利比亚东西阵营在2020年展开了轮番激战,三是也门的局势打打停停、以打为主。第三个“四”指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在2020年实现了重大突破,阿联酋、巴林、苏丹和摩洛哥四个国家相继和以色列实现外交关系正常化。另外,伊朗始终是中东问题的焦点,从年初“圣城旅”总司令苏莱曼尼在伊拉克被导弹精准打击致死,到岁尾顶级核科学家法赫里扎德在德黑兰市郊被机枪扫射不治而亡,这一年的伊朗可谓祸不单行

 

“满眼荒唐事,一把辛酸泪”。

不管怎样,2020年总算熬过去了。2021年的中东到底会怎样呢?恐怕依然不好过。


2021年,中东局势最大的外部变量是美国拜登新政府上台可以预见的是,拜登的中东政策与特朗普会有战术上的明显区别,但在总体姿态和战略层面不会有根本变化。战略上,从奥巴马到特朗普再到拜登,美国对中东能源的依赖度明显下降,对中东事务的兴趣也在下降。拜登政府将在减少美国对中东的过度投入与保持对中东的主导影响力之间寻找平衡。战术上,拜登政府将会以寻求与伊朗缓和为发力点,争取早期政绩。随着美国伊朗的有限缓和,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趋势将延续。

 

2021年,中东局势最大的内部变量是油价对于中东大多数国家而言,油价的高低意味着经济基本面的好坏,意味着民众失业率的高低,意味着民众上街游行次数的多少,意味着政局动荡的缓解与升级。而且,2021年是“阿拉伯之春”10周年,这10年来阿拉伯世界社会动荡一直不息,2021年不排除有新的爆发。而且,新冠疫情的蔓延会让所有的国家承受极大的压力,“国民染疾、经济受创”仍将持续。

 

让我们来看看具体有代表性的国家。


伊拉克对油价依赖最高,面临的挑战也最为严峻作为欧佩克如今第二大石油生产国,2021年,伊拉克的财政盈亏平衡油价大约是64美元/桶。伊拉克政府收入的90%要依靠石油。低油价意味着政府无法承担基本的财政开支,货币贬值和经济通胀无法避免。加上政府治理不善和疫情应对的严重不力,经济形势的不断恶化将引发更多更暴力的抗议示威活动,当下一个典型便是油区附近的武装力量对油田生产作业区(特别是外国投资者参与的作业区)的“勒索式”袭击和滋扰。伊拉克2021年6月将迎来新的议会选举,现任总理卡迪米的连任尚有不确定性,长期脆弱的国家政治体制将面临巨大压力,而巴格达中央政府也显得愈发难以控制伊朗所支持的什叶派民兵组织。

 

沙特即将面对拜登时代的“冷落”,好日子似乎到头了2021年,沙特的财政盈亏平衡油价大约是68美元/桶。过去四年的特朗普执政时期,是二战以来美国和沙特两国关系史上的又一个“蜜月期”,也是沙特在内政上的“安逸期”和外交上的“冲动期”。沙特动辄与卡塔尔等兄弟国家断交、动辄打击也门胡赛武装,均是沙特王储默罕默德﹒萨勒曼(小萨勒曼)的“伟大政绩”。但面对2020年以来的超低油价,小萨勒曼不得不在其标志性的“2030年愿景计划”中大幅削减开支,同时减少对民众的补贴。2021年,小萨勒曼将不得不感慨“在白宫没有强援了”。尽管沙特努力寻求与拜登政府在能源领域开展合作,但中长期来看,拜登支持绿色能源转型对沙特而言是个沉重打击


阿联酋的发展模式将继续引领中东,将在传统能源和能源转型之间谋求平衡2021年,阿联酋的财政盈亏平衡油价大约是66美元/桶。但阿联酋的国家转型遥遥领先于其他阿拉伯国家,这主要得益于阿联酋领导人及迪拜等酋长国当家人的战略视野和开放合作的政策。除了石油这一经济支柱产业,阿联酋的金融服务业、港口贸易业,甚至会议会展业等,均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再加上阿联酋主动融入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因此,在超低油价下,阿联酋的回旋余地更大。同时,阿联酋在能源转型和新能源发展上也遥遥领先于其他中东国家。据称,阿联酋在2021年世博会后,将继续把迪拜打造成一个“未来城市”,在这个城市将全部使用非化石能源,交通出行将实现100%的智能化。

 

土耳其的“张狂”仍将继续,2021年可能会搅动东地中海地区出现更大的动荡。过去数年,埃尔多安总统的表现更像昔日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苏丹的风范,四处出击、四面树敌。2020年,土耳其和埃尔多安主动掺和的地缘政治冲突至少包括:叙利亚战争、利比亚代理人战争、纳卡冲突、东地中海海域主权冲突、塞浦路斯两国方案、美国和欧盟的制裁、移民问题、购买俄罗斯S-400导弹等。2021年,地区强国尤其是土耳其四处干预的态势还将延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规制埃尔多安行为的大国领导人陆续下台和离去,特朗普下台了,默克尔也将很快离任,就连埃尔多安断断续续的支持者——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对这位土耳其领导人越来越失望。而目前,作为土耳其“财政支持者”的卡塔尔,随着其和沙特关系的改善以及在海外合作委员会(GCC)面临的压力减轻,将更加灵活地与埃尔多安保持距离。无奈之下,四面受困的埃尔多安也许在上述地缘政治问题上采取更加强硬的行动。尤其在能源问题上,可能将在东地中海地区掀起更大的风浪。

 


阿曼和科威特刚刚经历国家元首的变更,2021年开启转型之路2021年,阿曼和科威特的财政盈亏平衡油价大约分别109美元/桶和是66美元/桶。阿曼新任苏丹正在推行财政改革,也对此更有信心,但转型之路依然充满挑战。科威特新任埃米尔接手的是一个过于臃肿的政府部门,公务员薪资在财政预算中占比近半,而削减这些开支绝非易事。科威特精英阶层正在公开探讨其货币重新盯住美元的政策,这可能会在海湾地区触发一系列连锁反应。

 

可以看出,中东地区的油气生产国在2020年过得颇为艰难,2021年的情况也许会更加严峻。

 


对了,需要提一句的是,2021年于中国的中东外交而言,也许是值得期待的一年。2021年预期会召开中阿首脑峰会,2021年也是中国与伊朗、土耳其两国建交50周年,相应会有一些政治外交活动。加之美国伊朗关系的缓和,可能使得伊朗投资环境、伊拉克安全形势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我国石油企业在中东的投资环境有望改善,也可能出现一些新机遇。

 

(原创不易,转载或引用请务必先联系“清泉能源”。本文观点仅代表清泉本人,与清泉所在工作单位无关。)

(文中的部分观点来自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国际战略与安全形势评估》(2020/2021)和“欧亚集团”的“2021年世界十大风险报告”,同时现代院中东所秦天、唐恬波博士对此文亦有贡献。)

 



推荐 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