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2021年的非洲:在疫情、选情、恐情叠加下走向何方?

2021年的非洲:在疫情、选情、恐情叠加下走向何方?

 


非洲太大,情况太复杂,不好写。

 

非洲有着全球最多的国家、种族和部落,是国家间冲突、种族矛盾、部落战争爆发最为频繁和贫困最为集中的地区;同时,非洲物华天宝,有着世界最大的沙漠——撒哈拉沙漠,最长的河流——尼罗河,最长的裂谷——东非大裂谷,最大的盆地——刚果盆地,最大的海峡——莫桑比克海峡;非洲也是“军人干政”现象最为突出的地区,在这里,军人发动政变几乎是家常便饭,一个国防部长、一个旅长、一个营长都可以轻而易举发动政变,甚至一个总统府的侍卫长也可以筹划推翻主子、取而代之;非洲更是域外大国竞相青睐和插手的地区,英法等传统欧洲强国在本地区的影响力最大,美国其次,中国、俄罗斯和印度等新兴大国在非洲“各有各的招”。

 

非洲的矿产和能源资源也很丰富,是全球重要的资源与原材料输出地区。油气资源方面,该地区石油和天然气探明剩余可采储量分别占全球的7.2%和7.5%,称得上油气生产大国的主要有利比亚、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和安哥拉。


先说说2020年,非洲发生了什么。

经济发展上:在新冠疫情带来的全球经济危机冲击下,对外依赖程度较高的非洲国家普遍遭受重创,面临25年来首次衰退。根据非洲开发银行的数据,2020年非洲国家GDP预计同比下降3.4%左右。

域外大国对非外交上:美欧调整对非政策,愈加注重实利。2020年美国对非动作频频,鲜明体现出“美国优先”“利益优先”“特朗普底色”;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提出加速欧非关系由“援助与受援助”向“国际伙伴关系”转型;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高调访问苏丹,美苏关系解冻。

中美在非战略博弈上:美国在非洲对华战略打压加剧,借疫情对华攻击、抹黑。美方反对中国承建非洲疾控中心,称中国将“窃取非洲基因数据”;继续炒作中国对非洲的所谓“政治与经济威胁”。

安全与恐怖主义动向上:2020年非洲地区安全局势趋于紧张复杂。社会治安与反恐形势趋于严峻,恐怖主义活动愈加猖獗,袭击数量同比2019年上升18%左右。

政局和非洲内部国家关系上:埃塞俄比亚内部冲突加剧,爆发内战的可能性加大;围绕尼罗河水资源的地缘博弈加剧(埃塞是上游、苏丹是中游、埃及是下游);8月18日,西非马里发生军事政变,扣押总统凯塔,后在西共体实施制裁和持续压力下,哗变军人被迫任命文职总统和总理,开启18个月的政治过渡期。2020年还是非洲的“大选之年”,多哥、坦桑尼亚、几内亚、科特迪瓦、布隆迪、塞舌尔、马拉维等11个国家进行了选举。


2021年的非洲将会怎样?预计非洲会在疫情(新冠疫情)、选情(总统议会选举)和恐情(恐怖主义活动)三情叠加下继续艰难前行,但非洲人民也在全力以赴自强自救。

 

疫情方面,非洲仍将面临新冠疫情笼罩的阴霾,虽没有出现国际社会担心的“大爆发”,但南非等国已进入疫情第二轮,且出现传染力更强的病毒变异,若疫苗无法尽快普及接种,新冠疫情将成为非洲“新常态”。

但专家普遍认为,非洲的抗疫能力在2021年将有所加强。经过疫情考验,非洲公共卫生体系整体得到加强,传染性疾病诊治能力获得提高。新的一年,随着新冠疫苗接种开启,非洲疫情有望逐步缓解,并为经济复苏创造条件。世界卫生组织曾表示,希望在全球新冠疫苗计划中为非洲确保2.3亿剂疫苗,同时强调任何正研发的疫苗也应在非洲进行测试。这2.3亿剂疫苗将覆盖20%的非洲人口。2020年12月10日,埃及成为首个收到新冠疫苗的非洲国家,疫苗来自中国。

1月29日,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主席、莫桑比克总统纽西就南部非洲疫情情况发表讲话,呼吁南部非洲共同体国家联合起来对抗疫情。想必这也是非洲大部分国家领导人的共识。


选情方面,2021年对于非洲大陆来说又将是一个繁忙的政治季节,有13个国家将举行总统大选或议会选举。其中埃塞俄比亚、赞比亚、乌干达等国将迎来竞争激烈的总统选举,或将扰动本国及周边国家局势。

在乌干达,现年76岁的约韦里·穆塞韦尼(Yoweri Museveni)总统自1986年以来便一直执政,是呆在总统位子上最长的非洲国家元首之一。很明显,越来越多的国内民众希望穆赛韦尼离任,但老穆似乎总有手段成功压制选民的不满情绪并让政治对手不堪一击。目前,在11位候选人中,由音乐家转为政治家的罗伯特·凯古兰尼(Robert Kyagulanyi)和另一位竞争者波比·瓦因(Bobi Wine),对穆赛韦尼构成的严重挑战。

在埃塞俄比亚,现任总理阿比·艾哈迈德因2018年因推动与周边国家成功和解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此后,作为一名75后,年轻的阿比总理家喻户晓,成为非洲地区最有名气的超级政治巨星。然而,2020年以来,该国提格雷(Tigray)地区的冲突问题持续引发国际社会关注,目前,埃塞政府军和“提人阵”(特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武装人员正严重对峙并发送冲突,局势恶化或将引发内战。2021年6月,埃塞的议会选举如能顺利进行,该国的政治和军事危机将会缓解,否则,国家可能面临分裂。分析人士认为,埃塞的内部冲突可能外溢至厄立特里亚等周边邻国,破坏整个“非洲之角”地区的稳定。

在赞比亚,在2021年8月份的选举季中,总统艾德加·伦古(EdgarLungu)将竭力争取连任第二个任期。该国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债务问题,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已升至120%,最大的债权国是中国。伦古的连任有利于该国政治政策和经济政策的连续性。


恐情方面,萨赫勒地区(横跨塞内加尔、毛里塔尼亚、马里、布基纳法索、尼日尔、尼日利亚、乍得、苏丹共和国,南苏丹共和国和厄立特里亚10个国家)是非洲恐怖主义最猖獗地区。2020年,马里、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等国发生多起恐怖袭击。尼日利亚、乍得、喀麦隆等国,则受到极端组织“博科圣地”的频繁袭击。在东非,索马里“青年党”也不时制造恐袭。

比如乍得,“博科圣地”对乍得湖盆地的湖省袭击频率上升,仅2019年暴恐分子与乍得军方正面交锋多达21次。乍得湖沿岸的恩古布阿(Ngouboua)村及其周边地区是高风险地区。2020年3月25日,湖省一军事驻地遇袭,导致乍得军方92人死亡,这是乍得军队历史上单日最大伤亡。

再如尼日尔,西邻马里的蒂拉贝里大区频繁遭到效忠“伊斯兰国”的“大撒哈拉伊斯兰国”(ISGS)跨境袭击。2019年12月、2020年1月和2021年1月,尼日尔西部的军营和村庄曾遭受三次重大恐袭,共造成至少260余人死亡。

2021年,继萨赫勒地区、乍得湖盆地、索马里后,非洲大湖区和莫桑比克北部成为新的暴恐重灾区,国际反恐力量与恐怖势力或将陷入拉锯式的对抗。

 

总之,在全球经济充满不确定性的大背景下,疫情、恐情、选情叠加下的非洲投资环境恐怕依然充满风险与挑战。但非洲也在积极出台自救自强方案。非洲54个国家均制定和出台了不同规模的经济救助和刺激措施。在动态调整疫情防控措施的同时,积极采取财政、货币等多种政策工具,通过提供社会救助、减免税收等举措,努力减缓疫情对经济和民生的负面冲击;同时逐步推动复工复产,抓住机遇加快推动经济结构改革,增强经济发展的韧性和可持续性。

 

上面谈了疫情、选情、恐情,那么“油情”——石油合作有啥新情况呢?由于疫情叠加超低油价,全球各地区的油气行业在2020年均显得十分惨淡,非洲的情况类似。2021年将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弹性恢复。一是预计今年的风险探井数量将比2020年有显著增加,同比增长20%以上,重点集中在纳米比亚、南非、莫桑比克等勘探程度较低的地区和安哥拉等西非海上传统主力探区。二是一些重大油气项目,特别是天然气及LNG一体化项目,其FID(最终投资决策)因2020年低景气周期被迫推迟后,将于2021年或2022年做出,并启动建设。比如埃尼公司埃克森公司联合主导的莫桑比克4区LNG项目。三是一些非洲重点资源国开始调整油气对外合作政策和财税政策。比如尼日利亚2020年初上调了该国油气生产的增值税和外国公司在该国的矿区使用费费率,导致外国公司的综合成本有所上升。四是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一些亚洲石油公司开始重新重视非洲,预计将加大在西非陆上和海上、东北非和东地中海等地区的新项目开发和收并购力度,2021年有望迎来中非石油合作的又一个密集期。

 

最后,清泉想强调,非洲是中国发展和构建全球性大国的重要外部支撑。中国和非洲之间属于“难兄难弟”,两者之间的合作与友好在全球有目共睹。非洲在政治上属于我“传统友好”地区,是我争取和联合广大发展中世界重要基石,是我国站稳国际舞台的“强力支持者”;非洲也是我国企业开展投资和国际合作最多的地区,尤其在基础设施建设和能源资源开发领域,中资企业在非洲可谓精耕细作、游刃有余、独领风骚。

作为企业界人士,我们更应该重视非洲,按照市场化运作、遵循国际惯例和平等互利共赢的原则,与非洲同行搞好合作。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