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从“2020中国中东学会年会”看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的中东

从“2020中国中东学会年会”看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的中东

中东是什么?中东是世界地理的十字路口,是全球文明的交汇点,是大国博弈的舞台,是帝国的坟墓。中东从不缺热点,从不缺新闻。中东还是全球石油天然气最为富集的地区,全球探明石油可采储量的48%和天然气储量的38%都在中东。
 
作为石油人,而且是经常关注和研究中东的石油人,清泉有幸参加了10月24日由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也是“中国非洲研究院”)举办的“2020中国中东学会年会”,今年年会的主题是:全球性问题与中东。会议精彩纷呈,通过一场大会主旨论坛和和四场平行主题论坛,共有50多位国内中东问题专家,围绕“世界格局的变化与中东地区格局的重构”“中东地区‘反恐’与‘去极端化’路径”“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对中东国家的影响”等6个分议题进行了发言。干货满满,收获颇丰。
 
如何解析2020年的中东?结合今年年会上专家们的观点,清泉这里斗胆提出一个概括中东2020年局势的“五四三二一”框架。
 
所谓“五”,即中东地区活跃着阿拉伯、波斯、犹太、突厥、库尔德五大民族势力,在2020年有其新特点新动向;所谓“四”,指当前中东地区存在伊核、叙利亚、也门、东地中海四大危机;所谓“三”,指中东2020年以来面临新冠疫情、超低油价和土耳其扩张带来的三大挑战;所谓“二”,就是指2020年持续存在的两条主线,分别是伊斯兰什叶派与逊尼派宗教争斗的主线,和域外大国与地区强国地缘争斗的主线;所谓“一”,就是2020年在中东地区出现的一个重大突破,即三个阿拉伯国家(阿联酋、巴林和苏丹)与以色列实现外交关系正常化。下面一一道来。
2020年,中东地区阿拉伯、波斯、犹太、突厥和库尔德五大民族势力此消彼长,出现了一些新动向。首先,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余波直到现在尚未平息,社会失序、政局动荡在叙利亚、利比亚、也门、苏丹、埃及等阿拉伯国家持续存在,正如某著名中东问题特使在此次年会主旨演讲中指出的,“阿拉伯国家的整体实力已降至新的历史低点,沙特、卡塔尔、阿联酋、巴勒斯坦和苏丹之间互有矛盾冲突、关系非常紧张,阿拉伯世界越软弱越不团结、越不团结就越软弱。”
 
其次,作为波斯文明唯一代表的伊朗,在2020年继续高调渗透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意识形态和军事力量扩张有增无减,“什叶派新月地带”继续做大,但随着年初伊朗对外征战的统帅级人物苏莱曼尼遭遇美国击杀,伊朗的对外扩张遭遇挫折。
 
再次,在美国的支持、偏袒和主导下,以色列抓住特朗普及其女婿库什纳强力支持的“机会窗口”,抛开巴勒斯坦,与其他阿拉伯国家“眉来眼去”,巴以和谈、“两国方案”前景黯淡。犹太势力空前壮大。
 
第四,土耳其在其“哈里发”般的领袖——埃尔多安的带领下,四处出击,除了在叙利亚继续保持军事存在和重要影响力,还强力介入利比亚东部和西部阵营的冲突,强力介入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的“纳卡冲突”,在全球多地上演“俄土博弈”的大戏,从事着与其综合国力根本不相称的“战略冒进”,试图恢复昔日奥斯曼帝国的荣光。
 
第五,处于伊拉克和叙利亚北部、伊朗西南部、土耳其南部“中间地带”的库尔德势力,长期以来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但随着美国重新加强在叙利亚的军事力量,库尔德人2020年似乎又有了新的信心和底气。
2020年,伊核危机、叙利亚危机、也门危机和东地中海危机困扰着中东,该地区整体性、系统性风险持续攀升。一是美国因伊核问题持续对伊朗进行“极限施压”,用会上中东问题专家的话说,2020年的美伊博弈走出了“N”字形态势,先是因为苏莱曼尼遭击杀事件,美伊冲突升级,大有战争一触即发的态势;随着三月份超低油价来临和新冠疫情在伊朗爆发,伊朗开始变得“低调”,有意管控风险,压低声调;最近一段时间,随着美国继续主张对伊朗的武器禁运,美伊冲突再次升温,美伊两国在伊拉克地区“暗战”的力度不减。
 
二是叙利亚危机依然看不到解决的希望。直到最近,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居民还像地狱般生活:不断的火炮炮击,几乎每天的武装分子袭击和炮弹在头顶飞舞。叙利亚70%的国土已经被战火蹂躏成废墟,超过一半(约1100万)叙利亚人逃离家园,远离故土。俄罗斯、美国、土耳其、伊朗、叙政府军、反对派力量等在叙利亚上演着“多元复合博弈”。
 
三是也门危机持续发酵。过去两年,也门局势历经波折。国际社会和也门各方为政治解决也门问题付出很多努力,先后达成《斯德哥尔摩协议》和《利雅得协议》,取得积极进展。遗憾的是,有关协议未能得到有效落实。近期也门多个地区冲突升级,政府军和胡塞武装等各方势力在域外国家的裹挟下,代理人战争打打停停,彼此严重缺乏互信,政治进程陷入僵局,人道危机日益加重,超过400万人流离失所。
 
四是随着东地中海地区的天然气取得重大发现并在以色列、埃及等国家投入开发和利用,该地区的能源地缘政治博弈在2020年空前复杂。一方是土耳其和利比亚达成的战略协作并在地中海进行划界,一方是法国支持下的希腊、塞浦路斯、埃及等国通过“东地中海国际论坛”加强合作。双方互不相让,似有爆发冲突的危险。特别是土耳其和希腊的对抗已经到了擦枪走火的边缘。
(伊朗的导弹是美国的心头大患)
 
2020年,中东地区面临新冠疫情、超低油价、土耳其扩张带来的三大挑战,社会民生恶化、地缘政治动荡加剧。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中东各国措手不及。疫情最先在伊朗爆发。截止目前,中东地区已有超过7万人死于新冠,且随着秋冬季来临,第二波疫情在中东地区似已来临,当前该地区每天新增病例超过2万,带疫解封、带疫复产更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
 
2020年,因3月初的“OPEC+”减产未达成协议,沙特和俄罗斯大打价格战,再加上新冠疫情造成全球油气消费骤降,最艰难的四月份,全球油气消费量同比上年下降25%,导致油价断崖下跌,达到新的历史低点,甚至出现负值的历史奇葩。这对长期以来对内以“石油换稳定”、对外以“石油换安全”的阿拉伯产油国带来极大挑战,石油收入一直占据阿拉伯国家财政收入的半壁江山,有的国家甚至高达90%以上。油价的巨幅下跌导致社会民生恶化,沙特等国被迫改变一直以来的高福利社会模式,开始向民众征税。
 
2020年,土耳其的“手”越伸越长。利用其“东西方跳板”“欧亚桥梁”“能源枢纽”的地缘优势,继续在全球扩张。最近,由于埃尔多安总统执意购买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导致美国对土耳其非常不满,致使美土关系陷入了趋于破裂的境地。
(埃尔多安的“哈里发”帝国雄心)
 
2020年,伊斯兰什叶派和逊尼派教派争斗,以及以美国为代表的域外大国和以伊朗为代表地区强国的地缘争斗,一直是贯穿全年的两条主线。一方面,以沙特为领头羊的伊斯兰逊尼派和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之间的博弈,以及以亲穆兄会和反穆兄会两个国家阵营之间的对垒,始终左右着今年中东地区局势变化。也门的代理人战争,实际上就是沙特和伊朗在也门的PK。另外,对于土耳其和卡塔尔等亲穆兄会的国家,和像沙特、阿联酋等反穆兄会的国家之间,两大阵营的对抗似有上演中东版“冷战”的趋势。
 
另一方面,特朗普当政的这几年,美国在中东的政策呈现“总体超脱、精准介入”的特点。美国在叙利亚危机处理上总体“超脱”,但对以色列、伊朗等涉及美国在中东重大核心利益问题,往往是强力介入。今年五月以来,美国务卿蓬佩奥等一干政客在中东搞起“穿梭外交”,一是说服阿拉伯国家狠怼伊朗、与以色列摒弃前嫌;二是威逼利诱中东国家疏远中国,与美国站在一起。
 
2020年,中东地区出现了一个重大突破,三个阿拉伯国家相继和以色列建交,中东和平进程以一种世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展现。自8月份以来,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阿联酋、巴林和苏丹这三个阿拉伯国家,先后宣布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甚至苏丹这样一直以“坚决反以”立国的“左派”阿拉伯国家,由于其领导人的更换,思维和理念随之变化,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和以色列建交了。让外界感到世事难料。不过,于整个中东国家的和平发展而言,阿以关系正常化是件好事。
 
不得不说,2020年这一轮“阿以建交”,是继1979年埃及以色列关系正常化和1994年约旦以色列建交以来的第三波“建交风暴”,是美国半个多世纪以来主宰中东地区格局走向的又一“动作”,是特朗普中东外交政策的一次“胜利”。
 
不得不说,此轮“阿以建交”,预示着以色列在美国支持下国家综合实力空前强大,倒逼阿拉伯国家不得不放弃长期坚守的“理想主义”,回归务实合作的“现实主义”。
 
还不得不说,新世纪以来,传统的“巴以冲突”,已经让位于伊斯兰世界内部的逊尼派—什叶派对抗,“拯救巴勒斯坦”已经沦落为一种噱头和一些阿拉伯国家的政治工具。而巴勒斯坦人就像“扶不起的阿斗”,其立国的战略意志力逐步消退,安于现状,让人扼腕。
 
以上就是2020年中东局势的“五四三二一”。回望这一年的中东,虽然还没到年底,但可以肯定地说,中东地区既有的政治格局在解体、“碎片化”加剧,美国依然是影响中东局势最大的外部因素,而俄罗斯、土耳其、伊朗等本着国家利益最大化,不惜在该地区“火中取栗”。
 
五大势力、四大危机、三大挑战、两条主线、一个突破,构成了2020年中东地区的“全景式”画卷。扑朔迷离的中东,让人爱恨交加,让人欲罢不能。
 
(原创不易,转载或引用请务必联系“清泉能源”。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