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2021年的中亚:独立30周年啦!三十而立?

2021年的中亚:独立30周年啦!三十而立?

1991年,苏联解体。2021年,中亚五国独立30周年。
 
1991年12月16日,哈萨克斯坦宣布独立,纳扎尔巴耶夫成为首任总统。1991年8月31日,乌兹别克斯坦宣布独立,卡里莫夫成为首任总统。1991年10月27日,土库曼斯坦宣布独立,尼亚佐夫成为首任总统,1995年12月12日被联合国承认为永久中立国。1991年9月9日,塔吉克斯坦宣布独立,拉赫蒙成为首任总统。1991年8月31日,吉尔吉斯斯坦宣布独立,阿卡耶夫成为首任总统。
 
三十而立。独立30年来,中亚五国真正立起来了吗?
 
地处亚欧大陆的合部中亚五国,位于俄罗斯、中国、印度、伊朗、巴基斯坦等大国或地区性大国中间,从地缘位置看,是贯通亚欧大陆的交通枢纽,历来是东进西出和南下北上的必经之地,古代的丝绸之路途经此地。也是近年中国倡导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核心地区。
 
冷战结束后,中亚作为重要的战略缓冲地带,其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意义更加凸显,是美、俄、欧等域外大国竞相关注和不断进行力量渗透的地区。印度和日本在中亚地区也不甘示弱,常常扮演“搅局者”角色。
 
在能源资源上,中亚及里海地区石油储量一般估计为1500~2000亿桶,约占世界石油储量的18-25%,探明天然气储量达7.9万亿立方米,被誉为“第二个中东”。
(中亚五国的首任总统)
 
想预测或者研判2021年的中亚,还得先看看2020年的中亚发生了什么。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大流行,中亚五国在政治、经济转型过程中的短板被迅速放大;美国发布“中亚地区新战略”,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持续上升,中国对中亚的合作在疫情下保持平稳。具体而言:
 
哈萨克斯坦改革阻力重重,托卡耶夫总统力推哈国内改革,但面临不少掣肘;政府抗疫不力遭到诟病,哈成为全球第一个被迫“二次隔离”的国家;权力斗争有所激化,纳扎尔巴耶娃(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长女)被解除上院议长职位。乌兹别克斯坦政局总体保持稳定,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较低。塔吉克斯坦顺利举行两场大选,现任总统拉赫蒙的长子鲁斯塔姆(1987年出生)现为塔国“二号人物”,接班势头明显。土库曼斯坦通过修宪理顺立法机关架构,人民委员会不再是最高权力机构,而成为议会上院,设56席;原议会不再是唯一立法机关,而是议会下院,设125席。吉尔吉斯斯坦再现街头革命,热恩别科夫被迫辞职,扎帕罗夫总理出任代总统,吉国政局乱象远未平息。
 
需要指出的是,2020年,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持续凸显。2020年,中亚各国经济、卫生防控等遭遇严重困难,部分国家政局陷入动荡,对俄需求上升。而俄罗斯正好借此加大与中亚各国的沟通合作,在抗击疫情、疫苗接种、劳工就业和经贸合作等领域发挥重要作用,俄在中亚地区的“特殊影响力”进一步凸显。
 
从高层往来看,2020年俄罗斯与中亚国家领导人之间保持密切的通话或会晤。3月,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访问莫斯科并与普京会晤。6月底,中亚五国总统借二战胜利日庆典,同时访问俄罗斯,分别与普京举行双边会谈。7月,普京与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通话,讨论双边合作问题;9月,吉尔吉斯斯坦总统热恩别科夫(现已下台)访问俄罗斯,商讨政治和经济合作问题;10月,纳扎尔巴耶夫再次与普京通话讨论地区热点问题。可以看出,中亚诸国一旦遭遇重大挑战,最先想到和求助的是俄罗斯,而不是其他国家。
 
再看看美国2020年在中亚地区的动作。2020年2月初,美国时任国务卿蓬佩奥对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进行访问。美国务院于2月5日正式对外发布《美国中亚战略2019-2025:促进主权和经济繁荣》(United States Strategy for Central Asia 2019-2025:Advancing Sovereignty andEconomic Prosperity)的报告,美国对中亚的“新战略”出炉。该战略一是宣称至前苏联解体后的30年来,美国在该地区已经直接援助了90亿美元,并通过对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施加影响,间接向中亚提供了500多亿美元的信贷、贷款和技术援助;二是亮明“关键立场”。即“无论美国在阿富汗的参与程度如何,中亚都是一个对美国国家安全利益至关重要的地缘战略地区;三是明确在该地区的“核心目标”,包括支持和加强中亚各国以及整个地区的主权和独立、减少中亚地区的恐怖主义威胁、扩大并维持对阿富汗稳定的支持、鼓励中亚与阿富汗互联互通、推进法治改革和尊重人权等、平衡地区邻国对中亚各国的影响等。
 
可以看出,美国对中亚的新战略显得比以往更加积极主动,其中一个明显意图要是防范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大国和邻国在该地区发挥更大影响力。
 
2021年,中亚五国将陆续迎来独立三十周年。30年来,中亚五国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各国的经济发展均取得了长足的进步,GDP保持较快速度增长。过去十年,哈、乌、土、塔、吉的GDP年均增速分别达到3.3%、6.5%、6.4%、6.7%和3.8%左右。
 
30年来,在国内政治与政局走势上,中亚五国一直面临传统“威权主义”与西方“民主化改造”的平衡问题。其中,平衡得比较好的国家是哈萨克斯坦,一边保持强势的威权主义,纳扎尔巴耶夫一直拥有绝对的权威和领导力,同时,哈国的对外开放度在五个斯坦国中是最高的,特别是向西开放的意图很明显,国内持西方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反对派和NGO不在少数。平衡得不好的吉尔吉斯斯坦,街头政治和颜色GeMing已经成为该国的常态,新老政治力量的“对垒”也已常态化,国家一直在政局动荡中艰难前行。而乌国、土国和塔国,基本上还是拥抱威权主义,政局相对稳定。
 
30年来,中亚诸国在与域外大国的交往上基本采取“多元外交”战略。在“向俄看”“向美看”,还是“向中看”“向欧看”的“四角关系”问题上,中亚五国基本采取各有接触、不伤和气的平衡外交政策。但由于俄罗斯和中国在地理上与中亚互为邻国,天然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决定了中俄两个大国对中亚地区的影响力要稍高于美欧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但显而易见,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是其余各方力量均无法比拟的,尤其在政治和安全领域。记得2016年10月,乌兹别克斯坦老总统卡里莫夫去世时,俄罗斯总统普京“突然”出现在卡里莫夫的葬礼上,“协助”乌兹别克斯坦做好政权交接,俄罗斯的角色是其他国家难以扮演的。在经济合作方面,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实施,中亚地区与中国的经贸合作往来更加密切,中国一直是哈国、乌国和土国这三个中亚主要国家的全球第一大贸易伙伴。以乌国为例,即便在疫情不利影响下,乌国2020年国际贸易额下降13%,但中国依然是乌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因此,在中亚民间,曾有人戏称:“安身立命靠俄罗斯,发财致富靠中国”。
 
总体而言,经过独立后30年的发展,中亚五国的内政外交均有长足的进展,但各有千秋。哈国和乌国由于政策得当,加之拥有强势的国家领导力,已经是“立”起来了;土国由于采取“永久中立国”的定位,且相对封闭,不为外界所熟悉,也算是“立”起来了;而塔国和吉国,由于治理问题和经济基础薄弱等原因,加上能源等自然资源贫瘠,其国家政治和安全的“脆弱性”一直在,难说三十而立。
 
2021年情况如何?可以预见,中亚各国将继续在疫情蔓延与国内经济普遍下滑的双重打击下艰难前行。哈国将全力抗疫,执政精英将就权力分配继续博弈。乌国领导层将继续巩固政经改革成果,延续经济增长势头。塔国、土国政权交接问题提上日程,“接班人”将逐步走向前台。吉国将迎来总统、修宪、议会等多场选举,能否找到适合自身的发展道路尚未可知。
 
2021年及未来数年,“老人政治”和权力交接问题会持续困扰着中亚各国,尤以哈国、土国、塔国为甚,若处理不好,政局动荡会进一步加剧,不排除有失控的风险。这一时期,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同时如何提振经济,也是困扰各国的重大难题。如果油价等大宗能源资源商品价格有所上涨的话,于中亚各国而言将是福音。
 
最后,再简单说说中亚地区的油气开发与合作问题。总体上,中亚地区的石油资源主要集中在哈萨克斯坦,特别是里海地区的几个大型特大型油气田开发项目上,比如田吉兹和卡沙甘项目,其高峰年产量能分别达到5000万吨和7500万吨左右;中亚地区的天然气资源主要集中在土库曼斯坦,探明可采储量19.5万亿立方米,居全球第四。加之中亚的地缘位置重要,哈国兼具资源供应国和过境国角色,其“能源权力”和战略主动性最高;其次的土国,依赖其全球天然气大国的角色,在地区能源地缘政治的博弈中长袖善舞;而乌国、塔国和吉国由于资源禀赋差,主要扮演过境国的角色,往往在油气合作和跨境通道建设上持有的立场是“乐见其成”,话语权较低。截止目前,美、俄、中、欧、印度和日本的企业均在中亚地区从事油气开发与合作。该地区的油气竞合现状恰恰是中亚五国“多元平衡外交”的真实写照。当然,面对势不可挡的能源转型和气候变化减排减碳行动,中亚地区的能源资源影响力和相应的博弈能力总体在下降。
 
不经意间,中亚诸国已独立三十年。哈国、乌国和土国的总统均已过度到第二代,哈国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依然健在,似乎找到了“太上皇”的感觉;塔国总统拉赫蒙作为首任总统依然大权在握,并开始着手其长子的接班;而吉国总统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茬了,首任总统阿卡耶夫早在2005年那次“郁金香GeMing”中已流亡俄罗斯。总统权力交接在中亚五国依然是难题和国际社会关注的敏感话题。
 
未来,俄罗斯仍将是中亚地区地缘政治主要玩家;美将在新中亚战略框架内加大与各国接触力度;而中国将继续依托“一带一路”,加大与中亚五国的经贸往来,保持该地区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的核心地位;至于欧盟,将在德国的带领下,将与中亚诸国持续保持密切接触,要知道,德国在中亚地区经常扮演“隐藏的冠军”角色。
 
(原创不易,转载或引用请务必先联系“清泉能源”。本文观点仅代表清泉本人,与清泉所在工作单位无关。)
 
(文中的部分观点来自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国际战略与安全形势评估》(2020/2021),同时现代院中亚俄罗斯所叶天乐先生对此文亦有贡献。)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