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7月26日晚,远在非洲尼日尔工作的同事给清泉发了一条微信:“尼日尔发生疑似政变,巴祖姆总统被扣押”。看到这条短信,清泉心里咯噔了一下,尼日尔可是与我国能源企业有重大投资和利益关联的非洲重点资源国啊!这个国家怎么又政变了啊,上一次发生在2010年的政变清泉依然记得,距离现在也不过13年的时间。

清泉赶紧上网查阅相关情况。到现在(北京时间7月27日下午),政变事件基本是确实了:尼日尔当地时间7月26日凌晨,尼总统卫队部分军人扣押总统巴祖姆。同日深夜,政变军人代表在尼国家电视台宣布成立保卫祖国国家委员会(CNSP),推翻巴祖姆政权,由军政权接管国家事务。

这与发生在上一次2010年的政变如出一辙:2010年2月,政变军人攻入总统府扣押了时任总统马马杜·坦贾;据称,当时马马杜·坦贾的总统卫队成员也参与了政变。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里。”看来,尼日尔这位刚刚被拘押的总统没有吸取其前前任的教训,让同样的事情发生了第二次。其实,这也是非洲一些国家的普遍特点和结症所在:历史上曾长期遭受西方殖民、发展指数全球排名垫底、国内政党派系林立、文官政府控制力有限、军人时常干政。尼日尔就是这样,1922年沦为法国殖民地,1957年获得半自治地位,1960年8月3日正式宣告独立。国家以农牧业为主,是联合国公布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2022年尼日尔国内生产总值152.2亿美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仅584美元。

那么这一次的政变的原因何在?尼日尔下步的政局走向如何?这里简要分析一下。

(尼日尔总统默罕默德·巴祖姆)

尼日尔这次政变,发动者就是总统默罕默德·巴祖姆的安全卫队负责人。导火索是,巴祖姆总统想撤换他的卫队负责人,引发了两人之间的矛盾,导致卫队负责人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把自己的“主子”给废了。其实,巴祖姆总统撤换其“卫士长”事出有因。

这位总统卫队负责人,实际上是前总统穆罕默杜·伊素福的一个心腹。2010年初尼日尔上次发生政变后,经过近两年的动荡交织,直到2011年底,才推选出穆罕默杜·伊素福上台执政,直到2021年由现任的巴祖姆接任。从中看出伊素福总统是位“福将”,担任了两届10年的总统,并以和平方式将权力交给下一任。伊素福在交权的时候,曾经跟巴祖姆嘱托过,希望他能够继续任用他的这位心腹——总统卫队负责人,以及他在任时的一些“老臣”。

但是巴祖姆有自己的想法,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调整后,还是想用一些自己比较信任的人,但不幸却导致了这次这次政变。

(尼日尔前总统穆罕默杜·伊素福)

以上只是表层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在于当前尼日尔及周边地区安全形势的恶化所致。近年来,非洲撒赫勒地区国家陆续发生政变,比如2021年的乍得、马里政变和2022年的布基纳法索政变等,随着法国军事力量的撤出,该地区的恐情日趋严峻,使得尼日尔这个实力很一般非洲腹地内陆国家却成为地区反恐的主要力量。

这两年,尼日尔军队左支右触,在东西两线都要作战。而国内后勤保障又跟不上,导致了军队对政府、对总统都颇有怨言。最新的事态发展是,尼日尔军队接管了国家政权,所以一种可能性就是,军队借总统卫队之手发动政变。如果是这样,那此次政变实质上就是军队的哗变,不过这只是一种猜测,还需要再确认。

(尼日尔街头)

关于尼日尔政局下一步走向,目前看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就是在地区国家,包括贝宁、尼日利亚等国的斡旋协调下,以及在“西共体”(西非共同体)等地区组织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调解下,军队做出一定的让步,和被拘押的总统巴祖姆达成某种形式的协议,及时化解这次政治危机,巴祖姆重新执政;同时,重新获得权力的巴祖姆总统对总统卫队和军队进行一些补偿或是改革。这件事告一段落。这是一种喜闻乐见的结局。相关各方也乐见其成,比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7月26日政变后的第一时间与尼日尔总统巴祖姆通了电话,对这位显然因政变企图而被扣押的领导人表示“全力支持”。古特雷斯呼吁所有相关人员保持克制,确保宪法秩序得到保护。

但是这种情形下,可想而知,巴祖姆的执政地位是非常不稳的,后期还有很多不确定性。

另外一种可能就像马里、布基纳法索那样,或者是跟上次2010年尼日尔军事政变一样,军队做实此次政变,巴祖姆下台,接着是军队掌权,开启过渡期,然后在通过选举选出新的总统执政。这种情形包括中国、美西方等相关各方都不愿意看到,因为不知道过渡期到底多长?会不会因为由于内部各方谈不拢而大打出手,从而将政变拖向军事冲突乃至内战的深渊?如果那样,那对所有跟尼日尔合作的外国企业而言将是一种灾难。

另外,顺便再补一下巴祖姆总统的相关情况。2020年12月至2021年3月,尼日尔举行新一届议会和总统选举。在总统选举中,民社党(尼日尔争取民主和社会主义党,尼第一大党)候选人巴祖姆、民主共和复兴党候选人奥斯曼在首轮投票中分别获得39.3%、16.9%支持率。巴祖姆在第二轮投票中以55.66%支持率当选并于4月2日正式就职

此前,巴祖姆长期任民社党总书记,与前任总统伊素福关系很好,两人配合得也很好,是实实在在的“战友”“同志”。因为在伊素福担任总统期间,巴祖姆是其外交部长。在国际上,巴祖姆也获得欧美国家特别是法国的充分认可,不然他也不可能在2021年的大选中获胜,尽管他当时的得票率并不是很高。巴祖姆执政以来,尤其是在法国撤出之后,尼日尔获得了欧美的军事援助、安全援助、发展援助比较丰厚。由此也可以看出,此次政变的国外力量干涉因素几乎不存在,最大可能还是巴祖姆总统和其卫队之间的矛盾造成的。

但是也不能排除背后有瓦格纳的影子,这只是猜测。如果事件的发展如上述第二种情形,则后期军队掌权的瓦格纳很有可能是其在萨赫勒拓展势力的一个契机……

(尼日尔—贝宁管道建设场景)

最后,清泉想说,最不愿看到尼日尔生变生乱生战的是中国人、是中国石油人。2023年是中国石油参与尼日尔石油合作开发20周年。20年来,中国石油人和尼日尔同行一起攻坚啃硬、栉风沐雨,终于在非洲撒哈拉腹地建起了上下游一体化的现代石油工业,尼日尔也由此快速实现了工业化,中尼石油合作是中非经贸合作的样板之一。如今,在合作项目二期工程和尼日尔原油通过至邻国贝宁出海的2000公里管道即将竣工投产之际,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

希望尼日尔政局早日恢复稳定。

(本文所有信息均来自公开渠道。本文观点仅代表清泉个人。原创不易,转载或引用请先联系清泉能源。)

 

话题:



0

推荐

陆如泉

陆如泉

144篇文章 12天前更新

清泉,国际能源战略学者,教授级高级经济师,目前供职于某大型央企。中欧国际工商学院MBA,美国德克萨斯大学McCombs商学院交换生,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博士。曾分别在在中国石油伊拉克项目和苏丹项目工作数年,熟悉中东和非洲地区的石油业务。2006年至今主要从事战略管理、政策研究、“一带一路”能源合作等方面的工作。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