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看看大佬们在2021剑桥能源周上都说了啥?

看看大佬们在2021剑桥能源周上都说了啥?

2021年3月1-5日,第40届剑桥能源周(CERAWeek)以线上会议的形式呈献。
 
今年的能源周堪称大伽云集。由于是线上举办,所有重量级嘉宾和发言人员无需到达现场,不必为时间冲突安排不开而烦恼;且大多发言嘉宾来自美欧地区,这些地区多数仍处于“居家办公”的状态,有了大把的时间从容进行视频连线。
 
首日首场的“特别对话”(Special Dialogue)就在金牌主持丹尼尔﹒耶金先生和比尔﹒盖茨之间展开。后续几天,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哥伦比亚总统Iván Duque Márquez、美国能源部长珍妮弗·格兰霍姆(JenniferGranholm)等相继登场;同时,五大石油巨头的CEO或董事长、尼日利亚等重点资源国的能源部长和石油部长、沙特阿美等主要国家石油公司的总裁等悉数出镜。总体上看,由于是线上会议,今年的CERAWeek的嘉宾层次相比前几次线下会议而言是最高的。
 
这里列举给清泉留下深刻印象的五场特别对话或主题对话,看看大伽们在本届能源周上说了啥。
 
1. 比尔·盖茨:全系统思维对于解决复杂的气候变化问题至关重要
 
比尔·盖茨(BillGates)在于耶金先生的特别对话中,讨论了他的新书《如何避免气候灾难》(How to Avoid aClimate Disaster)。盖茨先生就解决气候变化所必需的突破性技术和创新通道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到底需要多少种突破性技术?“大概一打吧!”,他调侃说。而且,盖茨坚持认为,全系统思维对于解决复杂的气候变化问题至关重要。他提供的全系统方法的一个例子便是“突破性能源行动系统”,该系统将技术的创新方面和需求方面结合在一起。这个设想主要是:在技术供应方面(供应侧),由于开发新技术成本高昂、风险高,因此需要有足够财政能力和高风险承受能力的政府(尤其是富裕国家)提供资金支持。在技术需求方面(需求侧),只有在负担得起的情况下,市场(民众)才会愿意接受并使用新的低碳技术、产品和服务,这需要政府通过财政补贴或承担部分费用的方式刺激需求。要知道,盖茨强调,“市场上新技术是有价格溢价的”,但只有在承受得起的情况下,消费者才可以使用它。在政府的财政和政策支持下,对新的低碳技术产生了需求,技术大规模地渗透进市场,并且生产成本显著降低后,政府的补贴逐步减少。通过这种机制,可以实现技术创新和市场渗透。
 
在上述全系统思维的语境中,盖茨提出了“绿色溢价”(Green Premium)的概念作为关键指标:消费者需要为零碳产品/服务支付额外费用,费用多少视产品/服务类型而定。盖茨预计,全球(美国?待确认)绿色溢价总额估计为$5Tn(5万亿美元)。政府可以使用该指标来评估每个行业的绿色融资需求,并为该需求设立预算,以及评估各行业(主要是能源行业)融资进度和创新进度。该指标可以使政府评估到2050年它们是否成功实现净零。
 
盖茨先生还强调,他在本书中还提出其他几个考虑。比如碳储存的重要性;再如,需要同时发展核能和储存,可以作为弥补可再生能源不稳定和停机期间的能源供应短缺;又如,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在过渡时期依然可以发挥巨大作用,像提供生物燃料、提供氢气(制氢)和用于氢气的管道、实施碳捕捉和封存(CCS)的大型工程等。
2. Andy Jassy(亚马逊首席执行官)与Bernard Looney(陆博纳,BP集团首席执行官):重塑能源(Reinventing Energy)
 
一个是全球网络界的翘楚,一个是全球能源界的旗帜;一个是新兴力量,一个是传统公司,这样的安排别开生面。在耶金先生的引导下,主要讨论了以下几个问题。
 
为什么BP和亚马逊能成为合作伙伴。一是碳排放和气候变化的应对不是某个行业某个公司的事情,它需要多公司/多行业/多国家共同来应对碳排放的挑战。二是BP越来越受到数据和以客户为中心的引导,这两者是拥有112年历史的石油天然气公司可以通过与较年轻的IT和电子商务公司Amazon合作开发的基石。第三个原因更直白,Amazon为BP提供数据和云服务,而BP为Amazon提供电力。
 
“云”的价值。“云”的使用,可以让BP公司将以前认为是前期的(以预算为导向)、固定的资本性支出,转换为更具弹性/灵活性的费用性支出,“云”还可以为BP的数据、计算和软件操作提供更大的容量、价值和安全性。通过使用Amazon的云服务,BP可以视所需的容量、计算和软件以及所需的时间付费,当需求更大时,付出更多;当需求较小时,付出更少。相比传统的公司内部IT团队的打法,“云”的存在,是以快得多的速度部署解决方案,这样可以大大节省成本(包括ERP成本)和时间,大大加快创新速度,并从数据中获得更多的业务和运营洞察力等。陆博纳认为,到2050年,BP公司60%-70%的数据将在云端。
 
BP已做好疫情持续和后疫情时代的准备。陆博纳强调,BP专注于使业务变得更“薄”,尤其是在人力和高管人数量上。BP认为,能源转型是机遇而不是威胁,“我们将全力提升业绩,准备在疫情大流行后腾飞”,陆博纳表示。“我们要让集团适应正确的方向和正确的商业模式。”,他再次强调。
 
重塑。亚马逊首席执行官Jassy强调,创新文化对于公司长期生存和发展至关重要。“公司必须根据数据变化和竞争态势做出调整。”领导者必须有勇气和意志去发明对客户至关重要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速度”很重要,充分体现出公司决策的领导力。它必须根植在组织内部,成为企业文化,并让领导者推动它。选择一个目标,向整个组织发出信号,快速行动起来,这就对了。
 
3.范·伯登(BenVan Beurden),壳牌CEO)、斯科特·柯比(Scott Kirby)(美国联合航空CEO):新时代的新战略
 
净零(Net Zero)目标的设立和实现路径,以及发展可再生能源,是此场对话的重点。这里重点谈谈壳牌CEO范博登先生就耶金先生的提问所做的答复。
 
壳牌对于实现净零的目标和战略是什么?壳牌对“净零”有明确的步骤和目标:一是到2050年将碳排放量减少100%,即从1.7Gt(17亿吨)降至0;二是到2035年的中期里程碑是,碳排放降低45%。但范博登也承认,实现这些目标的业务计划则更加难以制定,因为在未来长达30年的时间内无法制定明确的行动方案。
 
范博登认为,仅从碳氢化合物中吸收足够的碳仍无法实现其碳目标。壳牌将显着增加其产品结构中的低碳燃料的占比,包括在电力领域,壳牌要将自身打造成为移动交通的顶尖电力提供商,到本世纪第三个十年末,拥有250万个充电桩。此外,壳牌要成为生物燃料的主要参与者,并成为基于自然(Nature based)的解决方案的主要参与者,并成为CCS的重要参与者。
 
当然,从业务计划的角度来看,未来十年是相对明确的,壳牌在如何帮助客户降低碳足迹方面的做法极为明确。“帮助客户解决问题(这是壳牌的强项)不仅可以生产一种新型商品(这次是绿色商品),还可以赚更多的钱。”范伯登认为。
 
石油产量已达峰,但天然气产量还有十年以上的增长期。壳牌石油产量在2019年达到顶峰的原因是,公司已将更多的资源重新分配用于未来的能源系统,因此壳牌未来的石油资产组合将更加集中。但是,壳牌仍将继续投资于天然气,因为天然气将比石油继续增长10年以上,并且下降速度将比石油慢得多。“因此,壳牌减少石油产量本身并不是公司战略,而是公司战略实施的结果。”,范博登表示。
 
碳补偿与碳捕捉。自工业化时代以来,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工业化前时代的4000倍!但我们却不能种植比工业化前时代多4000倍的树木。这样的话,解决方案太简单,系统太大。我们首先需要大幅缩小问题,减少排放,提高效率,剩余的碳可以通过CCS和天然碳汇吸收。
 
壳牌在加拿大和世界其他许多国家/地区拥有大型CCS,有些是与Equinor(挪威国家石油公司的前称)和Total一起合作的。公司和政府现在也都认为这是必要的。重要的是,CCS开始被视为一种解决方案,可以作为能源行业提供的一种服务。这种转变将需要新的商业模式,技术(例如区块链)和政府支持(激励措施:碳定价,奖励等)的组合。
 
氢能。氢能最近几十年来一直保持发展“势头”,但还没有形成规模实力。对氢能使用的兴趣始于1990年代,后来的发展处于停顿状态,现在又回来了。所不同的是,现在,我们有大量商业模式和商业线索支撑氢能的大规模发展,因此壳牌公司相信氢能时代即将来临。尽管氢能现在依然是一个很小的生意,尚不能对全球产生重大影响,但氢绝对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我们到2050年想达到净零目标的话。
4.约翰·克里与欧内斯特·莫尼兹(Ernest Moniz):气候变化与能源转型,它们如何互动?
 
本届线上能源周,拜登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前国务卿约翰﹒克里和美国奥巴马第二任期能源部长、能源期货倡议主席兼CEO莫尼兹的对话格外引人注目。
 
拜登在2021年的国际气候领域有何计划?克里表示,总统在宣誓就职后数小时后即宣布重新加入了《巴黎协定》,“我们拥有强大的气候团队。”“气候变化与能源问题在美国议程上极为重要。”气候灾难使每年美国损失数十亿美元,它造成冲突、气候难民、农业和粮食生产中断。五角大楼将气候变化(CC,Climate Change)描述为“威胁倍增器”。截至2020年,美国在绿色交通运输和发电方面的投资为5000亿美元。在未来30年内,为实现净零排放,我们预计将投资10万亿美元。美国将参加2021年8月在苏格兰格拉斯哥举行的气候会议,讨论将温度升高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并加速过渡。
 
中美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的同时,对气候合作的需求也在增长。两国关系的紧张局势已摆在台面上,竞争在加剧。竞争本身不是问题,美国欢迎竞争,并且要在竞争中表现出色。但是美国不希望面对不公平的竞争环境,比如遭遇知识产权盗窃或变相勒索。“但解决气候危机不应成为这场竞赛的受害者。”,克里表示。中国占世界碳排放总量的30%以上,排名世界第一,其次是美国。算上欧洲在内,这三个国家和地区的排放量就占全球总量的55%以上。因此,仅靠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解决气候危机。“你必须邀请中国上桌。正如里根与戈尔巴乔夫成功谈判减少核武器库一样,美国和中国将必须共同努力解决CC问题。”美国将继续就气候问题与中国进行谈判,这不会阻止两国在其他问题上意见分歧。另外,所有较大的排放国也必须共同努力,包括俄罗斯、日本等。美国将于4月22日组织召开全球所有主要排放国峰会,要求它们明确提出雄心目标。目前,即使每个国家都履行了《巴黎协定》的所有承诺(目前情况并非如此),我们仍要面对气温上升3.7摄氏度的事实,这将是灾难性的。因此,在格拉斯哥大会之前提出雄心壮志至关重要。美国将与中国和其他合作伙伴紧密合作,制定清晰的路线图和里程碑,以达到1.5摄氏度的上限。
 
是否有可能从气候合作中缓解中美紧张关系,比如“解开”(Untangle)在供应链和稀土供应上的合作?其中一些可以解开,但不是全部。例如,印度正在大力发展太阳能。太阳能电池板的某些组件需要来自中国的稀土,而目前中国垄断了稀土市场。但是,已经发明了不需要这种材料的新技术太阳能电池板。这意味着,在供应链方面,对任何一个国家的过度依赖都不是一成不变的。竞争将随着技术和创新的发展而变化并改变领域,并重塑竞争格局。当中国表示有愿意在其中一些全球性问题上进行合作时,您必须对这种意愿进行“测试”。在“一带一路”建设方面,有一个问题是,来自全球的新增燃煤发电厂的资金中有70%来自于这项“中国计划”。这将是与美国的争论点。
 
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机会。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基础设施和能力,可以将能源产品从地球的一端转移到另一端(克里这里指全球油气贸易体系)。氢发生了什么?在设计未来的能源方式时,克里认为,石油和天然气将拥有巨大的机会,并且将为该行业带来重要的转型贡献。能源转型将导致石油和天然气收入减少。因此,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必须转型成为能源公司,并降低其碳足迹。氢能必将成为良好的商业和环境解决方案。“抵制变革是徒劳的,只会适得其反,因为它不会符合任何人的利益。”,克里强调。
 
关于美印合作。“使命创新”(Mission Innovation)正在全力以赴推动印度的创新曲线。印度计划在2030年前生产400吉瓦(相当于4亿千瓦,我国目前的电力装机容量是21亿千瓦左右,清泉注。)的可再生能源,但他们需要6000亿美元才能实现这一转型。美国可以与其他国家和投资机构组成的财团一起提供帮助。
(开心的阿敏)
 
5.Amin Nasser(阿敏﹒纳赛尔,沙特阿美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Mike Wirth(麦克﹒沃思,雪佛龙公司首席执行官):描绘复苏时代
 
从新冠疫情得到哪些经验教训、开展了哪些技术变革?Nasser表示,阿美公司的风险管理框架有利于公司抗击Covid-19。但糟糕的是,疫情对沙特基础设施的攻击。但当务之急是确保人身安全。疫情倒逼沙特阿美加快了数字化进程,现在可以从总部进行全范围内的技术操作。但是市场遭受了沉重打击,不平等和失业率正在上升。有些工作不会返回,这会产生影响。
 
Wirth表示,对于雪佛龙而言,关键的启示是石油天然气的“本质作用”,尽管发生了危机,尽管对世界经济造成了严重的破坏,但对石油天然气的需求下降率仅为9%,这展示了石油天然气产业的韧性。从公司的角度来看,这场危机凸显了拥有强大资产负债表的重要性。在技术方面,雪佛龙公司也加速了其数字化(远程工作,数字钻探,技术的“现实感”使专家们可以在家中使用公司平台,使用无人机等)。这种趋势将产生积极而持久的影响。
 
未来市场的方向。Nasser表示,全球石油需求从2020年4月骤降2000万桶/日到如今的需求复苏,甚至在某些地区已经恢复至2019年疫情前的水平。疫苗注射的快速普及是市场乐观的好理由,现在全球的需求为9400万桶/日,今年的第二季度将变得更好,我们预测,2022年的需求为99万桶/日,相当于2020年1月的水平。Wirth表示,雪佛龙公司也感觉到了复苏的势头,随着地区和产品的变化,财政刺激措施将支持经济复苏。
 
关于ESG(环境社会和治理)和投资者关系。Wirth认为,ESG对雪佛龙来说也不是新鲜事物。1933年出版的《标准石油精神》确立了许多ESG原则,雪佛龙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始终将其副本保留在他的办公桌上。有关ESG的3封信,不仅是纳赛尔(E. Nasser)同意迈克(Mike)的说法,更重要的是我们拥有相同的愿景。
 
Nasser表示,阿美的生产运营和环境系统始建于1970年代,自那时以来,每年已消除了1亿吨的二氧化碳(相当于每年减排1亿吨),这是阿美公司在ESG上的典型贡献。
 
(文中的观点来自线上嘉宾本人,不代表清泉的观点。对其中的某些观点,清泉持批判和反对态度)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