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按语:今天有朋友发来一篇金融时报的关于中国石油需求分析的文章,叫“石油需求峰值对中国意味着什么”。看后有一些启发。这篇文章应该反映了国际能源组织和国际能源分析机构对中国石油供需和能源转型的一般看法。为此,清泉做了简要编译,分享给大家。

上个月,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石油高管之一——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执行董事、总裁周心怀先生做出了一个“大胆”的预测,在市场上引起了轰动:中国的石油需求可能在今年见顶。在被问及中国经济放缓可能如何影响国内需求时,周心怀表示,他预计2023年下半年将弱于上半年,表明需求同比放缓,这意味着“今年中国国内石油需求或许将达到峰值”。

而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预计是,中国的石油需求要到2027年才会趋于平稳,并在2030年达到峰值,这是摆脱所有化石燃料的实现能源转型的基本共识。但无论何时,很多机构的分析师们一致认为,中国正接近一个将在全球整个能源行业产生影响的拐点。

国际能源机构表示,中国的石油需求在过去20年里增长了两倍。AB Bernstein高级能源分析师尼尔•贝弗里奇(Neil Beveridge)表示:“我们将看到中国的石油需求在这个十年(2030年前)见顶,然后是全球石油需求。”“中国市场是世界的一个缩影。那里的情况反映出世界石油市场正在发生怎样的变化,”IEA石油市场分析师Ciarán Healy表示。中国对石油需求的减弱,其核心是该国对电动汽车的迅速普及,而中国本土汽车制造商走在了前列。汇丰全球研究(HSBC Global Research)的数据显示,2023年8月电动汽车占中国新车总销量的37%。随着中国电动汽车大规模占领汽车市场,中国对进口原油的依赖正在减少,促使中国能源结构发生转变。

(中国及其他主要经济体石油消费量占全球的比重变化情况)

1// 中国的能源结构将转向煤炭和可再生能源

自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中国一直是全球石油需求的引擎。据英国石油(BP)估计,自2000年以来,全球石油需求增长中约有一半来自中国。在此期间,中国的石油消费量增长了两倍。

尽管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但它作为世界石油市场关键的角色掩盖了一个事实,即石油可以说不是中国能源结构中最重要的部分,而且随着电动汽车普及率的提高,中国对石油的依赖正在迅速减少。

牛津能源研究所(Oxford Institute of Energy Studies)中国研究主管迈克尔•梅丹(Michael Meidan)表示,石油仅占中国能源结构的19%(实际上,2022年仅占17.9%,清泉注)。“从能源系统的角度来看,中国85%的能源需求可能是自给自足的,”她表示。通过电气化车辆,“他们逐渐减少了对汽油和进口石油的依赖。这就是煤炭和可再生能源的用武之地。”

根据BP最新的《世界能源统计评论》(Statistical Review of World Energy),煤炭占中国能源供应的56%,而世界和经合组织(OECD)的平均水平分别为27%和28%。石油和天然气仅占中国能源供应的26%。随着中国汽车的动力越来越多地来自电网,它对国内煤炭和可再生能源的依赖增加了,从而减少了对其他国家的依赖。当其他经合组织国家从煤炭转向天然气等更清洁的化石燃料时,中国却把重点放在了从煤炭向可再生能源的飞跃上。中间转向天然气将增加对全球能源市场的依赖。睿智德(Rystad)高级分析师林晔表示:“中国未来能源独立的大故事在于煤炭和其他化石燃料这一底层,而上层由可再生能源和电池驱动。”

(中国的一次能源消费严重依赖煤炭)

2// 减少石油消费对中国的气候目标意味着什么

2012年,中国修改了宪法,将可持续性置于国家政策制定的中心。

中国的碳排放目标低于其他经合组织国家,其中多数国家的目标是在2030年前将排放量减少25%至30%,并在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印度将碳中和目标定在2070年。虽然中国经济规模很大,但人均水平相对较低。IMF估计,中国的人均GDP不到美国的四分之一。这意味着中国必须在资源密集型增长计划和碳减排计划之间取得平衡。根据欧2020年以来的数据,中国的年人均碳排放量仅为美国的60%。尽管中国有望实现其目标,但绿色转型与能源安全之间的紧张关系仍然是一个挑战。汇丰(HSBC)亚太地区能源转型研究主管李小文(Evan Li)表示:“由于地缘政治问题,自去年以来,能源安全已成为中国的优先事项。”高能源价格和供应短缺“显然引起了很多紧张”,李说。“所以最近我们看到煤炭和化石燃料的使用总体上有所放松。这可能是中国经济放缓的原因之一。”

(中国的人均二氧化碳排放有所上升)

3// 石化产品开始推动中国石油市场

随着石油峰值的临近,中国和全球其他地区的石油市场正日益受到非燃料产品需求的推动——主要是石化产品。IEA表示,到2030年,石化产品将占全球石油需求增量增长的85%。这将促使中国和其他地区的炼油商大举投资,以改造产能。这些炼油商传统上是由生产运输燃料的需求驱动的。睿智德石油交易主管穆克什•萨赫德夫(Mukesh Sahdev)表示:“你不能再看宏观图景,你需要开始考虑单个产品。”“对炼油商来说,生意不会像往常一样了。”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石化产品生产国,其领先优势将进一步扩大。根据摩根大通的数据,自2017年以来,中国的乙烯产量增加了2220万吨/年,并将在2025年底前进一步增加1510万吨/年。

摩根大通亚洲能源主管王英芹(Parsley Ong)表示:“中国已经发生的转型,正越来越多地发生在世界其他地方。”“世界各地的新产能正越来越多地面向化学品。”而且,由于新的产能包括可以直接从原油和燃料油中生产化工原料的技术,中国将减少对石化进口的依赖,并增强制造业供应链的弹性。

(中国的乙烯生产能力不断提升)

4// 新的石油世界里,针对中国石油化工市场的交易正在增多

中国仍具潜力的石油化工市场及相关的技术需求刺激了一系列与外国同行的交易。Dealogic的数据显示,自2022年以来,中国石化行业的外来投资已超过50亿美元。

2023年8月,中国石化与英国英力士(Ineos)签署了一项合资协议,在天津建立一个乙烯生产项目。7月,沙特阿美(Saudi Aramco)以246亿元人民币(合34亿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浙江的荣盛石化(Rongsheng Petrochemical) 10%的股权。而荣盛石化持有浙江石化51%的股权。这是过去一年沙特与中国达成的一系列石化交易中的最新一起。在这些交易中,沙特阿美向中国炼油企业慷慨提供资金,以换取它们购买石油的长期承诺。

(外资针对中国石化市场的交易量在上升)

中国国有企业也在转型,提高资本支出,分析师称这反映出中国在努力提高国内石油产量,并扩大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中国石化的资本支出预算从2019年的1416亿元人民币增长22%,至2022年的1725亿元人民币,增幅为22%。中国海油的资本支出预算同期从720亿元人民币增长30%,至940亿元人民币。上述分析师梅丹表示:“中国石油正在进军可再生能源领域,中海油正在利用其对海上风电的了解。”“由于拥有庞大的零售业务,中国石化正试图进军氢燃料电池汽车领域……这些事情是对他们已经在做的事情的补充。

梅丹进一步表示,中国对供应安全的考量是随着其能源结构和在石油市场的经验而发展起来的,这让北京方面更有信心,相信其海运原油供应能够抵御市场冲击和地缘政治风险。她说:“他们更加乐观,我认为他们更加认识到,对中东的依赖也意味着相互依赖。”“中国需要它们,但大型供应商也需要中国。”(这也是清泉一直坚持的观点,全球石油市场的供需特点已经转变,长期呈现“供大于求”的特点。中国能源安全的特征是:“敏感但不脆弱”)

(本文观点不代表清泉本人。本文来源:What ‘peak oil’ will mean for China | Financial Times (ft.com) https://www.ft.com/content/6acfcbb4-0a29-4f4a-bf13-d0242072fdae)

 

话题:



0

推荐

陆如泉

陆如泉

144篇文章 12天前更新

清泉,国际能源战略学者,教授级高级经济师,目前供职于某大型央企。中欧国际工商学院MBA,美国德克萨斯大学McCombs商学院交换生,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博士。曾分别在在中国石油伊拉克项目和苏丹项目工作数年,熟悉中东和非洲地区的石油业务。2006年至今主要从事战略管理、政策研究、“一带一路”能源合作等方面的工作。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