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大国和地区强国操纵下的利比亚局势走向何方?

大国和地区强国操纵下的利比亚局势走向何方?

 

按说,利比亚应该是一个“富得流油”的天堂般的国家。可以看看2010年卡扎菲政权倒台之前一年的情况:非洲地区的第一大石油资源国,探明剩余石油可采储量471亿桶(折合63亿吨,而偌大的中国只有区区35亿吨左右),超过老二尼日利亚近100亿桶;日均180万桶的石油产量(年产9000万吨左右),其中80%供出口;彼时按出口油价在80美元/桶测算的话,彼时每天差不多就有1.33亿美元左右的外汇收入;而该国人口只有区区630万左右,即便简单除一下,该国的人均石油出口收入高达7700美元。这难道不是一个“富得流油”的天堂般的国家吗?

 

可真实的情况又是怎样呢?靠发动政变上台的前总统卡扎菲,其42年的统治,给利比亚留下的只是空泛的“阿拉伯世界强国梦”、专制暴政和贫富悬殊。后卡扎菲时代已近10年,但直到现在,我们仍看不到利比亚和平的希望。最为悲催的是利比亚人民,他们是一群“手捧金饭碗要饭”的乞丐,而且是在打打杀杀环境下绝望过活的乞丐。他们是悲哀的,更是无辜的。

 

本次微文就说说这个国家和近期的利比亚局势。


 

1//  利比亚局势的上一步:42年的“阿拉伯世界强国”梦,到头来是一场空

 

利比亚局势的上一步不多赘述了。有几个节点可以在此提一下。

 

1969年9月1日,以卡扎菲为首的“自由军官”组织发动九月革命,推翻伊德里斯王朝,成立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彼时,卡扎菲只有27岁,上校军衔。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卡扎菲采取的是“反美亲苏”外交政策;并在石油财富的支撑下,在阿拉伯世界和非洲地区大搞“合纵连横”的把戏,与埃及合并以抗衡美国以色列、入侵其南部邻居乍得等行动均以失败告终。顺便说一句,利比亚之所以打不过乍得这个非洲垫底的国家,根本原因还是乍得背后有法国和美国撑腰。

 

2003年,美国发起伊拉克战争,短短40多天时间便结束战斗。美军活捉伊拉克独裁者、政治强人萨达姆的画面估计让卡扎菲背后一阵阵发凉。鉴于美国此后对卡扎菲采取了相对怀柔的政策,而卡扎菲在威慑和利诱的情况下,也找台阶下、顺势选择了退让,承诺放弃核武器研制,并对1988年洛克比空难中的美欧受害者家属进行巨额赔偿。2009年,卡扎菲的接班人、儿子穆塔西姆·比拉·卡扎菲到访美国,还受到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接见。彼时,外界很多人,包括我在内,真的以为,一个归顺西方体系、开放富有的利比亚即将到来。

 

2010年底,“阿拉伯之春”的狂潮席卷整个阿拉伯世界,诡异的是,中东北非的世俗国家政权,包括突尼斯、埃及、也门、阿尔及利亚、利比亚、叙利亚等,接连出现问题,而沙特、阿联酋、阿曼等君主制国家直到现在却安然无恙。

 

卡扎菲政权及卡扎菲本人的下场尤为惨烈。2011年2月,利比亚多个城市出现抗议活动,要求卡扎菲政府下台,抗议活动向全国蔓延,演变成武装冲突;3月,联合国决定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以法国、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利比亚展开“奥德赛黎明”军事行动;8月21日,反对派攻入的黎波里;两天后,占领卡扎菲权力象征的阿齐齐亚兵营,卡扎菲政权正式倒台,反对派成为利比亚执政当局;10月20日,执政当局称完全占领卡扎菲残余最后一个据点苏尔特,卡扎菲及其接班人、儿子穆塔西姆被俘身亡。


(2009年,卡扎菲之子穆塔西姆·比拉·卡扎菲到访美国)

 

2//   利比亚局势的这一步:国内两大派系对垒,大打代理人战争

 

卡扎菲政权被推翻后,利比亚社会坠入严重失序的深渊,各路诸侯争权夺利,派系武装拥兵自重,部落纷争不断激化,教俗力量摩擦不断,总体处于军阀混战和部落割据的状态。这种状态逐步演化成为两股势力:

一方是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Government ofNational Accord ,GNA)与支持它的民兵武装力量,控制着利比亚西部部分地区,中心地带是的黎波里,其领导人是萨拉杰(Fayez al-Sarraj)。

另一方是军阀哈夫塔尔(Khalifa Haftar)领导的“国民军”及国民代表大会(相当于国民议会,House of Representatives;国民军即Libyan NationalArmy,LNA)控制的东部和中南部地区。

 

萨拉杰何许人也?哈夫塔尔何许人也?先说说哈夫塔尔,此人目前是利比亚裔美国人,原先是卡扎菲手下的得力干将,在1969年卡扎菲发动军事政变成功夺取政权过程中立下赫赫战功。但此人反对卡扎菲后来攻打乍得,并在上世纪80年代利—乍两国交战时被卡扎菲关进监狱。1990年,经美国中央情报局解救,哈夫塔尔成功逃亡美国,并在兰利市(CIA总部所在地)呆了20年,期间哈夫塔尔多次试图颠覆卡扎菲政权。2011年底,机会来了,哈夫塔尔参加颠覆卡扎菲政权的反政府武装,报了当年的牢狱之仇。因此,在利比亚,哈夫塔尔目前的军事威望极高,是响当当的“超级军阀”。

再说说萨拉杰,此人名不见经传,是个文人。此人在卡扎菲政权时期一直在住房部(类似于“住房与城乡建设部”)任职,但此人与土耳其的一些富豪集团和地产商们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与带有穆兄会背景的利比亚当地民兵武装的关系也不错。

 

(哈夫塔尔将军)

(利比亚现政府总理萨拉杰)


2015年,在联合国的力推下,利比亚国内一部分人同意签订《利比亚政治协议》。根据协议,利比亚成立了上述带有临时性质的“民族团结政府”,总理和部长是推选和任命的,需要由民选的合法议会(上述“国民代表大会”)通过,通过之后任期最多两年。首任总理就是萨拉杰。

 

但是,利比亚的合法议会在东部办公,支持军阀哈夫塔尔,一直拒绝承认民族团结政府,结果这个临时政府也就一直执政了四年多。民族团结政府得到联合国承认,国际社会和所有国家都承认它是利比亚的合法政府。

 

但这个政府在国内基础不牢,为拥有“枪杆子”,它选择与带有穆兄会背景的民兵结盟,能控制的区域主要集中在首都的黎波里一带,位于国土西北部。土耳其、卡塔尔是整个中东穆兄会以及政治伊斯兰势力的主要支持者,因此也支持民族团结政府。此外,与利比亚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意大利也强力支持萨拉杰政府。

 

这样,哈夫塔尔将军领导的“国民军”就成了反政府武装,且获得埃及、阿联酋和沙特的军事援助,并得到美国、俄罗斯、法国、希腊、乍得、以色列等国的政治支持。明眼人可以看出,萨拉杰在利比亚赢得了面子,拥有合法政府;但哈夫塔尔赢得了里子,拥有强有力的军事武装。这样的话,事情就不好办了,双方的对抗不断加剧。

 

2016年以来,“国民军”在哈夫塔尔的领导下,攻城略地,不断向西进军,相继控制了利比亚石油主产区“新月带”和第二大城市班加西。特别是2018年4月以来,在阿联酋、埃及的大力支持下,“国民军”向的黎波里发动攻势。2019年11月,土耳其同民族团结政府签订军事合作协议和东地中海专属经济区海上划界协议,并派兵支持民族团结政府,萨拉杰开始扭转颓势。2020年1月,在土耳其和俄罗斯(俄罗斯和美国都支持哈夫塔尔)安排下,萨拉杰和哈夫塔尔双方停火。但2月以来,在土耳其的大力支持下,民族团结政府又开始反攻,并取得优势。

 

地区强国方面,冲在最前面的是阿联酋和土耳其。今年4月底,阿联酋鼓动哈夫塔尔退出《政治过渡协议》,就是为了彻底推翻萨拉杰的民族团结政府,近期阿联酋一直在从苏丹动员雇佣兵去利比亚参战。因此,目前利比亚的内战,实际上已经演变成阿联酋、沙特和卡塔尔、土耳其围绕穆兄会问题的争斗。我们知道,阿联酋、埃及、沙特跟穆兄会以及土耳其、卡塔尔都是宿敌。三国因为卡塔尔支持穆兄会,2016年跟卡塔尔断交。埃及因为土耳其容留穆兄会势力流亡,两国关系恶语相向;而沙特因为卡舒吉事件,也已经跟土耳其公开翻脸。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及利比亚这场内战的另一位幕后操盘手——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本·扎耶德。本·扎耶德奉行激进的对外介入政策,除了打击伊朗“什叶派之弧”外,还四处出击打击与穆兄会有瓜葛的卡塔尔和土耳其,在利比亚、叙利亚、也门都有代理人。据传,沙特的默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很大程度上受本·扎耶德的影响,他希望把沙特建成像迪拜、阿布扎比那样,两个人非常配合。

 

阿布扎比王储本·扎耶德

至于俄罗斯、美国和欧盟等域外大国,在利比亚事务方面均有各自考量。俄罗斯暗中支持哈夫塔尔,理由包括要在东地中海找到落足点,希望在未来获得利比亚的石油和其他经济利益,以制衡土耳其;同时,用利比亚问题跟欧洲做交易等。至于欧洲跟美国,只要移民和伊斯兰国(IS)两个问题不严重,对干预利比亚都没有什么兴趣。它们一直强调支持联合国在利比亚问题上发挥作用,在它们都不想管的时候。美国国务院曾有高官说利比亚是俄罗斯的下一个叙利亚,但也没有采取什么反制措施。

 

(埃尔多安会见萨拉杰)

3//  利比亚局势的下一步:可能会出现的三种结局

 

从上可以看出,域外大国直接干预利比亚局势的欲望有限,而地区强国则表现得兴趣浓厚。地区强国方面,支持东部“国民军”及其首领哈夫塔尔的主要是阿联酋、沙特、埃及等国,冲在最前面的是阿联酋。支持西部合法政府及其总理萨拉杰的主要是卡塔尔、土耳其及穆兄会势力,冲在最前面的是土耳其。因此,利比亚的冲突的背后是阿联酋和土耳其的PK,是埃尔多安和本·扎耶德的对垒,是典型的“代理人战争”。

 

近期,随着阿联酋等国加强对哈夫塔尔的援助,利比亚战场局势目前仍然胶着。从实力和控制面积看,哈夫塔尔占优,且控制着第二大城西班加西。但萨拉杰领导的民族团结政府有合法政府的名分和强大的外部支持,且目前仍控制着首都的黎波里。此次新冠疫情期间,双方还趁着欧美、联合国无暇顾及,大打出手,连当地医院都成为攻击目标,亲哈夫塔尔势力还一度切断了对首都的黎波里的淡水供应。

 

利比亚局势下步究竟走向何方?不外乎三种可能性:一是域外大国和地区强化因新冠疫情、经济恶化等自身问题,无暇顾及利比亚,在外部势力干预减少的情况下,预计哈夫塔尔的势力会继续攻城略地,继续做大,这样哈夫塔尔极有可能取得最终胜利并控制全局,利比亚重回强人政治的治理模式。但这种可能性比较小。二是土耳其、卡塔尔、意大利等支持萨拉杰的外部势力在与美、俄、阿联酋等支持哈夫塔尔的外部势力博弈中处于劣势,不得不降低或放弃对萨拉杰的支持,这样的话,哈夫塔尔也会取得最终的胜利,且这种胜利的到来时间不会太久,可能明后年就会见分晓。这种可能性目前来看比较大。三是形势继续胶着,代理人战争打打停停,哈夫塔尔赢不了萨拉杰,反之亦然,这样的话,利比亚将陷入持久的内战深渊,看不到尽头。这种可能性也会存在。

 

(利比亚境内的古罗马遗迹)


最后,我们再回到利比亚的石油问题。利比亚的石油现在反而没太多人关心了。今年1月,哈夫塔尔封锁了利比亚的石油出口港口,该国石油产量从2018年101万桶/日降到现在不到20万桶。导致现在的国际市场突然少了80万桶原油,但貌似多数人都没注意到。是啊,在全球新冠疫情蔓延导致需求侧陡降1000万桶/日(四月份的降幅高达2000万桶/日)的艰难时刻,谁还会在乎利比亚少供应那80万桶原油呢!

 

悲哉,利比亚。

 

(本文部分内容系咨询利比亚问题研究专家唐恬波、安雨康所得;原创不易,转载或引用请务必先联系“清泉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