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您退休了,中石油海外事业少了一位领军者

您退休了,中石油海外事业少了一位领军者

今天,您退休了。从中石油西非地区公司总经理的岗位上退下来了。您最初从陕西榆林的一个学校的老师,一路走来,最后一站落脚西非,成为人们眼里的“正局级领导”,代表中石油征战西非。我知道,过去两年,您很不容易。
 
在我眼里,您是一位奋斗者,是中石油海外油气业务发展战略的研究者和制订者,是石油企业投资与计划管理专家,是海外项目经营管理和成本控制高手,是在急难险重环境下攻坚啃硬的能手,更是中石油海外事业领军者之一!如今,您退休了,要向您深爱的海外石油事业告别了,也许会有伤感,也许还会有遗憾,但我想更多的还是欣慰、豪迈与坦荡。
 
不好意思,我“虚晃了你一枪”。记得是2004年3月第一次与您结识。当时我从苏丹6区项目申请回国工作,公司人力资源部让我和您见面,安排我在您手下工作。您当时是公司业务发展部副主任兼战略分部主任,负责公司重大文字报告材料起草和战略研究工作,身边急缺人手。简短的面试之后,您对我还算满意。于是在您手下工作变得顺理成章,按照您的思路起草文字报告、准备各种PPT汇报材料。没想到,差不多一个月之后,我跟您说,我要脱产去攻读MBA,公司领导已经签字同意。这事之前没跟您商量,实属不应该,主要是怕您不同意。在您看来,好不容易寻得一位对海外业务还算了解、又肯干活的年轻小伙子,突然走了,您又成了“光杆司令”了。
 
虽然我“虚晃了你一枪”,但您还是爽快地同意让我去读书了,什么也没说。这让我内疚了好一阵。
 
有点心高气傲的我,被你“当头棒喝”。带着所谓名校MBA的光环,2005年底,我回到了公司。真的有缘,公司领导再次安排我在您手下工作。当时公司已成立了独立的战略发展中心(2007年更名为战略发展部),您是首任主任。当我怀着有点忐忑不安、又有点心高气傲的心态,向您报到时,估计您觉察到了,但您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让我“安心工作,做长期在战略发展中心工作的准备”。
 
记得没过多久,我因急于要把某项工作完成,越级向公司某领导发了邮件,催要材料。没想到这件事让这位领导很生气,把你批评了一顿。这让您非常难堪,因为在您平时很注意分寸感,您后来跟我说,在您的职业生涯里,从未被领导直接批评过。当然,您那次对我也没客气,在我面前大发雷霆,让我有遭遇“当头棒喝”“暴风骤雨”之感,从未见您这样生气过。后来,我回到工位上,忍不住失声痛哭。这次的教训是深刻的,让我知道有些事急不得。也让我沉下心来,注重做事的细节,忘记自己是名校MBA毕业的自豪感优越感,以“归零”的心态把每件小事做好。
 
您的思维和文字无与伦比,我“化繁为简”的能力是从您这儿学的。现在来看,当时的战略发展中心是思维和文字的“魔鬼训练营”,凡是经过您手把手调教过的,文字和思维的功底都很扎实,均在后来的海外项目或其他岗位得到重用。我有时一直很不理解,您当年在长庆油田是从事计划和经济评价的,是从哪里练就的这超一流的思维和文字能力的呢!硬是把我这样的、从未想过要靠文字吃饭的“理工男+MBA”训练成了热爱码字的人。
 
记得面对各种重大的汇报材料起草,您总是不慌不忙,把我们几个手下叫到办公室,先让我们说出自己的想法,然后您清清嗓子,开始说您的思路和框架,再给我们每个人分配好起草任务,再指定我们当中某个人进行汇总,最后再交给您进行修改完善。这样,一篇高质量的工作报告或PPT材料就成了。
 
有时,面对四面八方汇过来的材料,面对纷繁复杂的信息,您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能迅速构建起思路和结构,逻辑和层次非常清晰,三言两语就能把问题厘清了,这种“化繁为简”的能力让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更难能可贵的是,您不厌其烦地手动修改每一份我们起草的重要材料,再让我们根据您的修改清稿,这让我们能够直接体会和感受您的思路和背后的思维架构,这种手把手的传帮带真的让我们受益匪浅。
 
“刷夜情”的故事,让您泣不成声。“刷夜情”这个词不免让人浮想联翩。其实,“刷夜”是一个团队在一起加夜班、鏖战通宵的意思,漫漫长夜对于通宵达旦工作的人来说很快就过去了,就跟“刷卡”一样,一刷一夜就过去了。我发现,“刷夜情”用在我们战略发展中心身上再贴切不过了。
 
曾经无数次,您、P博士、我、WH博士等几人,在一起起草工作报告到下半夜、甚至到天亮;曾经无数次,我们几个写累了,就在沙发上躺一会儿,然后又是精神抖擞,与伙伴们边讨论边完善自己起草的那一部分内容;曾经无数次,您在办公室等着,上半夜我们的报告初稿出来后交给您,您利用下半夜的时间修改完善。记得最累、也最有意义的一次“刷夜情”工作是起草给集团公司一把手的PPT汇报材料,一把手要给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汇报,时间所剩无几,这就样,我们连续鏖战48小时,没有合眼。
 
有一次,您从哈萨克斯坦项目回国休假,我们和您小聚。我说起了“刷夜情”,和其背后的故事。没想到,一向性格坚毅、很少感情流露的您,一下子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我们几个眼眶也红了。“刷夜情”于我们几个而已,有着特殊的涵义。它是我们奋斗岁月的最好见证,也是战略发展中心的一个符号。
(我们在哈萨克斯坦A项目和您的合影)
 
面对2014年下半年以来的超低油价,您硬是让中石油海外最大的作业者项目保持净利润、净现金流“双正”。2009年,您离开公司战略发展部主任的岗位,去哈萨克斯坦A项目——中石油海外当时最大的作业者项目担任副总经理,负责经营与商务工作。2012年,已是战略发展部主任的我带队去A项目调研,我们多次促膝深谈,好像又回到了2007年前后战略发展中心的时光。
 
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断崖下跌,这个千万级油气产量当量的项目已进入开发的中后期,操作成本和各种管理成本居高不下。同时还有超过5000名当地雇员在项目工作,人员管理难度骤增。当时已就任项目总经理的您,采取了“保生存、求发展”八大举措,全力以赴降本增效。特别是在2016年的“油价谷底”时期,面对年度平均实现油价不到30美元/桶的困境,硬是实现了项目净利润、净现金流“双正”的骄人业绩。不仅为中石油海外效益、更为哈萨克斯坦当地经济的稳定和员工就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因为这个项目是当地州府最大的税收和政府收入来源。
 
出征西非,您已经为中石油西非地区发展擘画好了“蓝图”。2018年,由于您的出色业绩,您被调往西非公司——中石油最年轻的海外地区公司担任总经理,责任更大了,您也更忙碌了。
 
看得出,除了抓好西非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管理,你在思考西非地区未来五年十年怎么发展,如何打造中石油海外新的发展增长极。您考虑更多的是西非以及相关非洲国家的业务拓展和战略规划问题。2019年底,您组织在亚的斯亚贝巴(埃塞俄比亚首都)召开西非地区战略研讨会,已经开始勾画西非地区的业务发展蓝图。
 
2019年10月,我有幸来到西非出差,深切感受到了乍得、尼日尔项目蒸蒸日上的发展势头。中石油在西非的千万吨级油气合作区已基本成型。
 
您不苟言笑、不近人情、严格有加,却对下属情深义重。真的,不了解您的人,以为您非常冷峻,不好打交道。也曾经有您在海外项目的同事跟我“抱怨”,说您动不动就批评人,劈头盖脸把下属教训一顿。我跟他们“调侃”:“这点批评就受不了了?要知道,他(指您)在战略发展部时,对我们的批评要猛烈得多。”其实我们都知道,您对下属情深义重。在战略发展部时,您根据每个人的特点,提前为每个人谋划未来的发展。这也是我们后来在各自的岗位上发挥更大作用的一个重要因素。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阻断了海外员工正常的轮换和倒班休假,您也不例外,在乍得恩贾梅纳持续工作了近一年。我想,过去这一年,您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年,可能也是您的艰难时刻。一个快60岁的“老头”,带领一帮中方员工,全力以赴协调管理支持和监督非洲几十个国家的中石油项目(部)在抗疫,截止目前,没有一位中方员工确诊感染。这是何等的不容易。
 
现在,您退休了,中石油海外事业少了一位领军者。但对于家庭而言,却多了一位好父亲、好丈夫、好爷爷。这一阵子疫情有加剧之势,希望您回国顺利。更希望您华丽转身,开启人生第二春。
 
(2020年12月26日夜,于北京太阳宫)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