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当下的中美关系,这四句古诗词真的说透了

当下的中美关系,这四句古诗词真的说透了

 


本次微文说说当下风云莫测的中美关系,而且是中国古诗词意境下的中美关系。

 

有专家将过去四十年的中美关系形容为“处处难行处处行、关关难过关关过”,意思是经常会有摩擦,但只是小打小闹、“斗而不破”而已,看似艰难,但往往到紧要时刻就会“柳暗花明”,每次都涉险过关。所以,“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是常常用来形容中美关系的诗句。

 

美国方面,为表示中美友好,美国总统的历次访华,在美方“中国通”的指导下,经常会飚几句中国的古诗词(就像我们的元首,造访美国时飙英语一样),以塑造亲和力或活跃气氛。比如:

1972年尼克松访华,用了“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在中美邦交逐渐恢复正常之际,确实显示出尼克松总统的迫切心情。

1984年里根总统访华时,曾用“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来形容两国关系。

1989年老布什总统用“轻舟已过万重山”形容中美关系破浪而行。

1998年克林顿总统访华时把孟子抬出来,笑称“一乡之善士斯友一乡之善士,天下之善士斯友天下之善士”(大意是,“一个乡的优秀人物就和一个乡的优秀人物交朋友,一个国家的优秀人物就和一个国家的优秀人物交朋友)。此次出访,克林顿在演讲时还说了句“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直到现在,克林顿的英文表述依然历历在目:When the great way is followed, all the things under heaven areequal。

最有意思的是,1981年夏,卸任的卡特总统到北京访问,一下飞机就念了两句中国古诗:“今世褦襶(nàidài)子,触热到人家”。因为太过生僻,现场接待人员立马晕菜。最后是《文学遗产》编辑部的编辑王学泰先生找到了该诗,乃晋人程晓所作《嘲热客》中的两句,有“客人来访,劳烦主人,感到不好意思”之意。那种场景也不难理解,卡特此次并非国事访问,而是在其竞选第二任期失败后的落寞之时的一次私人造访。所以他这样说有自谦自嘲的意思。

 

中国方面,远的不说,近两届的国家元首在形容中美关系时,也会引经据典。比如,2012年5月3号,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北京举行了开幕式,时任最高领导人就发展“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发表谈话,他说中美两国应该相互尊重,把共同利益的蛋糕做大,妥善处理分歧,以免影响中美关系的大局。主席在最后是引用了唐代诗人韩愈的诗句——“百般红紫斗芳菲”——来形容发展中美关系是时不我待,需要更加发奋进取。这首诗的全文是:“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

 

再如,2016年6月6日,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和第七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联合开幕式在北京举行。现任最高领导人出席开幕式,在演讲时引用了宋代诗人辛弃疾的“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诗句)意思是天下的大江大河千回百转,历经多少曲折,最终都会奔流到海。”主席进一步解析指出,“只要我们坚定方向、锲而不舍,就一定能推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得到更大发展,更好造福两国人民和各国人民。”

 

中国古诗词,是中美关系的“调色板”,中美关系融洽时,两国的元首们往往会引用靓丽的诗句。中美关系紧张时,中方元首往往会引用一些塑造信心、共克时艰的诗句。但至于美国总统能不能听得到、听到后能不能理解,则另当别论了。

 

至于当下的中美关系,我们都知道,经过最近这几年的演变,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原来可以称为“有问题的合作伙伴”,而现在则是彻头彻尾的“战略竞争对手”。用基辛格的话说,是“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也许,以下这四首诗词中的句子,可以用来形容当下及未来一个时期的中美关系。

 

 

第一,“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这两句诗,相信很多人都熟悉,出自唐代大诗人杜甫的《登高》。公元767年,诗人在夔州(今属重庆)江边登高望远,只见无边无际的林木落叶萧萧而下,滚滚而来的长江奔流不息。雄浑、寥阔而又肃杀、凋零的气象,使诗人更加感到太空浩茫,岁月悠久。联想到自己年华已逝,壮志未酬,心情何等落寞,何等悲壮。在那样的一种情境下,这两句旷世之作油然而生,堪称七言律诗中的“古今独步”。

 

在清泉看来,这两句诗恰好可以形容现在的中美关系正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急转直下”。正像江边树林的落叶,在暴风骤雨的摧残下,纷纷地“萧萧而下”;也像落差万丈的滔滔江水,在巨大重力的带动下,由高到低地奔腾而下,一泻千里,滚滚而来,无可挽回。这是一种势头,一种让人无可奈何、难以扭转的势头。

 

当下的中美关系,真有点这样“萧萧而下、滚滚而来”的下行势头。而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及其在全球的爆发,特别是美国当下成为疫情“风暴中心”的情况下,无良政客们各种“甩锅中国”的言论,正将本已十分脆弱的中美关系推向无以复加的“深渊”。导致中美关系江河日下势头加速,导致一些本有心挽救的中美两国有识之士此刻也显得无能为力了。

 


第二,“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清泉相信,即便是当下中美关系“萧萧而下”,但两国尚未变成“敌人”,尚未出现当年美苏争霸式的“全面冷战”。如果未来能够将分歧有效地管控,则不排除出现“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的大好局面。

 

这两句诗出自我们更为熟悉的《绝句》,亦是杜甫所作。“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公元755年,爆发“安史之乱”,杜甫一度避往梓州。第二年,叛乱得以平定,杜甫也回到成都草堂。当时,他的心情很好,面对这一派生机勃勃,情不自禁,写下这一首即景小

 

其实这首诗正是理想的中美关系“G2”写照。中美两个国家就如“两个黄鹂”,彼此合作,相得益彰,而这两个大国后面,则是“一行白鹭”——众多第二梯队、第三梯队的国家和国际组织紧随其后。如果能实现这样的一种情形,则我们离真正的“和谐世界”不远了。实际上,这两句诗是形容勃勃生机的中美关系,使世界的格局从G20变成了G2。

 

当然,我们现在的综合实力尚不能和美国相比,有点“被G2”“被捧杀”的感觉。但是,中国显而易见是目前除美国之外,能够成为又一全球性大国的唯一候选国家。G2实际上是一种“均势”(Balance of Power),是结构性平衡。这种均势在过去400年的国际关系格局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过。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种均势会在中美两国关系上重现。当然,希望不是美苏争霸式的“均势”。


第三,“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这句诗词出自宋代著名诗人陆游,后面还有两句,“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用这句句诗来形容当下的中美关系和国际关系格局,真是恰如其分、一目了然。

 

这首诗的主角是梅花。而中国就像诗人陆游在诗中描述的梅花一样。梅花开放的季节与其他花卉不同,中国真的无意与美国等其他国家一争高下。于美国而言,就像是姹紫嫣红、千娇百媚的玫瑰,近百年来,一直被其他“花卉”宠着,一直是当之无愧的“花魁”。而中国长期以来只不过是墙角那只默默无闻的“一枝梅”。我们无意和玫瑰“争春”,也不想被群芳“嫉妒”。可是,中国这株在秋冬季节即将傲然绽放的“梅花”,偏偏被美国这支玫瑰及其率领的一帮小花们盯上了,嫉妒上了。希望结局不是“零落成泥碾作尘”。


第四,“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相信大家对这两句诗词更熟悉了,只要读过《三国演义》就没有不知道的,出自明代大文学家杨慎的《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可以说,这首词全部用来形容中美两国关系的昨天、今天和明天都是解释得过去的。世间所有的事情,无论是大国博弈,还是江湖PK,其实最后都是“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了。

 

中美合作的基石犹在,中美在经贸领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现状,以及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双输”局面,都表明,中美过去四十年的互动交流实际上是在一个屋檐下过活。过去四十年,中美即便是“同床异梦”,但至少还在同一张“床”上。这张床就是全球化塑造下的世界经贸体系。所以,回望当下的中美关系,其实“青山”依旧是在的。但“青山”还能撑多久?夕阳已经西下,不久夜幕就会降临。真的是“几度夕阳红”了吗?恐怕是的。


曾经,中美关系的美好让人类社会充满了生机。即便是近十年两国关系在走下坡路,但中方都在尽力挽救与合作。特别是两国元首的互动,从2013年“庄园会晤”到2014年“瀛台夜话”,从2015年“白宫秋叙”到2016年初“核安全峰会外交”,从2016年9月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期间“西湖漫步”到2017年4月的“海湖庄园会晤”,再到2017年11月的“故宫探宝”。每次会晤,都会引发外界无限遐想,都会引领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大船继续向前。

 

但2018年以来,随着中美之间的贸易战越发激烈,以及两国关系的“结构性矛盾”加剧,中美两个大国“相向而行”的靓丽风景线真的不见了,消失了。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当下的中美关系真的回不到过去了,真的发生“质变”了。

 

算了,不操这份闲心了,洗洗睡吧。

 

(原创不易,转载请务必先联系“清泉能源”)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