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石油业的黄昏?埃克森被踢出“道指”说明不了什么!

石油业的黄昏?埃克森被踢出“道指”说明不了什么!

 

这几天,石油界和关注能源金融与投资的人士,热议的一个话题是全球石油界的标杆企业——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被踢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JIA,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以下简称“道指”或“道指30”)。

 

“道指”是什么?道琼斯指数是一种代表性强、应用范围广、作用突出的股价指数,也是目前世界上影响力最大、最具有权威性的一种股票价格指数,是世界股市的风向标。通常人们所说的道琼斯指数是指道琼斯指数四组中的第一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其他三组分别是:道琼斯运输业股价平均指数、道琼斯公用事业股价平均指数、道琼斯股价综合平均指数),即以30家著名的工业公司股票的加权平均值,因此,道指亦称$US30。对了,这30家工业公司名单并不是固定的,基本上每两年就要调整一次公司的构成。这就是为何埃克森美孚公司这次被踢出,而有其他替代公司成功进入的原因。

 

道指30的示范意义是强大的,已经超越了资本与金融领域。实际上,过去100年,这30家工业企业也是全球企业管理的标杆,是卓越而又基业长青的公司。它们当中出了无数个经典的管理案例、提炼出诸多的管理理论,比如通用汽车公司的“事业部制”模式(遗憾的是,通用汽车现在已不在道指30名单中)。清泉手头有一本英国人写的《管理百年》,将过去100年的管理划分为10个阶段(章节),而每一章节结束时,总要提及这一阶段构成道指30的公司名单。

2010年时的道指30名单

 

 

埃克森公司又代表什么?埃克森美孚是世界上最大的私营油气生产商,是1870年洛克菲勒先生创办的标准石油公司的最大的衣钵传承者,此前就叫“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1999年与美孚石油公司合并后,成为埃克森美孚公司。公司在全球范围内从事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和开采业务。埃克森美孚于1928年加入道指,是2018年通用电气被移出道指后,现存的道指最古老成分股。埃克森美孚于石油业而言,分量不言而喻,它是领头羊,是旗手,是典范,是过去半个世纪平均盈利能力最强的石油公司。

 

由于“道指”的影响力太大,也由于埃克森公司的影响力太大,埃克森公司被踢出“道指”,还是引起了很多人无限遐想,除了对埃克森公司近年的资本市场表现表示震惊和失望外,更多的是对公司所在行业——石油业的担心。从21世纪第二个十年,新能源加快发展以及人们对低碳环保的渴求中可以看出,石油业的黄金时代似乎已经过去,开始走下坡路。而此次作为石油业“皇冠上明珠”的埃克森公司被踢出“道指”,让绝大多数人对石油业的衰退更加肯定了。

 

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首先,被选入和被踢出“道指30”,并不代表被选入公司所在行业的辉煌和被踢出公司所在行业的没落,只是一个动态管理的过程,要以平常心对待其动态管理,从有些公司被踢出几年后又重新加入的事实可见一斑。

 

比如1999年11月1日,雪佛龙、固特异轮胎和橡胶公司、西尔斯公司和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从“道指30”中剔除,加入英特尔、微软、家得宝和西南贝尔公司。英特尔和微软成为首两家从纳斯达克调换到道琼工业指数的公司。

再如,2004年4月8日,国际纸业、AT&T和伊士曼柯达公司被辉瑞制药、Verizon和美国国际集团代替。

又如,2005年12月1日,AT&T重返道琼工业平均指数。2008年2月19日,阿尔特里亚集团(Altria Group)和霍尼韦尔国际公司(Honeywell)被剔除出道琼工业平均指数,加入美国银行和雪佛龙。

还有,2009年6月,通用汽车(GM)申请破产保护,该公司退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由思科取而代之,思科于2009年6月8日正式成为成份股。

 

从上可以看出,雪佛龙石油公司继1999年被踢出道指30后,2005年又重新加入,类似的还有AT&T、霍尼韦尔国际公司等。因此,一家企业能否留在道指30榜单中,能否加入榜单,主要取决于当时该企业的业绩和财务表现。当然,行业态势、市场环境也是影响企业表现和盈利能力的重要因素,但绝非核心决定性因素。一家优秀的公司在“低景气”的行业周期中,总能排除万难,通过技术、管理和人才的创新,找到突破口,从而在下一轮的行业发展中率先走出低谷,实现卓越业绩。


其次,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全球石油业起起落落,已经经历了至少六轮行业性衰退与复苏,只是最近20年,石油业的衰退与复苏的周期愈加短暂,节奏明显加快清泉曾经总结过过去半个世纪,石油业历次的衰退与复苏,具体可以看看“油价暴跌真相:当我们看不清未来时,看看历史吧!”这篇文章,这里不再赘述。

 

其实,导致石油业(含天然气)衰退和导致其复苏的缘由都很简单直接。回顾历史和现实,可以发现,导致石油业衰退的原因无非就是全球经济衰退、类似2008年华尔街崩盘这样的突发性经济金融危机、类似1990年海湾战争这样的突发性地缘政治冲突、以及类似OPEC领头羊沙特突然释放大量产能等“导火索”;导致石油业振兴的原因也无非就是全球经济向好、类似页岩油气开发技术突破、类似中国这样新兴而庞大的经济体对油气的需求激增、类似“石油峰值论”这样的操作喧嚣尘上、以及类似华尔街将油价抄到了接近150美元/桶等“助推剂”。石油业就在这样的复苏与衰退的轮换中“花开花落”“冬去春来”。

 

当然,有人说,2014年这一轮油价大幅下跌和行业衰退,与以往几次周期真的不一样。因为新能源商业模式的成熟,因为人类对低碳环保生活方式的向往,这一次的行业衰退是“不可逆”的,是“黄鹤一去不复返”。再加上今年以来的新冠疫情和油价的深度暴跌,行业的“潮水”已退,留下的都是难啃的“石头”了。

 

话恐怕还不能这么绝对。只要石油天然气的综合利用成本在一次能源群组(煤炭、石油、天然气、核能、可再生能源等)处于较低的水平,只要石油天然气相对其他能源品种是安全、便利、稳定和充足的,只要石油天然气在全球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例依然保持在三分之一以上(当前是55%左右),就很难说,石油业的“黄昏”已经来临。况且,天然气及LNG,作为低碳环保的能源品种,其在化石能源和非化石能源之间的过度作用、其“桥梁纽带”功能正发挥巨大作用。说到底,还是成本在起决定性作用。


再次,埃克森美孚等国际一流石油公司需要反思自己的战略与商业模式,增强忧患意识,加快创新步伐,为全球其他石油公司树立榜样埃克森美孚被踢出“道指30”确实令人震惊,令清泉这样的“石油人”倍感忧伤。

 

确实,今年上半年,在低油价和新冠疫情的冲击下,全球六大跨国石油巨头二季度同步陷入巨亏,英国石油公司(BP)、壳牌、道达尔、雪佛龙、埃克森美孚和康菲石油二季度总的净亏损额达到536.9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748亿元),上半年总亏损为545.7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809.72亿元),也就是说,上述这六家石油公司上半年平均亏损额超过600亿元人民币

今年上半年,埃克森美孚净亏损总计16.9亿美元,去年同期为盈利54.8亿美元。仅美国上游业务方面,埃克森美孚二季度亏损额达11.97亿美元;美国下游业务亏损额为10.10亿美元。其余业务中,仅化学制品板块和非美国地区的下游业务实现盈利。

 

面对被踢出道指,埃克森美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被移除出道琼斯指数不会影响到公司业务,也不会影响公司战略的长期基本面,目前公司的投资组合仍是二十多年来最为强劲的,公司的重点仍是通过负责任地满足世界能源需求来为股东创造价值。希望埃克森美孚能如其所说,在接下来的两至三年内,能够突破目前的困境,一如既往地表现优异,向雪佛龙一样,重新回归道指。


最后,再回到此次被踢出和加入道指这件事。此事源于8月25日标普道琼斯指数的一份声明。该声明中,埃克森美孚、辉瑞公司和雷神技术公司被剔除出道指数,云计算解决方案供应商Salesforce.com、加州生物科技公司Amgen和霍尼韦尔国际公司取而代之。其中,霍尼韦尔公司也是重新加入的。这就更加证明了道指管理的动态性,而与行业的衰退联系不大。

 

当然,人类当前已毫无争议地步入信息时代,一批伟大的、代表信息时代发展方向的互联网企业脱颖而出,它们中的一些代表成功进入道指30,这本是正常而又美好的事情。传统工业企业在走下坡路,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但也不要放大埃克森美孚这件事的影响,它只是道指一个正常的动态调整而已。毕竟,工业化还是这个时代的主流,全球仍有一半以上的国家尚未实现真正的工业化。而且,没有工业化,就没有信息化。

 

(本文参考了“界面新闻”中“十年前曾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如今这家石油巨头却被移出道指”的部分内容。原创不易,转载或引用请先联系“清泉能源”。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