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会议能达成新一轮“减产协议”吗?

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会议能达成新一轮“减产协议”吗?

12月4日,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将在奥地利维也纳召开第177次大会。对于此次会议,焦点问题是,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之间的“减产联盟”( Declaration of Cooperation,也称“维也纳联盟”,ViennaAlliance)将会继续吗?双方是继续保持当前的120万桶/日减产幅度,还是达成新一轮减产协议?若能达成新一轮减产协议,减产幅度是增加或减少?本次会议将对全球石油市场带来什么影响?
 
我们知道,2016年12月10日,为应对当时全球石油市场的“寒冬”和“跌跌不休”的国际油价,以沙特为首的11个OPEC国家和以俄罗斯为首的11个非OPEC国家在维也纳召开会议,达成第一轮减产协议,“维也纳联盟”横空出世。协议决定,自2017年1月起联合减产180万桶/日,其中OPEC国家减产120万桶/日,非OPEC国家减产60万桶。随后的两年里,“维也纳联盟”又达成3次延长减产的协议,基本上是每半年延长一次,减产幅度保持180万桶/日。
 
2018年12月,“减产联盟”达成新一轮减产协议,减产幅度调整至120万桶/日,其中OPEC减产80万桶/日,非OPEC减产40万桶/日。自“减产协议”达成并实施以来,全球原油市场于2017年开始复苏,油价企稳回升,并于2018年7月升至近80美元/桶的高点,最近一年维持在60美元/桶上下。“维也纳联盟”由此成了全球石油市场供给侧的风向标,其影响力越来越大。
 
截至目前,“维也纳联盟”已经连续第6次达成减产协议。如果不出意外,12月4日的第7次减产协议也将顺利达成。道理是显而易见的:首先,全球经济下行趋势明显,IMF已经将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由此前的3.3%下调至2.6左右,这将是过去十年全球经济的最低增长年份。全球经济形势不景气,降低或抑制了对原油消费增长的预期。全球原油供需将仍保持宽松状态,这导致国际油价在2020年有下行甚至大幅下跌的风险。这是所有产油国和出口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限产保价”预计将继续成为大家的共识。有这样的共识,继续延长2018年6月达成的“减产协议”,或形成新一轮的减产协议,均在情理之中。
 
其次,于OPEC领头羊沙特而言,继续延长现有“减产协议”或达成新一轮降幅更大的协议(比如180万桶/日甚至更多),符合其国家利益。一方面,沙特境内最大且唯一的石油生产商——沙特阿美(SaudiAramco)上市在即,稳定或稳中有升的油价对于该公司而言无疑是最重要的外部因素。稳定的油价能够确保沙特阿美良好的业绩和市场表现,这是该公司成功上市、确保外国投资者对沙特的信心所必需的。另一方面,由于沙特境内最大的油田地面处理设施在9月份遭受无人机袭击,导致其原油处理能力大幅下降,降幅达570万桶/日。虽然沙特新任石油大臣和公司董事长阿卜杜勒·阿齐兹在十月初就宣布,沙特已经完全恢复至正常的原油生产和处理水平,但外界难以获得准确的信息。这样的话,2020年进一步减产甚至更大幅度的减产,某种程度上,缓解了沙特的产量恢复压力。换句话说,减产为沙特找到了产量恢复不上去的“最佳借口”。
 
再次,于俄罗斯这一非OPEC产油和出口大国而言,稳定的油价对其亦是极端重要的。2014年3月份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罗斯与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恶交。美国及欧洲发起对俄罗斯的数轮制裁,制裁的力度越来越大。这对俄罗斯的经济增长和国力恢复是重大打击。一个稳定的和相对高企的油价,于俄罗斯而言,显得更加迫切。这也是过去三年来,俄罗斯利用相对高企的国际油价,“偷偷地”开足马力生产,并未100%履行减产协议的重要原因。
 
根据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的专家分析,从过去三年“维也纳联盟”执行情况来看,OPEC国家平均减产执行率超过100&,达到了128%,这意味着沙特等OPEC国家在大部分时间超额减产。而非OPEC国家平均减产执行率79%,大部分时间未完成减产承诺。从主要国家来看,沙特作为OPEC领头羊,保持了良好了减产记录,2019年平均减产量超出其额度近两倍,相对而言,俄罗斯减产执行率则长期在70%上下,大部分时间并没有履行减产承诺。
 
综上,12月4日召开的第七次“维也纳联盟”会议,再次达成减产的可能性较大,甚至不排除达成又一轮更大幅度减产协议的可能性。比如,减产幅度恢复至第一轮期间的180万桶/日。如果这样,与2019年差不多,2020年的国际油价预计将会在55~65美元/桶的区间徘徊。当然,如果伊朗和委内瑞拉这两个产油大国因遭受美国制裁而导致的“出口中断”的局面得以扭转,并恢复或部分恢复出口的话,不排除油价会进一步走低的可能性。
 
进一步讲,我们还可以说,以沙特和俄罗斯领衔的OPEC和非OPEC之间的“维也纳联盟”目前已逐步成为全球石油市场的“调节器”,就像美国页岩油产量目前已成为全球石油市场新的调节器一样,成为过去三年和未来一个时期影响甚至决定国际油价走向的重要力量。
 
(原创不易,转载或引用请先联系“清泉能源”。)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