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如泉 > 一周内遭遇两次职位调整:这位全球最有权势的石油部长怎么了?

一周内遭遇两次职位调整:这位全球最有权势的石油部长怎么了?

毫无疑问,沙特现任能源大臣Khalid Al-Falih(哈立德·法利赫)是这个星球上最有权势的石油部长,而不是之一。这么说吧,法利赫是全球仅有的几个仅凭言论就可以影响甚至左右国际油价的大佬。类似还有美联储主席这个角色,由于石油在近几十年来已经变成一种金融衍生品,美元的涨跌已对油价产生实质性影响。所以,他们轻易不发声,一旦发生,全球石油届的大小“动物”们必然要竖起耳朵来听。
 
当然,法利赫先生显赫的权势并非因为其个人声望或魅力,而是其所在的位置。直到现在,沙特依然坐拥全球石油第一大储量国和第一大石油出口国,沙特还是OPEC的旗手和幕后操纵国,其在全球油气市场上的地位和世界石油体系权力格局中的地位无人小觑。法利赫的前任,以及前任的前任,如阿里·纳伊米、艾哈迈德·扎基·亚马尼等,都是声名显赫的能矿(石油)部长。
 
那么,法利赫最近一周连续遭遇两次职位变更是怎么回事呢?第一次发生在8月30日,当日,沙特政府宣布将能源、工业和采矿部(能矿部, Ministry ofEnergy, Industry and Mineral Resources of Saudi Arabia )拆分为两个部门,变成能源部和工矿部,法利赫将继续掌管拆分后的能源部。工业和采矿业将成为一个新的部门,由新任部长Bandar Alkhorayef接管,并将于明年1月开始上任。第二次发生在北京时间9月3日,法利赫对外表示,他将卸任沙特阿美董事会主席一职,接任者为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公共投资基金(PIF,Public Investment Fund)的负责人亚西尔·卢马延(Yasir Al-Rumayyan)。
 
一周内连遭两次职位变更,估计连他自己也想不到。全球石油界人士都想知道背后的原因,也都在问,法利赫是不是在王储小萨勒曼那里失宠了?
 
1 哈立德·法利赫其人
 
清泉曾与法利赫有数面之缘、擦肩而过,当然是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法利赫是每年一度的剑桥能源周(CERAWEEK)的常客、重量级嘉宾和主旨发言人(Keynote Speaker)。清泉过去几年因参加CERAWEEK,因而得以数次领略法利赫的风采。其流利而标准的英文令清泉折服,虽然他和其前任纳伊米都曾留学美国,但纳伊米的英文依然口音严重。
 
依然记得法利赫在2017年3月的CERAWEEK与主持人丹尼尔·耶金侃侃而谈的场景。记得他当时谈到OPEC与非OPEC联手稳定全球石油市场(也就是“维也纳联盟”的雏形)时,用了“温柔的手”这样一个比喻。言下之意,OPEC和非OPEC重点生产国要一体化合作,联手共同稳定全球油气供应市场(Effect of gentle hand,“温柔的手”的效用),用温柔的手轻轻“抚慰”失衡的全球油气市场。记得他当时说出“温柔的手”时,全场发出了会心的笑声和热烈的掌声。
 
翻看了一下法利赫的简历,真可谓“一生只爬一座山”。从美国德州A&M大学毕业后,法利赫1979年加入沙特阿美,一干就是30年。2009年,法利赫升任沙特阿美CEO。在执掌这家全球最大国家石油公司7年之后,2016年,法利赫顺利接替纳伊米,成为沙特的能矿部长,同时兼任沙特阿美的董事局主席。可以说,法利赫的经历和其前任纳伊米十分相似,均是从沙特阿美掌门人顺利过渡到能矿部长。
 
虽然法利赫是纳伊米一手提拔上来的,但这两个人的行事风格有很大差异。根据长期研究沙特和沙特阿美的美国学者&历史学家Ellen Wald女士在《Saudi. Inc.:The Arabian Kingdom's Pursuit ofProfit and Power》的描述,在会见记者或解释问题时,纳伊米是属于“脾气急、缺乏耐心” 的那种人,如果人们没有在意他或给他时间,他就会立马冲出房间;但法利赫却不是这样,他会留下并与耐心与他们争论,直到他将他们洗脑为止。法利赫不会放弃。顺便说一句,这好像是企业掌门人选取接班人的“铁律”,如果前任比较强势和Tough(难以对付),他往往会选择一位温和的、跟他有互补性的领导者作为接班人。最典型的就是GE掌门人韦尔奇和伊梅尔特,遗憾的是,GE已经走向衰落。
 
2 为沙特阿美IPO扫清障碍是调整法利赫职位的主要原因
 
关于法利赫连续被调整岗位,国内外媒体的猜测很多。普遍的看法是,此举可将沙特能源部与沙特阿美公司治理分开,以避免利益冲突,加快沙特阿美的上市(IPO)进程。
 
正如法利赫自己在9月2日晚间发布的推文中表示,卸任沙特阿美董事会主席是为沙特阿美上市做准备的重要一步。
 
法利赫掌管的沙特阿美董事会可谓全球政经界的“超豪华阵容”。董事会现有9名成员,除了董事会主席法利赫,另有8名董事,分别为沙特财政部长Assaf、最高经济委员会秘书长Moneef、前国防部副部长Sultan、通讯和信息技术部长Suwaiyel、斯伦贝谢前任总裁 Andrew Gould,壳牌前任董事会主席Moody-Stuart、世界银行常务董事Peter Woicke、沙特阿美现任总裁Amin Nasser。董事会负责公司规划、预算、项目和运营决策。
 
还是来看看全球主流和一些行业媒体是这么看待这件事的,有些分析还是比较“狗血”的:
 
Reuters:此举削弱了Al-Falih(法利赫)的庞大权威。消息人士称,在法利赫任职期间,沙特工业家对于法利赫没有取得实质成果感到不满。工业和采矿业对于年轻的沙特王储推动世界最大石油出口国的经济多元化至关重要,未来将会减少对原油的依赖,削减国家支出,并为沙特人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Bloomberg:由于原油交易低于沙特阿拉伯的收支平衡水平,石油政策成为法利赫的首要任务。在他卸任工业矿业部门负责人后,法利赫将会有更多的时间来平衡原油交易市场。
 
雅虎财经:由于中美贸易战的不确定性,全球石油问题长期存在,美国石油生产的激增也是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合作伙伴的一个主要问题。本次组织拆分是否会对沙特石油收入产生影响依然存疑,但肯定会缩小Al-Falih对沙特石油工业的控制权。
 
Thenational:Al Falih一直是沙特引进外国合作伙伴的推动者之一,这些计划旨在为沙特经济注入近5000亿美元。沙特经济计划的基石是计划出售国有生产商沙特阿美公司的股份,预计2020年推进IPO进程,Al Falih先生将负责管理和销售。目前对于公司估值尚未清楚。
 
Oilprice:法利赫对沙特阿美IPO持保守态度,与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王储小萨勒曼)观点相悖。PIF具备日益增长的重要性,且该基金将获得阿美公司首次公开募股的收益,以在国内外进行投资,有助于实现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的2030愿景,Rumayyan(卢马延)也是Prince Mohammed政治圈的核心人物。
 
不管怎样,有一种比较共识性的分析是,法利赫卸任沙特阿美董事长,由PIF卢马延(Rumayyan)接任,是为了加快沙特阿美的上市进程,将沙特能源部与沙特阿美公司治理分开,以避免利益冲突。
 
还有一种说法甚是“狗血”:法利赫2016年被任命为能源部长时,面对美国页岩热潮和原油价格暴跌,彻底扭转了沙特的能源政策,OPEC同意减产(这才有了2016年底以来的OPEC与非OPEC之间的“维也纳联盟”)。但是沙特高层对事态发展有不满,认为法利赫没有完全提振油价(沙特需要80美元/桶的油价以达到财政平衡预算),且更高的原油价格才能获得想要的IPO估值。
 
 
3 未来:沙特阿美会顺利IPO吗?
 
这个问题其实挺难回答的。
 
记得从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沙特阿美上市已经成为全球资本市场和石油界热议的话题,沙特人吊足了全球的胃口,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这一次,沙特阿美卷土从来,看似铆足了劲再次冲击IPO。它能成功吗?
 
沙特阿美实现IPO至少面临的以下几大挑战:第一,熟悉这家公司前世今生的人都知道,沙特阿美说白了是沙特王室、主要是国王家族的私产,是王室的钱袋子和提款机,而不是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国家石油公司。一旦上市,可以预见的是,沙特王室将失去对该公司的绝对控制力。内部并非铁板一块、甚至内斗加剧的王室在沙特阿美是否上市的问题上一直争论不休,这是该公司能否上市的最大挑战。
 
第二,沙特阿美上市意味着整个公司透明度的提升和关键数据信息的公开,这对一直将油气生产经营和效益数据视为国家机密、甚至是核心机密的沙特而言,无疑又是一大挑战。这也该公司境外IPO首选地不是纽约或伦敦这样的欧美金融中心、而是香港或东京这样的亚洲金融中心的背后考量,因为香港或东京更“宽容”,对沙特阿美的约束力相对较小。
 
第三,沙特阿美上市缺乏一位德高望重且意志坚定领导人的支持。当前,强力推动沙特阿美上市的主要是王储小萨勒曼,虽然这位80后一开始通过打造“沙特2030年愿景”让外界眼前一亮,但后来由于“卡舒吉事件”等,暴露了此人的本性,让沙特遭遇了一次大的内政外交危机,也使得沙特阿美的IPO更加艰难。说到底,该公司的上市缺乏朱镕基式的人物。试想,上世纪90年代末是本世纪初中国大型国有企业的海外上市如果没有朱镕基总理的领导和强力推进,很难说我们能够登陆纽约和香港的资本市场。
 
第四,在于对沙特阿美公司估值的不同看法。沙特一直坚持该公司值2万亿美元,而外部投资银行或业内分析认为该公司的价值也就是1.5万亿甚至1万亿,差距不是一点半点,而是数千亿甚至上万亿美元。这也是该公司能否顺利IPO的不确定因素之一。石油公司资产的估值离不开对未来油价的预期,还有看当时全球石油市场的整体大势,不确定因素甚多。
 
目前,沙特初步将沙特阿美境外上市的首选地定在东京,导致香港基本失去了一次巩固其亚洲乃至全球金融中心的绝佳机会,令人十分遗憾和惋惜。一方面,香港这两年的“糟糕”表现、特别是最近几个月的乱局导致沙特对香港的信心大打折扣;另一方面,日本一直是沙特最大的原油出口目的国(而不是美国或中国),坚定了沙特加强与日本合作的信心,选择东京上市也是情理之中。再加上日本属于西方体系,减少了沙特许多“后顾之忧”。当然,体量日渐萎缩的东京证券交易所,能否能够承接沙特阿美这样全球市值第一的公司IPO,也是个未知数。
 
最后,再回到本文的主题。法利赫这位受人尊敬的全球石油界大佬一周内连续遭遇职位调整,令人遐想。清泉希望这只是一次正常的人事变动,就像有的媒体所分析的,是为了构建更规范的公司治理体系,推动沙特阿美公司顺利上市。一旦夹杂了诸多政治因素,那就麻烦了,如果沦为政治博弈的工具或牺牲品,那法利赫能否得以善终就是未知数了,就像历史上的几位沙特石油部长的命运那样。当年,亚马尼这位权倾一时的沙特石油部长突然遭解职、不得已远走他乡,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
 
祝愿法利赫能够像其前任纳伊米那样,顺利执掌能源部直至退休,然后荣归故里,还能写出《走出沙漠》(out of desert)这样一部“史诗般”的自传。因夏拉!
 
(文中观点仅代表清泉本人。部分信息内容来自中金公司王帅和黄河先生的分析。原创不易,转载或引用请先联系“清泉能源”。)



推荐 1