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新老总统斗法 这个国家又乱了

新老总统斗法 这个国家又乱了

本次微文说说中亚地区五个“斯坦”国之一的吉尔吉斯斯坦。
8月8日,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在议论在吉尔吉斯斯坦(简称“吉国”)刚刚发生的政局动荡事件。当晚迅速查看了国内外各大新闻网站对于该事件的报道,询问了在吉国工作的同事关于此次政局动荡的背景,才知道此次事件的背景是吉国现任总统热恩别科夫和前总统阿坦巴耶夫不和导致的。新老总统“斗法”导致国家出现动荡。
 
谈起吉国,总让人想起2005年那场颜色GeMing——“郁金香GeMing”(Tulip Revolution)。最近几年,关注吉国多了一点,一是这个地方是“一带一路”沿线的重点国家,需要研究;二是著名的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在设计上需要过境吉国(D线共经过五个国家:土库曼、乌兹别克、塔吉克、吉尔吉斯和中国);三是过去几年吉国的安全态势每况愈下,甚至在2016年8月30日发生了恐怖分子袭击我驻吉国使馆的“恶性事件”。
 
那么这一次新老总统斗法又是咋回事?吉国这个国家的政治生态、未来走向怎样?以及此次斗法是不是又有域外大国的干预?
 
 
1 从“颜色GeMing”到“总统斗法”,吉国成了“失败国家”的样本
 
前苏联解体后,中亚地区各“斯坦”国作为曾经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均获得了独立。独立,看似自由了,但抗击风浪的能力也大大降低了。进入新世纪,中亚和独联体诸国除了哈萨克斯坦等少数国家,其他一些国家的和平独立和长治久安遥遥无期,国家仍未步入良性发展的轨道。最为典型的,经常被世人提起的,就是发生在中亚及独联体地区的那三场“颜色GeMing”。
 
首先是“玫瑰GeMing”:2003年11月22日,在格鲁吉亚发生的反对当时总统谢瓦尔德纳泽(此人系前苏联末代总统戈尔巴乔夫的外交部长,和戈尔巴乔夫一起被称为前苏联的“掘墓人”)及其所领导政府的一系列示威活动,其领导人反对党领袖萨卡什维利每次公开露面都拿一枝玫瑰花,因此被称为玫瑰GeMing。最终,萨卡什维利当选总统,反对党建立了民主选举的政府。格鲁吉亚玫瑰GeMing成为后来的“颜色GeMing”鼻祖。
 
其次是“橙色GeMing”(栗子花GeMing,橙色的栗子花是基辅市的市花):2004年乌克兰总统大选中由于没有任何选手达到法律的50%的多数,同年11月21日在得票最多的两名选手维克托·尤先科(其背后的支持者是西方国家)和维克托·亚努科维奇(俄罗斯力挺的对象,2010年当选为乌克兰总统,后来在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中被赶下台)之间举行重选,尤先科的选举活动中使用橙色作为其代表色,在乌克兰全国爆发了一系列由反对派组织的抗议、静坐、大罢工等事件。尤先科在重选中以52%支持率获胜。
 
再就是吉国的郁金香GeMing了(亦作“黄色GeMing”):2005年,吉尔吉斯斯坦进行议会选举,通过两轮投票,西方支持的反对派惨败,他们一方面指责选举进程存在舞弊和违法行为,不承认选举结果;发动反对派示威游行,导致原总统阿卡耶夫辞职并流亡国外,反对派领袖巴基耶夫被推为总统,建立起了西方国家所认同的民主政体。
 
经历过颜色GeMing的国家,都有一个国家恢复转入正常发展轨道的“转型期”或者“阵痛期”。遗憾的是,截至目前,所有经历颜色GeMing的国家,尚没有一个成功实现转型,步入良性发展和实现“良治”(Good Governance)的。包括后来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突尼斯茉莉花GeMing,导致了整个阿拉伯世界失衡;也包括后来的缅甸等,距离成功转型的目标尚远。
 
而吉尔吉斯斯坦就是直到现在仍在动荡和漩涡中苦苦挣扎的“后颜色GeMing”国家,是一个典型的“失败国家”样本。自1990年取得独立地位后,吉国一共经历了5位总统,分别是阿卡耶夫(1993~2005)、巴基耶夫(2005~2010)、萝扎·奥通巴耶娃(女,2010~2011,过渡期总统)、阿坦巴耶夫(2011~2017)和热恩别科夫(2017至今)。令人怪异的是,新老总统“斗法”成了吉国政治生态中的一个正常现象。先是第一任总统阿卡耶夫和第二任总统巴基耶夫之间的争斗,为域外大国所利用,导致发生了“颜色GeMing”;经过中间的第三任总统奥通巴耶娃短暂过度后,到了最近这几年第四任总统阿坦巴耶夫和第五任热恩别科夫之间,又开始上演争斗的大戏了。
 
高层的争斗让吉国陷入长期的“准动乱”状态。一是国家经济发展长期停滞,加上自然资源极端匮乏和体制机制缺乏创新,国家未来的发展让老百姓看不到希望,2018年的人均GDP只有1280美元;二是作为只有19万平方公里、人口630万左右的小国,吉国老百姓普遍热衷街头政治,游行示威成了常态,民众游行示威常常为别有用心的政客所利用,成了打击政治对手的工具,“以人民的名义”在吉国经常上演;三是腐败丛生,系统性、塌方性腐败比比皆是,且长期得不到根治,2018年10月,世界经济论坛在日前发布的《全球竞争力年度报告》中显示,吉尔吉斯斯坦的腐败指数得分仅为29分,进入全球最腐败国家行列;四是社会的长期失序导致吉国成了恐怖分子“偏爱”的地方,加上吉国的山峦叠嶂的地理特点(吉尔吉斯斯坦地形复杂多变,高山与谷底交错,雪山、草地、荒漠、戈壁、河流,各种各样的景致变化无常),从中东等地回流的恐怖分子就更喜欢这里了,最近几年吉国的安全态势不断恶化。
 
 
2 此次新老总统“斗法”可能让吉国陷入长期混乱
 
此次新老总统斗法的背景其实不复杂:2017年卸任的老总统阿坦巴耶夫掌权长达7年,在吉国拥有相当的影响力。新总统热恩别科夫曾是阿坦巴耶夫掌权时期的总统办公厅副主任以及后来的政府总理,曾深得阿坦巴耶夫的信任。如果没有阿坦巴耶夫的支持,热恩别科夫是难以成为现在的吉国总统的。但是,错就错在阿坦巴耶夫有点恋权,“退出江湖”后依然想施加影响力,想当太上皇。也难怪,颜值很高,帅气的阿坦巴耶夫在吉国的人气很旺。但热恩别科夫不甘受人摆布,两个人就从合作者走向了对立面。
 
热恩别科夫上台后,通过议会剥夺了阿坦巴耶夫的“司法豁免权”(在一些国家,前总统为了防止下台后遭清算,往往在下台前,通过立法的形式,赋予自己在下台后免遭起诉的“司法豁免权”。),这样的话,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对阿坦巴耶夫进行抓捕和起诉了。8月7日,热恩别科夫动用国家安全力量前往阿坦巴耶夫的住所对其进行抓捕,但因阿坦巴耶夫支持者的阻扰未成功。8月8月,国家特警对阿坦巴耶夫再次抓捕,未遭遇阿坦巴耶夫支持者的强力阻扰(采取了声东击西的策略),抓捕成功。帅气的阿坦巴耶夫被收监。
 
当然,在新总统及其支持者看来,抓捕阿坦巴耶夫是名正言顺的,除了腐败,阿坦巴耶夫还被指控犯有非法释放犯罪组织头目、非法占有土地建造私人别墅等5项罪名。另外,阿坦巴耶夫是北方楚河州人,而热恩别科夫是南方奥什州人,吉国南北势力长期对立。新老总统内斗也是长期南北矛盾激化的缘故。
 
截至目前,尚看不出有域外大国干预此次新老总统斗法的迹象。新老总统与俄罗斯等域外大国的关系处得都不错。此次动荡应该是纯属内部矛盾。
 
由于新老总统双方的势力相差无几,其背后均有大批的支持者和政治势力,势均力敌。如果此次动荡得不到迅速平息,吉国极有可能陷入长期动荡,国家和社会将陷入分裂,现有政权也难以坐稳。
 
 
3 中吉能源合作将遭遇挑战
 
尽管采掘业是吉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但油气开采并不是其主业,每年产值不到工业总产值的2%。虽然吉尔吉斯斯坦有近百年的油气开采史,但产量极低,石油年产峰值只有32万吨,天然气年产峰值只有3.8亿立方米,相比周边的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油气大国而言,只是小巫见大巫。1985年以后,油气产量呈现逐年下降趋势。
 
由于资金不足或综合开发成本高等原因,吉尔吉斯斯坦国的油气产量始终不高,远不能满足国内需求,每年约95%的全国原油、天然气和石化制品需求需要依靠进口满足。除国内炼厂外,进口油气主要用于冬季枯水期的热电厂发电和热力。
 
具体到中吉两国在油气领域的合作:由于吉国油气资源极度匮乏,中国能源企业目前在吉国尚未有大规模的油气投资与项目合作。至于中下游的炼化产业和销售,由于缺乏经济性,中国油企对吉国下游市场也不是很感兴趣。
 
截至目前,唯一能摆得上台面、且对两国经济政治合作有较大影响力的就是前述的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过境吉国的项目了。从公开的报道来看,由于过境沿线安全风险高居不下等因素,D线直到现在尚未破土动工和有实质性进展。
 
可以预料的是,此次吉国新老总统“斗法”给本来就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的D线项目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对前任的彻底否定,不惜一切代价把前任送进监狱,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生态真的很“韩国”(韩国几乎每一位总统在下台后都遭了殃)。但吉尔吉斯却不具备韩国的特殊地缘价值、高素质的国民和优秀的文化底蕴。加上美俄等域外大国的频繁干预,以专制独裁的方式来运作民主政体,吉国几乎具备了转型阵痛期国家所具备的一切缺点。
 
当然,一声叹息之外,还是希望吉尔吉斯能够尽快地平息此次动荡,尽快走出新老总统持续“斗法”的轮回,实现国家的良治和正常发展。
 
(声明: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清泉本人,文中图片来自网络。原创不易,引用或转载请务必先联系“清泉能源”。)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