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10月5日,第33次OPEC和非OPEC部长级会议决定自11月起,将原油总产量日均下调200万桶。此举在全球引起轩然大波。

具体情况是,此次会议结束后发表的声明指出,鉴于全球经济和石油市场前景的不确定性,以及需要加强对石油市场的长期指导,决定从2022年11月起,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根据8月要求的产量水平,将总产量日均下调200万桶,并将2020年达成的减产协议延长一年至2023年底。顺便说一句,此次会议也是2020年3月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以来,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首次以线下方式举行的部长级会议。

在全球通胀加剧,各国民众期盼能源价格有所下降的背景下;在乌克兰危机导致全球最大地缘政治危机,俄罗斯急需高油价以支撑国家经济和战争费用的紧急关头;以及在美国中期选举即将来临,拜登政府需要较低能源价格以安抚民众并希望赢得中期选举的关键时刻,作为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两个铁杆盟友之一(另一是以色列),沙特领衔的OPEC国家,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与俄罗斯——非OPEC国家领头羊和美西方目前最大敌手,眉来眼去,达成了日减产200万桶这样一个“天量额度”。

日减产200万桶是什么概念?它相当于年减产1亿吨,相当于全球日产量的2%,相当于我国原油年产量的50%,相当于沙特、俄罗斯这两国国家原油年产量的五分之一,也相当于美国原油年产量的六分之一。因此,当10月5日“维也纳联盟”(也即OPEC和非OPEC的联合减产机制)释放出如此硕大的“市场炸弹”后,原本近期稳中有降,并降至80美元/桶以下的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又快速回升至90美元/桶以上。

随后几天,全球石油界炸锅了,纷纷议论为什么沙特此次如此“鲁莽”?为什么要变相支持俄罗斯?美国会采取什么样的反制沙特和“维也纳联盟”的措施?美国政府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拜登表示对沙特此举表示“失望”,并将继续释放国内战略石油储备以稳定油价。确实,美国人此次被沙特“惹恼”了,10月12日,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表示,“拜登政府将重新评估与沙特的关系”。一些愤怒的民主党人发誓要报复,他们提出多项报复措施,包括大幅削减对沙特的军售,从沙特撤出美国军队等。沙特政府表示,此举“完全是从经济因素考虑”,无他。

但是,沙特选择和俄罗斯联手降低产量,而且产量幅度如此之大,确实比较罕见,而且选择减产的时机也不对。由此不得不担心,美国和沙特自二战以来建立起来的“石油换安全”的朋友关系根基或将由此动摇。如果根基动摇了,这几年稍加和平的中东地区是不是又开始乱了?

另外,很多朋友在问,“维也纳联盟(减产)机制”是如何形成的?美沙“石油换安全”的合作机制是怎么来的?美沙关系的前景如何?这里一一分析一下。

xsW1// 维也纳联盟减产机制的形成及演进

自2014年下半年开始的这一轮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催生了一项新的国际石油合作机制:即以沙特为首的OPEC国家和以俄罗斯为首的非OPEC国家(即OPEC+),通过达成“联合减产协议”来控制全球石油产量的“泛滥”,从而达到稳定油价的的。面对石油市场的“寒冬”,沙特和俄罗斯可谓“一拍即合”,在2016年10月份召开的中国杭州G20峰会期间,两国元首就“联手减产”达成共识,并于2016年12月10日在维也纳首次达成联合减产的协议。“维也纳联盟”由此诞生。

维也纳联盟减产机制形成后,截至目前已有6年的时间。这6年大概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大约是从2017年至2019年底,是机制的发展成熟期。2017年1月,首次减产协议生效,OPEC国家减产120万桶/日,非OPEC国家减产60万桶/日,合计减产180万桶/日,国际石油市场开始转暖,油价进入持续稳定回升通道。此后两年,OPEC和非OPEC每半年召开一次的部长级会议,减产协议也是顺利达成。可以看出,沙特与俄罗斯的“维也纳联盟”有其内在生命力,是对现有国际石油合作机制和全球能源治理的有效补充。

第二阶段是2020年疫情以来至2022年2月份,机制在应对重大危机发挥了关键作用。2020上半年,全球经济因新冠疫情陷入“急性休克”状态,国际油价甚至跌至负油价。2020年4月,欧佩克和非欧佩克联盟(OPEC+)达成为期两年减产协定,首期减产规模高达970万桶/日,约占全球日供应量的10%,是该机制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减产协议。之后,美国、加拿大、巴西、墨西哥等国也加入减产行动,全球合计减产规模一度超过2000万桶/日,相当于全球供应量的20%,是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减产规模的4倍多。过去两年,“欧佩克+”显示的超强减产执行力是其成立以来罕见的,有力提升了产油国的国际话语权。

第三阶段是2022年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至今,减产机制受到美西方裹挟,处于两难境地。但2022年10月5日这一次,沙特和俄罗斯还是决定减产200万桶/日,在减产幅度上仅次于2020年4月份的那一次,是史上第二大减产幅度。一方面,俄罗斯通过此次减产有效对冲了美西方对其制裁;另一方面,沙特的战略自主凸显,在按照自己的利益做出独立的决策。

2// 美沙“石油换安全”盟友关系的由来及未来展望

左右美沙两国关系的一直是两大要素:石油和安全。我们知道,美国和沙特两国的社会制度完全不同,几乎没有共同点,尽管存在巨大的分歧,但实际上自二战以来,美国与沙特阿拉伯王国就有“特殊关系”长达70多年。

1945年2月,美国总统罗斯福在停靠在埃及海域的美国“昆西号”巡洋舰(USS Quincy)上,会见了沙特阿拉伯立国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这是一次为两国关系“定调”的重要会议,两国在本次会议上建立了“特殊关系”。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两国建立了一个以沙特石油为基础的“契约”,以换取美国对沙特阿拉伯的安全保护,这就是所谓的“石油换安全”。美沙这种“特殊”关系绝对是建立在国家利益之上,而不是共同的意识形态、政治或社会制度之间,美沙两国在很多领域仍存在极大的矛盾和分歧。

(罗斯福与阿卜杜勒·阿齐兹在“昆西号”战舰上)

此后数十年,沙特一方面向美国供应廉价石油,另一方面号召OPEC其他国家跟随自己采用美元进行石油贸易结算,由此逐步形成了美元在全球的霸权地位。投桃报李,美国通过向沙特供应武器、在海湾战争中派驻军队等做法,维持着沙特王室的统治。

另外,可以发现,近三十年来,在共和党执政时期(比如老布什和特朗普),美沙同盟关系相对友好和强化,而在民主党执政时期(比如克林顿、奥巴马和目前的拜登),美沙关系则在走“下坡路”。究其背后的原因,也可以看出有“石油”的因素,要知道,美国石油巨头一直与共和党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这也是美国“石油政治”的一大特色。

因此,在乌克兰危机持续发酵的特殊敏感时期,沙特此次与俄罗斯达成额度如此巨大的减产协议,确实有点“不讲政治”。但美国政界也有一部分人表示,不必过多苛求沙特。美沙关系的根基虽然出现一些松动,但美国依然需要沙特石油做支撑的石油美元,依然需要沙特在中东地区扮演特殊重要角色。美沙关系不至坏到分道扬镳的地步。

3// 沙特此次为啥“冒天下之大不韪”和俄罗斯达成巨额减产协议

10月5日以来,沙特多次表示,自己是基于经济考量而实施的减产。

到底是何原因?下步如何发展?

第一,沙特其实是坦诚的,此次沙特确实是从经济利益角度考虑的,因为全球经济下滑比预期厉害,供应极有可能过剩,带来油价进一步下跌,从而进一步导致沙特经济出现问题。而且,根据此次会议的声明,下一次部长级会议将在12月4日召开,如果10月份的此次会议不决定减产,那只能是到12月初了,而到时候的美国已是中期选举后,全球形势可能更加复杂,对沙特而言可能更加麻烦。晚点减产还不如早点减产,以保持沙特在全球石油市场上的主动性,最大化本国经济利益。

另外,根据此次部长级会议发布的声明,“将部长级联合监督委员会(JMMC)的月度会议频率调整为每两个月一次。”,这样的话,市场在未来两个月可以有充分的时间来消解此次大幅减产产生的影响。

第二,可以看出,美国此次的反应程度适中,国会的批评之声比较激烈,而政府则温和许多。美国和沙特事前应该有比较充分的沟通,美国虽然无奈但其实没那么意外或者愤怒。

第三,不排除12月4日的部长级会议上,沙特可能会做出大幅增产的决定,如果到时美国及全球的通胀没有得到有效抑制的话。甚至,如果俄罗斯到时不配合的话,沙特会单方面进行增产, 以弥补此次大幅减产造成的对美国的“亏欠”。

另外,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由于此前多个产油国已经出现达不到产能配额的情况,所以此次减产的实际效果会低于日均100万桶,而沙特、阿联酋、伊拉克和科威特很有可能成为实际减产量最大的国家。

(本文观点仅代表清泉个人。原创不易,转载或引用请先联系清泉能源。)

话题:



0

推荐

陆如泉

陆如泉

135篇文章 1次访问 1天前更新

清泉,国际能源战略学者,教授级高级经济师,目前供职于某大型央企。中欧国际工商学院MBA,美国德克萨斯大学McCombs商学院交换生,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博士。曾分别在在中国石油伊拉克项目和苏丹项目工作数年,熟悉中东和非洲地区的石油业务。2006年至今主要从事战略管理、政策研究、“一带一路”能源合作等方面的工作。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